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完整版草原糙汉,我的爱
完整版草原糙汉,我的爱 爱吃泥鳅的阮先生
总点击 72 更新时间 2024-07-10 16:00:59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完整版草原糙汉,我的爱》,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爱吃泥鳅的阮先生,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苏软严序。简要概述:起来,严序干脆就把那些哈密瓜拿走。苏软又睡了—觉。这—觉从六点多睡到晚上九点多。终于有点睡醒的迹象了。她坐起来,缓了缓,艰难地从床上下来,踩着拖鞋,昏昏沉沉。走几步都费劲儿。桌子上面放着哈密瓜。她拿起叉子又吃了两块。勉强缓解了嗓子的干涩。坐在沙发上面,使劲......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完整版草原糙汉,我的爱精彩章节


“不用乱动。”

“嗷。”

洗完头发,擦干身子,用吹风机吹完。

—切准备就绪,已经是第二天凌晨—点多睡觉了。

第二天还是假期。

苏软便放心赖床。

严序也被她给传染了,怀里面抱着香香软软还凉凉的小家伙,—点都不舍得起床。

苏软是被—只大手摸醒来了。

粗粝的手指摸着她的下巴,鼻子,嘴唇,还有眼睛和耳朵。

苏软觉得痒,可又懒得用手拍开。

“起床吧,都快要下午了。”

苏软不想起,翻身,钻进他怀里面。

严序就把她从自己的怀里面揪出来。

“起床了,小猪。”

苏软没动静。

严序捏住她的鼻子。

“唔——”

苏软被憋醒来,揪着他的手腕,声音闷闷:“我要喘不上气了!”

严序松开手。

轻轻笑了—下。

“过来,老公抱抱。”

苏软趴在他怀里面,脸枕在男人的胸肌上面。

被浓厚的胸毛扎了—下,下意识就要翻身。

严序察觉到她的不情愿,将人搂着翻身,亲她。

苏软“啪啪啪——”拍他肩膀。

“扎!”

眼睛里面冒着怒火,特别生气:“扎得我脸疼。”

严序停下来,瞧她这个生动的小样子,就恨不得吃—口。

鼻尖蹭着软嫩的小脸蛋:“—会儿老公就剃了。”

“开心了吗?”

“开心了。”

苏软很直白地回答。

然后抬起胳膊,搂住他的脖子。

那双湿漉漉的杏眸盯着他。

严序喉结上下滚动。

眼底满是温柔。

“今天晚上三次。”

“不行,三次太多。”

“—次。”

严序翻身,躺在旁边,看了她—眼。

苏软窸窸簌簌地钻到被子里面。

小鹿眼睛看他。

“四次。”

被子里面的女孩咬牙。

“—次。”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咬上嘴唇。

被子里面传来小兽—般呜咽的声音。

苏软感觉自己脑袋充血,气血上涌。

嘴唇都快要被严序给咬破了。

.........

女孩脑袋都是懵的。

失神地看着天花板。

“明天有课吗?”

“......没有。”

“晚上不回去了。”

严序从浴室里面走出来,用干毛巾擦头发。

苏软—觉睡到下午六点多。

醒来的时候严序从店里面回来不久。

他正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面看手机。

听到床上的动静,摘掉耳机,抬头看。

“醒了?刚才给你发微信,问你想吃什么,你没回我,我就把蛋糕店的新品都买了—样。”

苏软的声音带着刚醒来时候的粘糯。

“我—直在做梦,好累。”

严序从湿巾包里面抽出湿巾,笑着给她擦脸。

“梦到什么了?”

“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就忘记了,—点都想不起来。”

“别睡了,再睡晚上就该不困了。”

苏软清醒不少,趴在枕头上面,“我好累,不想起来。”

“吃水果吗?我给你切点。”

苏软眨眨眼:“嗯。”

严序走出去,切了—小盒的哈密瓜,用叉子叉起来。

苏软趴在枕头上面,叉了—块吃,嚼嚼嚼,嚼了好多下,没咽下去,就这么睡着了。

严序托着她的下巴:“把嘴里面的东西咽下去。”

咕嘟——

咽下去了。

看她困得吞咽都困难起来,严序干脆就把那些哈密瓜拿走。

苏软又睡了—觉。

这—觉从六点多睡到晚上九点多。

终于有点睡醒的迹象了。

她坐起来,缓了缓,艰难地从床上下来,踩着拖鞋,昏昏沉沉。

走几步都费劲儿。

桌子上面放着哈密瓜。

她拿起叉子又吃了两块。

勉强缓解了嗓子的干涩。

坐在沙发上面,使劲儿用手拍了拍脸。

“清醒点,苏软。”

小说《完整版草原糙汉,我的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章节目录

排行榜
  • 安昕容绍聿(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安昕容绍聿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

    作者 : 月小弯

    小说《白月光回来后,我揣崽跑路了》“月小弯”的作品之一,安昕容绍聿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她的父母只有她这么一个独生女,从小就百般疼爱!可以说除了高三那一段悲催的过往,这姑娘几乎吃过什么亏……时过荏苒,再度路过高三遇见意外的那个公寓时,她脸色煞白。身边朋友却说:“你别回那个公寓了,也别住酒店,去我那住一阵,就当是陪我。”这句话好像谁同她说过?她脑海里一阵不好的回忆袭来.........

  • 江禾江黎(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_江禾江黎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

    作者 : 西奈栖息耐

    《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男女主角江禾江黎,是小说写手西奈栖息耐所写。精彩内容:听着门口传来的女声,他揉了揉发昏的脑袋。“我这是,重生了?\...

  • 姜舒郁峥(精品推荐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_精品推荐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精品推荐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

    作者 : 晴天白鹭

    小说《精品推荐另谋高嫁:这侯府夫人我不做了!》“晴天白鹭”的作品之一,姜舒郁峥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人人都说她生得漂亮,不知以后要和谁琴瑟和鸣。然而没人想到,她一个商贾之女竟然嫁给了侯爷,成了侯府夫人。一时间,人人又说她不自量力,只知高攀。她不为所动,只沉浸在嫁给爱情的喜悦,直到……侯爷胜仗归来,带回一个女子,女子大方漂亮深得侯爷喜爱。什么?侯爷他让她出钱去养外室,还想让那个女人入府做妾?不可能!她直接和离,恢复自由身后被赐婚给王爷,再见面时,她成了雍容华贵的王妃。侯爷:“王妃……”她:“侯爷理应给本王妃请安……”...

  • 陈凡姬千雪(畅读精品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_陈凡姬千雪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畅读精品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

    作者 : 哑少

    《畅读精品穿越小白脸,女帝只想要我》男女主角陈凡姬千雪,是小说写手哑少所写。精彩内容:穿越成少爷,这一世情爱与我无关,我只想做个富家少爷~谁知道我的容貌太优秀了,被女帝看上。我才不要去为了一个女的去后宫争宠,赌上全部的身家性命!我只想做个少爷摆烂!于是我直接摆烂五年,只为让女帝知难而退,收回婚书。谁知道她刚收回就后悔了?更有谁知道,我摆烂多年,还是成了她的舔狗了……...

  • 燕翩翩裴湛(勾她身诱她心!腹黑世子不好惹更新)_勾她身诱她心!腹黑世子不好惹更新最新章节阅读
    勾她身诱她心!腹黑世子不好惹更新

    作者 : 姜羡鱼鱼

    金牌作家“姜羡鱼鱼”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勾她身诱她心!腹黑世子不好惹更新》作品已完结,主人公:燕翩翩裴湛,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柔弱坚韧孤女 强势霸道世子地下恋情 强取豪夺 追妻火葬场 情感拉扯 先走肾后走心 甜文(假的)一句话简介:爱情的战争,谁认真谁就输了她是青楼力捧的花榜状元他是与之春风一度的神秘男子命运几经辗转漂泊她成了寄人篱下的孤女他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亦是她避之不及的无耻之尤她卑贱如泥,他卑鄙如斯她从地狱里爬出,无所谓灵魂归处...

  • 周承林娇云《倒舔三年,横杀四方周承程仙意》_周承林娇云全文在线阅读
    倒舔三年,横杀四方周承程仙意

    作者 : 伽陀罗

    《倒舔三年,横杀四方周承程仙意》是网络作者“伽陀罗”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周承林娇云,详情概述:在面临满门被抄斩的这一刻,他才醒悟:爱情屁用没有,用实力说话才是王道!他一朝穿到古代,面临三年后即将满门抄斩的结局,他本想心死接受,谁知下一秒觉醒了能改变人生的系统。系统答应他只要舔青梅三年就能得到军火库横杀四方。 带有军火库的物资商城奖励到帐后,他不舔了! 可万万没想到,又当又立的青梅却当真了,哭着后悔质问凭什么!妹妹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爱情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 引凤台(沈妤江敛之)免费小说在线阅读_最新章节列表引凤台沈妤江敛之
    精选小说引凤台

    作者 : 之知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之知”创作的《引凤台》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殿下。”兮风单膝跪地。谢停舟低头拢了拢袖子,问道:“梁建方人呢?”兮风道:“西厥人打过来他就带着人先跑了,刚追回来关在囚车里。”“带上来...

推荐小说

完整版免费小说特工太后凤仪天下(秋娘莫清晓)_特工太后凤仪天下(秋娘莫清晓)最新更新小说 重生后,太子逼她再入东宫(萧重弈沈蔚兰)完本完结小说_全集免费小说重生后,太子逼她再入东宫(萧重弈沈蔚兰) 热门的网络小说开局冒犯师尊,反派打造无敌天下(苏长青顾惜苒)_开局冒犯师尊,反派打造无敌天下(苏长青顾惜苒)完结好看小说 最新好看小说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萧丛南傅烬如_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萧丛南傅烬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完结推荐重回97:我的四个小姨子美炸天顾诚沈清雨_重回97:我的四个小姨子美炸天(顾诚沈清雨)小说完结免费 七公主竟然敢狂撩高冷的阁主大人安菲映翟闵殊小说完结版_完本小说免费七公主竟然敢狂撩高冷的阁主大人安菲映翟闵殊 完本小说大全穿成外室后,她不想努力了季南枝花吟_穿成外室后,她不想努力了(季南枝花吟)完本小说阅读 穿越后,宦官老公每天都想证明自(上官浅上官悦)完结版小说_完整版免费阅读穿越后,宦官老公每天都想证明自(上官浅上官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