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穿遇上重生前夫,休不休

精彩节选

苏卿卿,某小说网站未签约写手一枚。

折腾了两年,至今还是个单机网文小萌新。

这位萌新非常菜,收藏只有1,还是她自己。

她的文改来改去都是又直又不爽,一点儿都不勾人。

经各方打听,诸位大神一致好心的贴出建议:扫榜,多看看现在时下热点和文风。

所以苏卿卿今天带着沮丧和愤怒打开了榜首大作。

结果一看开头,她血压就飚上来了。

小说男主怀若谷为谋女主苏青的丰厚嫁妆,竟然在自己亲弟弟,也就是真正与苏青有婚约的嫡子携丫鬟逃婚之后,兄代弟婚。

原本苏青竹马跑路,大伯哥代婚这波操作勉强也能算是解围。

可错就错在这男主心机太深,顶着竹马名义行骗在先,贪墨了人家一清白好姑娘和其华丽丽大笔嫁妆在后,却冰冷地一次次送上避子汤。

渣中还有更渣,他身边早就已经有了个青梅师妹。

另边傻白甜女主却还一心以为终于有了终生倚靠。

婚后她几乎是将自己一颗热腾腾的小心脏掏着捧出来送给了铁石心肠的假老公。

而且作者虐起来真的连狗都不如——连三个月表面的甜蜜期都还没出,女主就被一声不响的发了刀子。

傻白甜苏青无意间撞破同床共枕的夫君竟是自己的大伯哥,并且得知自己在这场怎么贴都难热的婚事中也不过是枚弃子。

她也曾反应敏捷、机智避让并最终获得休书成功跑路。

却想不到女主熬过了悲戚童年、跳过了竹马丈夫逃婚、趟过了大伯哥谋财骗婚,却死在了奔向自由的逃跑路上。

也就是这个时候,女主苏青重生回到了自己未出嫁之前。

苏卿卿咬着牙虎了吧唧的用手指一戳就点了返回。

她想再确定下文案。

的确是篇重生文。

看点处赫然写着:追妻火葬场+破镜重圆,而且主角确定是苏青和怀若谷。

纳尼?这样狗的不能再狗的渣男,不踢走,还要跟他破镜重圆,废物利用?

作者你是脑袋被枪打了吧!为了爽而爽、梗而梗,狗屁不通一个……

书还没看完,她就开始疯狂吐槽。结果巴拉巴拉的话音还没落尽,她眼睛一闭一睁,穿书了。

紫色的轻薄霓裳,自己腰上悬着一方梅花玉佩。没错,就是她骂的正来劲儿的这本。

啊啊啊……我这还没有活路了?

写文菜到连吐槽的人都没有,看文吐槽作者却书穿了,苏卿卿彻底躁狂了!

行,敢让我一个不懂热点,不会爽的穿进来。来来来,给你看看老娘我怎么瞎霍霍。

“小姐,我进来了。”门外传来脆生生的一声,带着几分娇软。

门扉吱呀一声,一个身着桃红色的小姑娘走了进来。圆圆脸圆圆眼,一剪秋水里满满的都是不涉世事,应正是最好的二八年华。

是扶桑无疑了。她是原身奶妈之女,情同手足。

“小姐别难过了,你不是常说咱们也是有靠山的人?”这小姑娘轻轻推着苏卿卿安慰道:“到时候,小姐有姑爷撑腰,咱们就再不用看旁人眼色了。”

如此单纯可爱!怪不得原主上一世发现枕边人居心叵测,第一个念头就是把她推出狼窝安置好。

苏卿卿心中没来由的一阵酸涩,这下子刚好击中了原身上辈子失败的根本。

她叹息一声,凉凉道:“桑桑,你记住,这世上只有你自己才能给自己当靠山,撑腰。”

“啊?小姐你气傻了,你是说姑爷也靠不住?”小姑娘一脸懵懂,觉得小姐今天哪里不一样了。

“你才傻!说说,咱们这几天都干什么了”苏卿卿一戳小姑娘脸上的婴儿肥,故意试探道。她得知道现在具体到了哪个时间节点了。

小姑娘真如她想的一样好骗,立刻把手中托盘往桌上一放,掰起指头数着说道:“一直就一件事——小姐的嫁妆。可夫人就是不松口,小姐我们还能怎么办?”说着说着她眼睛里蓄满了水汽。

没两息间,小妹妹就哽咽出声:“那明明是小姐仙去的亲娘留给小姐的,怎么可以……老爷不管,她又是当家主母……呜呜。”

“好桑桑,莫哭。你信我,善恶终有报,会有办法的。”苏卿卿伸手轻轻拍着小扶桑,心里却飞快地盘算起来。

原来是这里,上一世这个时间离原身出嫁还有将近两年。

苏青年方十九,可按古代出嫁的年龄已经不算早了。

对外的说法是她孝行可嘉,舍不得父母。其实堂上的这位主母是他父亲的续弦,也就是现代说的后妈,又哪里来得舍不得。

这后妈可是个黑了心的狠角色。

就是她手里攥着苏青亲生母亲的嫁妆不给,才致婚事一拖再拖。直拖到原身妹妹都嫁了,她二十二了才成的亲。

上一世女主还是被拿捏得要鱼死网破,并弃了一小部分才脱了身。

现在想想应该是两边都没安好心,那边要成亲的正主嫡子逃了婚;这边父亲不作为,后妈把原主的嫁妆挪走了。把个小白菜一样的苏青拖得几乎要失了心智。

可惜原身从头到尾命都不好。前脚好容易脱了一层皮出了龙潭,后脚就天真地以为终于奔赴光明,又义无反顾地跳了虎穴。

比起后妈咬了她几口,后面的怀若谷骗财骗人骗心是直接把苏青剥了皮、抽了筋、吸了髓。

“全都该死!”苏卿卿吸了一下鼻子,强忍住了原身心里泛出的一阵阵酸楚。

幸而这一世我来了,一切都还来得及。

她心间暗暗做了判断:时间还有,她要一刀一刀斩,一计一计谋。

哼,怀若谷渣男,老娘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一个开了天眼,拥有上帝视角的21世纪现代女辣手摧花的厉害!

“好桑桑,笔墨伺候。”

“是。”小扶桑虽然不知小姐突然兴起是要作何,但手脚早麻利地准备好了一应。

苏卿卿走到案前捏起纸张瞧瞧,又凑近砚中浓墨闻闻。

她眼睛一骨碌:“好桑桑,有没有那种大金链子、浓浓的香粉、闪瞎眼……”

圆圆眼睛圆圆脸挠着头不解地看着她,末了还伸手在她额头试了试:“没热啊,怎么小姐今日忽然好生古怪,你说的扶桑都不懂。”

“那个,我就是想给西安怀氏写封信。”好好膈应膈应他们。

不管是男主大冰山怀若谷还是他打酱油的温润弟弟怀定,这俩人最大的共性就是都不喜欢她这个女主。

所以自己写封花痴又用力过猛的情书想来是件既可投石问路又能刺激神经不过的事来。

试想古人被自己不喜的女子还奔放又露骨地表白,往好了想婚事可能就这么画句号了,差点的至少可以先培养个厌恶值啥的。怎么都是有利于自己后面不嫁去怀氏的。

只要不嫁去怀氏,后面的可就好说了。

小命保住搞搞事业,还不是任她苏卿卿浪!

“没,没有啊!小姐平素不是最不喜欢浮夸事物。常说清水出芙蓉……”

“停!没有就买,刷手机下单啊!特殊时期当行特殊之策。”

“去,去买,什么鸡?”

苏卿卿才又想起来这是古代。

她顿时揉着头发将脑袋往桌上一磕:“我的淘宝,我的外卖,我的奶茶火锅……”

小扶桑:……

半晌,苏卿卿重新心理建设好才抬起头来。

不期对面铜镜中一柔弱美人映入眼帘。还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镜中女子一头青丝泼墨似缎,面若皎皎月,眉宇间似忧似蹙更显妩媚娇娆、目光潋滟点点含光,红唇皓齿,长长白皙的天鹅颈更显得纤弱惹人怜爱……

如梦似幻!天哪,这是我现在的新模样?

没错,文中的确有把这个小白菜写得云想衣裳花想容。

这是有得必有失?不过这可真的……还是觉得有点值的。

啊啊啊,我要变水仙了,看自己看到死……

“走,咱么出去逛逛,买点东西。”终于想起来轻重缓急的苏卿卿果断一爪子将镜子拍倒。

“这,小姐,这恐怕不妥。”

“不要紧,桑桑。从今天开始咱不怂了。你去找两身男装,咱们去外面看看,有很多有用的功课要提前做好。”

“可……”小扶桑手指揪着衣摆,想说又没说出口。

这是担心说出来自己伤心;可不说,做了又怕自己受气啊!

“好桑桑,别怕。嫁妆的事情就在那里,上头主母就算发现了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呢。”

那个坏心眼儿后妈才巴不得自己不守规矩,这样嫁不出更称了她的心。当然这个苏卿卿当然不可能现在告诉小扶桑。

这么一说,小扶桑听完果然眼睛一亮。

转眼两个俏生生的公子哥就出现在了姑苏城里。

“田记糕点”,刚买完纸墨、香粉的苏卿卿转眼就赫然看到了斜对角的朱漆黑底大招牌。

这可是书上cue到的,上一世原身苏青嫁到长安后,跟男主怀若谷那个大猪蹄子撒娇说自己想念姑苏的点心。

提了这么一嘴叫什么酥,很情意绵绵、文艺的个名儿。当时说什么咸甜鲜香,一碰即酥,入口即化……

想不到这个居然也有,这书中世界真是神了,比电视剧拍的都好,绝对没有穿帮掉链子的。

就冲这个她苏卿卿也得进去打个卡不是。她拉着桑桑就颠颠儿地跑了进去。

“对了,那个什么一口油酥?”她转头碰碰小扶桑,“我怎么话到嘴边忽然说不出来叫什么来着,挺雅致的个名儿?”

“芝心酥。”可小扶桑还没回话,那边就有人玉石击乐一般琅琅出声。

“对对对,就是这个,我也要。”她忙抬头接道。

可柜台里头的伙计半哈了腰,谄媚一笑道:“对不住,客官。这最后一份这位公子要了。明日您请早。”

“啊?”苏卿卿很不高兴,就算真能出来,这毕竟也是古代,女子诸多不便。肯定是不能见天儿就出来啊。

所以她下意识转头看向伙计抬手示意的那位幸运公子。

张口的当下她却愣住了。

这幸运顾客身着月白色外袍,颀长挺拔。

往脸上瞧,其面泽如玉,额上微微有汗,以至于一撮发丝不规矩地刚好斜黏在唇边,说不出的凌乱、完美……

此刻他看起来也很是讶然,修长的染墨眉,双眸含情,灼灼光华,绛唇微张含白玉。

啊啊啊,我不会照镜子照死了,有人比我自己还会长,而且还全长在了自己的审美点上?

幸而适时后腰被人犀利地戳了一下,她才不至于就这么花痴的一直看下去。

但是怎么嘴巴感觉好干?

她舔了舔唇,咽了下口水,道:“这位公子,我们好容易才能出来一次。不知可否割爱?那个我愿意出两倍价钱,不,三倍,三倍。”

却没想到,这看起来全长在自己点上的君子竟没礼貌的置若罔闻,人家立刻一转身把银子付了。

苏卿卿一扶额,咬牙加切齿地转头对桑桑挤出来这么一句来:“男人都是狗,狗头、狗脸、狗腿、狗屁……”

咦,一只根根分明的青葱手捏着点心红绳伸到了自己面前:“你的。”

啊?苏卿卿一秒抬头,这是什么神反转:“给我的?”

“你不是喜欢?买给你的。”说完,他深深地看着她,将手中之物直接往她怀里一送,抬脚走了。

“诶,钱……那个再见!”对于自己一秒打脸,苏卿卿的解释:长成这样的,能多看两眼,对眼睛也是好的。

该买的买了、吃饱了也喝足了,她二人终于心满意足地回了府。

鉴于此刻心情特别好,桌案前,苏卿卿一挥而就。

“,”uid”:”392269763237786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00:50
下一篇 2021-12-16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