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打工那些年

精彩节选

1988年9月19日,白果树湾的人们永远记得这一天!

我家屋后面的癞老七又开始发酒疯了!刚开始还只是骂媳妇桃枝的娘;慢慢地,听到了摔椅子的声音!

然后,是癞老七的怒吼!

很快,桃枝一声 “啊——!”的凄厉惨叫划破了寂静的乡间夜空。

肯定是癞老七扯住了媳妇的头发往地下直按!拳头更像是雨点!

癞老七牛高马大,身材高挑的桃枝在他手中也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

桃枝的哭喊声一阵接一阵,吓得自家的黑狗不停地在屋外直“汪!汪!汪!”

因是左邻右舍都听惯了桃枝的痛苦鸣嚎,也就没有起床过去劝架;劝架人越多,癞老七就发泄得越痛快。

渐渐,癞老七屋里的声音小了,只听得见桃枝断断续续地抽泣!

癞老七肯定是发泄累了,酒精也开始冲脑,便倒在了床上,很快就鼾声响起。

那时候,还没有“家暴”一词,只有“打堂客”一说!

突然,“哎哟!”的一声传来,这次是变成了癞老七的惨叫!

“救命啦!快来人啦!”癞老七的嚎叫像挨刀的猪!

要出人命了!

我是第一个从菜园里跑过来的,接着是癞老七房前屋后的相邻,也惊动了半里路之外的癞老七父母。

我一脚踹开房门,群人相继涌入。

只见癞老七弓着身子,双手捂着大腿部,在床上嚎叫、翻滚不停!

桃枝立在床边,头发零散,满脸泪痕,双目射火,手上紧握着还在滴血的剪刀!

我赶紧拉开癞老七的手,只见癞老七的大腿已被桃枝扎了一刀,血流如注!

“快!送医院!”

三佬赶紧把手扶拖拉机开过来,由癞老七父亲和堂叔陪着急送离家最近的乡医院。

“造孽啊!”癞老七快六十岁的母亲坐在地上痛哭流涕。

桃枝面无表情,目光滞纳,始终不肯扔掉手里的剪刀!

去乡医院不到5公里。

一小时不到,三佬和癞老七堂叔回来,带回乡医院只能急救止血,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天亮后要转县医院手术治疗的消息。

在众人的安慰与劝说下,桃枝木讷地从衣柜皮箱里取出几搭十元的现钞和一本存折,又找出两套癞老七的换洗衣服一并交给婆婆。

癞老七脑瓜还听挺灵活,这几年走村串乡收购农副产品小赚了不少,是村里的殷实户。

众人喋喋不休。

有说癞老七常年喝酒后就发颠,咎由自取。

有说桃枝全然不顾夫妻情分,下手太狠。

有说桃枝忍无可忍,以命相搏。

惟有我才知晓其中的隐情!

回到屋,我躺在床上,毫无睡意,满脑子是癞老七血腥的场景和桃枝衣衫不整、泪洗双夹的痴呆表情。

时值中秋,月色很明洁,差点直照到我的床边。

我父母都去舅舅家了,昨天才从外面回来的我今夜独守。

模模糊糊中,我听到了桃枝在门外轻轻喊我的声音。

我赶紧起身开门。

月色下,桃枝衣着整齐,头发扎成了马尾,恢复了往日俏丽的容颜;只是手里多了一个帆布袋。

进屋来,桃枝一把抱住了我!

桃枝的突然举动,令我着实大吃一惊!

天地良心!我是真的和桃枝没有任何暧昧;只是我连续两次高考落榜后这两年里,在家里闲着;因是前后邻居,平时串门多;桃枝比我大一岁,都是以“姐弟”相称!

“辉辉!带我走吧!我一天都呆不下去了!”

“去哪?”

“只要离开这鬼地方,去哪都行!”

我轻轻支开桃枝的手;尽管是未开灯的房间,但借助月色,也能看得见桃枝期待的目光。

“如果你不带我走,天亮后就麻烦你通知我父母过来帮我收尸吧!”

天啦!桃枝竟然要以死相逼!

“我知道你见过世面,讨厌呆在家里,在外面,我可以养活你!”

确实,我离校后的这两年,呆在家里的日子并不多;做几月零工后便去游山玩水了。

听得出,桃枝心里早已有我了!

晚上发生的,桃枝肯定是犯了事!按照现今的律法,如果是“正当防卫”还好,如果不是呢?

桃枝应该是听三佬带回癞老七在医院的消息后才决定的。

逃避麻烦,是人的本能!

“什么时候走?”我竟然没有太多的考虑就答应下来!

“马上!等天亮就来不及了!”

“我没有多少钱,能带你去哪呢?”

我确实穷得叮当响,身上仅有在县城打零工攒下来的200元钱。

“我有钱!”

我开灯找出纸笔,给父母留了几行字,意思是我去远门了,不要担心我;便拧起还没有完全打开的行李包,和桃枝一起踏进月色之中!

乡间的夜晚,很寂静;周边的田野上,成片的稻谷已开始泛黄,在银色的月光下被轻雾缭绕着。

我和桃枝沿着简易路一口气狂奔了十里,来到防洪大堤上。

白果树湾是当年在洞庭湖西岸围湖造院的蓄洪区,要去远门必须先坐船到湖对面,再乘车到县城。

借着月色,我看见有一艘安装有柴油机的小蓬船停靠在岸边。要去湖对面或其它地方,小蓬船是唯一代步的交通工具。

船老板在船上睡觉,被我叫醒来。

“这么晚了,两位要去哪里?”船老板是一位年老的长者。

“去茅草窝!”我答道;先到茅草窝,再坐车去岳阳,这是我和桃枝在路上就商量好的路线。

“茅草窝?来回上百里呢!等天亮了去县城坐车去不好吗?”船老板有些吃惊。

“我娘家出了点事,必须马上赶过去!”桃枝接过话来。

“那要40元呢!”

只要能尽快离开就好,钱已是无所谓的事。

柴油机发动的声响,惊起几只在湖面上栖息的水鸟。

一路随我们过来的桃枝家的黑狗见我们离岸,急的在岸边上来回直“呜呜!”

船在湖中行,狗在岸边追,直到看不见我们!

有黑狗为我们送行,也算是一种仪式!

借着月色,我不时回头瞭望渐渐远去的故土。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会以这种逃亡般的放方式离开它!而且还是懵懵懂懂地带着别人的堂客!

我和桃枝是什么关系?

我要带她去哪里?

还能回来吗?

一切都是未知!

这么大的事,我竟然是不考虑后果的自己做主了!

桃枝自然不说,我不得不佩服自己!

等天明之后,有几百户农家的白果树湾就会炸锅!癞老七的命根子被堂客剪掉和我与桃枝私奔的桃色新闻很快就会传遍十里八乡!

还有癞老七知情后的叫骂声:“辉辉,我要日你祖宗十八代!”

“,”uid”:”278879419944356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02:30
下一篇 2021-12-16 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