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禀王爷:王妃又逃跑了

精彩节选

迟沐沐从科研公司大门走出,手里攥着一张充满金钱味道的银行卡,里面的钱足够她上大学期间所有的费用。

她难得开心走在回家的路上,赏着桥下寂静流淌的河水,觉得今天的景色格外美丽。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疯狂的汽车鸣笛声,她唰的回过头,只见一辆疾驶的大货车正向她驶来,本能的想要躲开,可身体却像被定住了一般,眼睁睁的看着它把自己被撞飞。

腾在空中她内心只有一个想法:X的,卡里的钱还没花呢。

㣏月国境内。

不知过了多久,迟沐沐感觉身体在不停的下坠,身上冰冷刺骨的感觉也越发明显,想到银行卡里的巨款,猛的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正被湖水死死的包围着。

见状立马扑棱着四肢,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好不容易凭借着自创的迟氏狗刨浮出了水面,张着嘴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拖着湿答答的身子向岸上走去,映入眼前的是一片又一片绿茫茫的树植,身边连个人影都没有。

这时林中一片打斗声传来,几个上蹿下跳的身影朝着她的方向。

眼见一个似是穿侍卫服装的男人,手下正拼死抵挡着三个黑衣人的猛烈进攻。

看这几人的打扮,一般都出现在古装剧里,这情节也是坏人追着好人要灭口的戏码,这是拍戏呢?

可他们这也不像啊,毕竟周围连个拍摄的机器都没有。

拍个锤子。

哎呀,这是穿越了?不是吧,这么刺激!

但有一件事令她相当遗憾,那就是她好不容易搞来的钱还没花。

可谓痛心疾首。

可还来不及多想,眼见那黑衣人迅速出手捅了侍卫男一刀,搞得侍卫男节节败退。

看到这一幕,瞬间不爽起来。

从小学开始她就瞧不起这种群殴行为,有本事就得一对一单挑好不好,何况眼前这几个黑衣人还都是男人,哼,真是以多欺少,一丝君子道义都不讲,三人围攻一个。

看不下去了!

直接抄起地上的大石头,就跑到那出手的黑衣人身后。

想是那黑衣人太专注侍卫男,没注意到她。

抬起手臂一挥,那家伙就摸着脑袋翻了个白眼晕死了过去。

“哼,就丫看不惯你这样的,欠教育!”迟沐沐扔掉石头拍了拍手里的灰尘。

另两名黑衣人见状互使了个眼色,便一边挥刀对着侍卫男,一边挥刀对着她,摩擦着脚下发起了新的一轮攻势。

墨煊煜瞥了一眼迟沐沐,便跟那黑衣人开始针锋相对起来。

她也捡起地上的刀,用着击剑的方式对着黑衣人上下左右的戳点。

黑衣人看这奇怪的招式,不知从何下刀突破,眼神有些恍惚。

哼,不懂了吧!

告诉你,想当初爷为了搞钱讨生活,可是小至刷盘子刷碗,大至各种陪练加肉盾保镖。

弄你,小菜一碟!

见黑衣人有些愣神,抓准时机攥起粉拳,全身卯足了劲,一记勾拳狠狠的打在黑衣人的下巴。

“啊~打~”

那黑衣人仰头瞪着双眼不甘的看着她倒了下去。

“嘶,这没有拳击手套,还真疼!”迟沐沐撅起小嘴吹着有些发红的手指。

一个黑色人影快速从迟沐沐头顶划过。

只听不远处“嘭”的一声。

与那侍卫男对战的黑衣人也飞了出去,直直的落了地。

想这杀手水平可真是够低的,连个受伤的人都打不过。

想着时,迟沐沐突然感觉浑身冷飕飕的,侧过身看向那正在释放冷气的源头。

马耶!

真的就一眼,迟沐沐见到站在那的男人,不知这世上怎么会有人长得如此“别致”。

粗粗的两条虫眉,如星河璀璨般的小眼,瘪塌塌的鼻梁,厚而外翻的嘴唇,整张脸像加了墨鱼汁的大饼,头上顶着个侍卫高帽,全身透露着异样的英姿。

我的天呐!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个人,相貌长得让她如此惊艳,差点就给她蹶过去了。

倘若墨煊煜听人如此评价他这高高在上的端王爷,不知他会不会原地爆炸。

“你是何人,谁派你来的,说,你又有什么目的。”人皮面具下的墨煊煜俊颜如冰,深邃含剑的目光落在了迟沐沐身上,透出一股令人发指的气息。

虽然知道她是丞相府嫡女,但也装作不认识一般,毕竟现实中从未以任何身份见过。

迟沐沐感受到他令人窒息的气息,瞬间有种被提审的胁迫感,内心慌乱,手指了指着那河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男人的三连问。

有些懵逼的道,“我叫迟沐沐,然后我,我从……”

看她这副样子,墨煊煜心中闪过一丝狐疑,眼中的寒意又加深了几分。

一个箭步,他那明晃晃刚染了血色的刀,就架在了迟沐沐的脖子上。

感受到危险的逼近,她全身汗毛倒立,紧张害怕的开口,“大哥,咱有话好好说,别动刀啊,好歹我也刚救了你不是,你可不能,恩,将,恩将仇报啊。”

这时刀更加贴近她的脉搏,显然刚才她的话,并没有动摇跟前这个男人的心思。

眼前这个男人,正凶神恶煞的盯着她,一副不好糊弄的样子。

那肯定是不能编故事骗他了,不然自己下一秒绝对就没命了。

迟沐沐双手默默举了起来,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口吃着道,“我,我,我跟你说实话,你可别杀我,我,我好像失忆了,只记得自己叫迟沐沐,其他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说好像失忆也不算骗人吧,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是事实,内容完全不假,一字一句都真的很。

她可不想刚刚复活,就又一命呜呼了。

在现代时,这些年她孤身一人四处漂泊,日子过得相当穷苦,可也练就了一堆本领,不管在哪,她都能像蒲公英的种子一样顽强的活下去。

所以眼下的任务是先保住命。

瞧着危险的男人没有下一步动作。

迟沐沐又举起三根发誓的手指,满心诚恳的道,“大哥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骗你,我是真的不记得别的事了,这样,我要是撒谎,我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说完便闭上了眼睛,等着这男人的决策。

喘息间,墨煊煜看她一副赴死的样子,据他多年审犯人的经验,的确没有撒谎,可也不排除这戏演的过真,现在绝不能冒险。

感受着面前的男人还是没有动作,迟沐沐睁开了一只眼睛探索着信息。

这时男人从怀中掏出个青色的小瓷瓶。

下一刻,她脸上忽然感觉一阵强劲的掌风,瞳孔瞬间放大,口中咽下了颗不明的物体。

手连忙摸着自己的前脖颈,不知道这男人给她吃下的是什么。

双眼夹杂着愤怒和不解盯着眼前的男人。

正思考时,男人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表情浮出一抹骇人的笑意。

“毒药而已。”

毒药,毒药,毒药~

这两个字在她脑子里“嗡”的炸裂开来,脸由红转青转白再转紫。

反应过来后伸手疯狂抠着自己的喉咙,想要把那毒药给吐出来。

奈何无济于事。

双眸冒火的盯着男人,恨不得立马把他给吃了,这不仅相貌奇丑无比,还有一颗不知恩图报且极其歹毒的心肠!

此时天空中墨色的乌云开始聚集。

墨煊煜看她此时的模样心中毫无波澜,将刀收于刀鞘,漫不经心开口,“走吧,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走。”

迟沐沐心头真是一阵懊悔,这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都怪自己的正义感,居然救了个白眼狼,不,应该是黑丑狼。

心中已然问候了这丑男人祖宗十八代,但脚下却还是不自觉的跟着他……

“,”uid”:”10050129372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01:40
下一篇 2021-12-16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