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驱魔人

精彩节选

林修来到Z市公安局,走到前台很有礼貌的向前台的警务人员问:“请问,钟发在吗?我叫林修,是有人推荐我来找他的。”

前台的警察看着眼前的林修,高高瘦瘦,长相还可以,头发微长,差不多遮住了一只眼睛。

“在的,请你稍等一下。”前台的警察很有礼貌的回了一句,然后拿起桌上的电话说了几句,随后对林修说:“钟队叫你到7楼,右边第5间就是他的办公室。”

林修很有礼貌的道了一句谢,转身上了楼。

很快,林修就找到了钟发的办公室。

敲了敲门,里面传了一句请进。林修打开门走了进去,看到一年龄约莫四十多岁,头上已经有少许白发的中年男子坐在办公桌前。

“你就是林修吧,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才八岁,不过当时找你师父,所以都没有和你说过话。十年了,时间可过得真快。”还没等林修打招呼,钟发就一边起身,一边和林修热情的打招呼起来。

“想必你师父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吧,你就叫我钟叔吧,我现在是宁海市公安局刑警队的队长,你师父把你叫来我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情,想必你也应该知道了。”寒暄了几句,钟发就直接切入主题。

林修听到钟发说到了重要的事情,似乎想到了以往的某些事情,脸色也渐渐的凝重起来。

钟发请林修入座后,把门关上并且反锁了起来。

随后,钟发给自己和林修各自倒了一杯水,然后再次开口:“这件事情整个过程的你师父告诉你了吗?”

林修当然知道钟发口中的事情是什么,而且这件事情多多少少还和林修自己本人有关系,只是有一点钟发是不知道,因为这件事情,林修也遭到了一点牵连。

十年前,Z市莫名的有人失踪,男的女的都有。当警察们找到失踪人口的时候,那些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而且死相极其恐怖以及诡异。

女性尸体全身没有一丝血液,用现代人的说法就是变成了干尸。当时法医鉴定尸体后,认定女尸的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而亡,但是却透露出诡异。

因为,女尸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没有了,可是全身上下都找不出任何伤口。这就是诡异的地方,既然没有伤口,那么血液是如何被凶手抽走的呢?而且,是用什么方法能把血液抽到一滴都不剩?

同样的,男尸的死法也很诡异。

男尸的天灵盖,也就是脑袋的上方,还有两处肩膀上,这三处地方都有一个半径两厘米左右的洞。死亡原因就很明显了,是被凶手用类似钉子的东西直接凿击天灵盖从而毙命的。

可诡异的是,按照常理来说,男尸天灵盖上的伤就足以让他毙命,凶手为什么还要在他的肩膀上再弄上两个伤口?

更诡异的是,这些人的死亡地点有的在户外,有的在家里,而且他们的生活习性都没有什么共同点。也分别查了死者平时的人际关系,发现他们也没有什么仇家。警方看过所有事发地点的监控,但是对凶手的踪迹毫无音讯,没有任何一点线索。

回想起当年的往事,钟发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唉,十年了,还是没有把凶手抓到。”

林修看着眼前唉声叹气的钟发,自己也无奈的叹了叹气。

其实林修知道这件事情的凶手是谁,而且不仅是林修知道,林修的师父以及眼前的钟发都知道凶手是谁。只不过林修和他师父还知道凶手叫什么名字。而钟发只知道凶手的相貌而已。

钟发当时和林修的师父围剿过那个凶手,可惜的是当时没有能力抓到他。

当时林修八岁,他记得那一天晚上。眼前的钟发来找过他师父,林修也听到了自己师父和钟发的谈话内容。

内容大概就是Z市发生了人口失踪案件,并且失踪人口全部死亡,并且死法非常怪异,钟发要请自己师父帮忙。

钟发和林修的师父是朋友,而林修的师父就是从事灵异行业的人,所以当时这件诡异案件发生的时候,钟发就想到了林修的师父。

林修的师父也没有推辞,连夜就和钟发去了Z市,只留下当时八岁的林修在家里。

林修的师父叫林渊,林修是个孤儿,师父从小就收养他并且教他本事,所以他一个人留在家里完全不害怕。

以前每次有人找师父办理事情,林修都是一个人在家静静地等待师父回来。

可是林修再次见到师父回家的时候,发现师父浑身是血的回到了家中。林修还记得,当时他师父受了很重的伤,快要死了。

看着眼前叹气的林修,钟发知道林修想起过往的伤心事。

“林修,其实你师父受伤的事情也怪我,要不是我叫你师父帮忙,你师父也不会受伤。”

钟发面露难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林修笑了笑说道:“没事,钟叔,我理解。毕竟凶手不是常人,也可以说当时他已经不是人了!”

林修没有一点责怪钟发,他知道凶手是个什么样的人,也可以说,当时的凶手已经不是人了,而是变成了一种邪物。

钟发是个普通人,对付这种邪物当然束手无策。自己的师父是个修道之人,对付鬼魅邪物自然是有些手段,所以当时钟发找自己师父帮忙也是符合常理的。

而且,那个邪物也和自己的师父有些关系,就算钟发没找他师父帮忙,他师父也会亲自出马。

“对了林修,当时你师父为了抓住他,用尽了全力,那邪物也是使出浑身解数。结果他们两人都受了重伤,我看到你师父快不行了,本来我想送他去医院,可是你师父执意要回家,后来你师父回家之后发生了什么?”

钟发还记得,当时他和林渊两人去抓那个邪物,但是他作为普通人,只能在一旁看着林渊和邪物缠斗。

最终结果就是林渊和邪物都受了重伤,那个邪物也逃掉了。

当时的钟发看着奄奄一息的林渊,本来是想送他去医院的,可是林渊拒绝了。

并且林渊执意要回到家中,还不让钟发跟着。钟发明白林渊是个有道行的人,他不让自己跟着,肯定是有自己的道理的。

于是,看着林渊消失的茫茫夜色之中后,钟发也回到了Z市。

被这么一问,林修的记忆又回到了当时那个情景。也正因为自己师父受伤的事情,自己就从那时候开始,受到了失踪人口案的一点牵连。

看着有些发呆的林修,钟发叫了叫他,可是还是没有反应。于是又拍了拍他,这个时候林修才反应过来,自己想事情太入迷了,忽略了钟发的话。

“钟叔,这个……有些不方便说。”

对于后来林修的师父回到家发生了什么,林修当然清楚。只是其中牵扯到一些秘密,他不能告诉别人,哪怕是师父的朋友钟发也不能说,至少现在不能说。

“没关系,知道你师父没事就好了。不然呐,我可就愧疚死了。”

听到林修不愿意说,钟发也没生气。

停顿了一会,钟发继续说道:“你师父前些日子和我通过话,说那邪物可能又会出来作祟,对于此事,你有什么看法?”

本来钟发是想让林渊再次出山的,可是十年前那一战,林渊的伤情到现在还有一些后疾。

所以只能拒绝了钟发的请求,所以这一次,他让自己的徒弟,也就是林修来处理此事。

在林渊的心里,林修已经十八岁了,也刚刚好借此事,出来历练一番。

林修想了一会说道:“那邪物当时也被我师父打成了重伤,就算再次出来,也不会像十年前那样大张旗鼓的出来害人,所以现在我们也只能等他出现。”

钟发点点头,林修说的对。那东西受了伤,这一次肯定不会像十年前那么嚣张了,自己也不知道那东西的行踪,所以现在只能像林修说的一样,只能守株待兔了。

“好了,这件事情先就这样吧,你刚来Z市,本来应该要招待你的,不过现在是上班时间。待会下班了,我请你去吃饭,顺便给你安排住处。”

听到钟发说的话,林修道了一句谢。

这时候办公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

外面的人听到了钟发的话,然后打开了门走了进来。

就在这一瞬间,林修突然转过头双眼紧盯眼前走进来的人,眉头不禁微微的邹了起来。

“,”uid”:”697558683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01:40
下一篇 2021-12-16 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