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暖婚:沈少宠妻甜又暖

精彩节选

“嘭——”

坚硬的膝盖顶到柔软的小腹,唐浅夏猝不及防地倒在脏乱的地上,白皙的手掌染上灰尘,她第一时间捂住了肚子。

几个高大的黑衣男人将她围住,面无表情,拳打脚踢之间,她努力护住肚子,咬着牙不让即将宣泄于口的痛楚溢出来。

“行了,停下吧。”矫揉做作的声音响起,几个男人应声停下,然后退至一边。

唐浅夏堪堪松了口气,却依旧没有放开捂着肚子的手。

高跟鞋踩地声音在耳畔,唐浅夏微微抬起眼皮,看着面前浓妆淡抹的女人,费尽力气才问出那么一句话:“为什么?”

尽管她表现的很冷静,但是她心里还是对此不可置信,昔日感情深厚的妹妹到底是为什么将她绑架到这里,折磨侮辱她至此。

唐梦溪勾唇,看着这个狼狈的,她昔日里的好姐姐,最后笑出声来。

她仰着头,优美白皙的脖颈上有一条极浅的疤痕,唐浅夏突然眸光闪烁了一下,又小小的喘了一口气。

整间屋子都洋溢着她的笑声,唐浅夏费力的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想要爬起来,可刚刚坐起来,头发猛地被拉扯,头皮泛着痛意,她不可自制的往后仰,唐浅夏面无表情地看着突然离自己很近的人。

她说:“为什么?姐姐,我可是为了你啊,你不是最讨厌沈暮城吗?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唐梦溪看到她捂着肚子的手,眼里闪过一丝嫉恨:“姐姐那么讨厌沈暮城,怎么还愿意怀上他的孩子呢?”

说完,她的手加重了一丝力气。唐浅夏一度觉得自己会死过去,但沈暮城三个字又让她闪过一丝希望,她咬着唇,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梦溪,我并未亏欠过你。”

“没亏欠过,呵,你是没亏欠过我。”唐梦溪冷笑,松开扯着她头发的手,“可是吧,我这个人就是看不过我拼了命都得不到的东西,有人却将它弃之如敝履。”

凭什么,从小到大,唐浅夏能得到那么多的东西,唐家大小姐也就算了,连沈暮城那样的男人也是。

“你,”唐浅夏目光一颤:“你喜欢沈暮城?”

“我为什么不能喜欢沈暮城?”唐梦溪大喊:“明明陆轩那个男人那么好勾引,为什么沈暮城却对我视而不见?”

她语气里满是不甘与嫉妒,漂亮的脸蛋扭曲,明明她不比唐浅夏差,那个男人在被下药的情况下也不愿意要她:“不过没关系了,他也要死了,既然得不到,那就都去死好了!”

她和陆轩已经布置好了陷阱,今天就是他们的死期。

“你做了什么?”唐浅夏在听到沈暮城有危险以后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她沙哑着嗓子问:“他在哪里?”

这时,摔落在旁边的手机闪烁起来,看到上面的名字,唐浅夏激动地伸出手去够,却不想唐梦溪先一步捡起,细细的高跟鞋踩到她的手上,还加重力气研磨了几下,唐浅夏吃痛发出声音,白皙纤细的手瞬间血肉模糊。

唐梦溪满意的勾唇,接起电话:“喂,沈大哥!”她的声音可以放柔,一想到对面的男人是完美的沈暮城时,心里的满足感升腾,她想如果沈暮城想要反悔,她还是愿意跟着这个男人的。

“……”那边顿了一会,传来十分虚弱的男人的声音:“让唐浅夏接电话。”

“不好意思啊,姐姐说沈大哥是这个全世界最恶心的人,不愿意听见你的声音呢。”

那边呼吸募的加重,音量提高:“让她接电话!”接着传来咳嗽声。

唐浅夏也听到这个声音,她扯着唐梦溪的裤腿,哀求:“给我,求你给我。”

唐梦溪随手关了电话,然后蹲下来,直视唐浅夏,恶毒的说:“听沈暮城的声音,他应该已经出事了,他活不久了,所以,”她眼神一转,“你也去陪他吧。”

“姐姐,你只需要记住,他是因为你死的。”

她将手机扔到旁边,然后站起身来吩咐那几个男人:“继续打。”

几个男人躬身,看她离开,又继续围住唐浅夏,对其进行殴打。

温热从小腹流出,疼痛蔓延全身,唐浅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知道一切都完了。

唐浅夏后悔,为什么刚才没有把手机抢过来, 她还没有跟那个男人说,她有了他们的宝宝,只是她不小心把她弄丢了。

她还想跟他说,她爱他,一点都不讨厌他。

她这辈子对他说了好多谎,可唯独这句话,唐浅夏爱沈暮城,她没说谎。

晶莹的泪珠流了出来,在布满伤痕的脸上肆虐,唐浅夏抚了抚肚子,没再抵抗。

直到那几个男人打的累了,掏出了刀具……

他们用刀子将唐浅夏的身体划开,将她的手指一根根切下来,直至于唐浅夏死去,那股痛意都仿佛残存在灵魂之中。

那边被挂掉电话的男人,安静的躺在床上,床边是刚刚被扯掉的呼吸机,他微微垂下眼睫,呼吸微弱,然后直至心脏骤停,警报声响起。

8.6日,沈氏集团沈暮城以及其挚爱唐浅夏意外死亡,并未找到凶手。

……

唐浅夏意识晕晕乎乎的,直至身体被撕裂的痛意传来,睫毛颤动,她睁开眼睛,一片漆黑,但她还是看到伏在身上的男人。

即便意识不清,唐浅夏模模糊糊喊:“老公,好疼。”

男人动作僵硬了一瞬,随后以吻封缄,将其拖入了这场火热之中。

……

再度醒来,大片大片的阳光从窗帘缝隙洒落进来,唐浅夏醒过来,入目即是奢华高调的窗帘。

她坐起身,柔软的被子从肩膀滑落,露出布满红色吻痕的肩膀。

唐浅夏错愕地看着这一切,突然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迷茫感。

房间里的摆设太过熟悉,床边叠放着白色长裙。唐浅夏微微伸腰拿起那件裙子,穿上走进了洗漱间。

镜子里面,赫然映着一张五官精致的脸庞,唐浅夏左右转了转脸,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指。

没有,并没有被凌辱的伤痕。

随后她快步走出浴室,看向床头柜的日历,上面的时间也是三年前的时间。

她苍白无力的跌坐到床上,她重生了。重生到了她跟沈暮城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间。

随后,巨大的喜悦如浪潮一般向她席卷。

“,”uid”:”189075814325671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5 23:20
下一篇 2021-12-15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