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克城的妖

精彩节选

月下,数道纤细的身影疾行,当先一人站上帝国大厦四平八稳的屋顶,凝视下方的霓虹锁定了目标,“跟我来!”红色的斗篷飘扬,背后的短剑被她以诡异的角度摘下,轻轻握住随便舞了个剑花。她一跃而下,跳出帝国大厦高入云霄的屋脊,齐肩的短发随着快速的下降飞扬,皮革的装束让她凹凸有致的轮廓引人遐想万千。

沿着帝国大厦透明庄重的玻璃外壁向下疾冲,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被摔成肉泥,瞳孔中反而放射出跃跃欲试的光芒,仿佛这般疯狂赴死的行动才能引动心中强烈的欲望。她急速俯冲下去,速度快的如同一道闪电,又或者一颗流星,被她脚掌踩过的地方出现了金色的火焰。

速度太快了,产生的激烈破空声引起下方人群的注意,当她即将落地之时,整个世界仿佛在瞬间停止了,手中的短剑急速挥出割下人头带走,随行的人影寸步不离的跟随。在他们潇洒的离去后,茫然的人们终于缓过神来,除了头皮发麻不能了解刚刚发生了什么,直到,一具男人尸体的倒下。

古老的约克城,被称作恶魔的领地,黑暗一族的狩猎场,渺小的人类沦为猎物残杀,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之上有着更高等级的存在。

……

酒红色的敞篷跑车驶过悠长平坦的道路进入了阴气森森的庄园,庄园的中心屹立着一座古老的城堡,城堡的最高处矗立着恶魔的雕塑。

进入庄园以后,跑车的速度维持着平稳,以保证发动机发出的声音不会过于刺耳,影响到庄园主人的休息。车内坐着四个人,三男一女,开车的是名女子,正是闹市中杀人的那一个。

她有着深邃的五官,黑色的短发,冷酷的面容,她的气质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以至于一路行来,车上静悄悄的一句话都没有。

女人的名字叫做韩风,是此次特别行动组的组长,三名组员性别都是男性,年纪稍长于她。

车子缓缓来到古堡的城墙下,木头的吊桥放下,她猛踩油门冲了过去。黑色的尾气停留在半空中,一只只惨白的手臂从吊桥下面灰黑色的水里面伸出来,抓取能够抓到的一切,就连那些汽车留下的尾烟都被撕碎了。

进入古堡以后,车子停在了一处圆形的平台上,四人提着一个方形的包裹下车,穿过深邃的走廊进入一处宽敞的大厅,酒红色的地毯和车子的颜色相同,仿佛是人类浓稠的鲜血。

红色地毯的尽头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韩风伫立在黑暗前打开了手中的包袱。在一个四方形的盒子里,平躺着一颗保持完好的人头,人头中流出的鲜血全都被盒子吸收了,以至于一丝血污都没有留下。

“此次行动共派出了四个小组,你带队的小组是第一个回来的,并且带回了最珍贵的那颗人头。”黑暗中的声音沙哑低沉,语气中带有着些许的赞扬,“做的不错,我的女儿。”

受到上位者的表扬,韩风的脸上没有丝毫喜悦的流露,反而质问道:“被我杀死的人类手无缚鸡之力,如此的行为近似于屠杀,有什么意义!”

“意义在于,可以证明你的勇气和实力!”遭到女儿的质问,黑暗中的上位者明显不悦,“作为宇文家族的三子,他的身边跟着最杰出的保镖,行踪成谜不容易下手。你能够找到他、杀死他,并在人群产生激烈反应之前将他的人头带回来,证明了自己已经成年。”

“有什么意义吗?”

“回自己房间去吧我的女儿,你今天话太多了。”随着上位者的声音阴沉下去,一股莫名的力量袭来,推着韩风和他身后的三个人退到了大厅外面。

韩风面色难看,红色的斗篷扬起径直离开了,将同行的三人留在原地。

等到韩风离去,三人准备离开,大厅内却又传来了上位者的声音,“你们进来。”

对于上位者的呼唤,三人表现出了诚惶诚恐的样子,这是对上位者应有的尊敬。他们小心翼翼地沿着红色的地毯走回去,跪倒在黑暗之前,“主人,您有何吩咐。”

“她的表现如何。”韩风离去后,上位者的语气明显严厉了很多。

“小姐英明神武,用了一天时间找到目标,在夜幕降临之后出其不意的地方发动偷袭,最终完成了任务,全程没有寻求我们的帮助。”

“如此说来表现不错喽。”

“非常了得,小姐是我族百年难遇的天才。”

“知道了,你们去吧。”这一次没有强行驱逐,三人汇报了工作缓缓起身,保持着恭敬的姿势后退,直到退到门口才直起腰杆,转身离开。

与韩风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瞳孔不同,这三人的头发是棕色而卷曲的,身形高大,腰间别着沉重的铁剑。

他们对黑暗中的上位者尊敬且畏惧,以至于上位者发问的时候,身体难以抑制的抖动而且流汗,直到离开那个地方,紧张的情绪才得到缓和,长长地舒了口气。

各奔东西去了,消失在走廊的深处。

……

韩风独自坐在毫无女性元素的房间里,以一块雪白的帕子擦拭手中的宝剑,这把剑是母亲留给她的,三尺的剑身前细后粗,黄金的剑柄上盘龙,中间镶嵌一枚放射妖艳红光的宝石,名字叫做血离。

正是这把血离剑斩去了那个人类男人的头!韩风没有丝毫完成任务的喜悦,恰恰相反,她觉得很沮丧,不明白为什么每次的任务都需要杀人,更不明白为什么只有杀人才能够证明自己。

庄园之上盘亘着乌云,这些乌云是永远不会散去的,因为她们一族不喜欢太阳。房间的窗户紧闭,尽可能的不让外面的邪风吹进来,韩风很讨厌那些风,感觉风的呼啸就像是死者在低语。

剑刃是不需要擦拭的,因为血离剑能够主动吸收被害者的鲜血,然而韩风还是一遍又一遍地擦着,因为觉得肮脏,感到不洁。

这种感觉是发自内心的,好像是人类社会盛行的精神病,是一种强迫症。韩风总觉得剑刃是脏的,总想将它擦干净,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六岁开始,她就生活在这片庄园里,经历了三年的艰苦训练,九岁开始执行任务,任务单一,就是杀人。她好像一个被精心培养的杀手,一次次地在白日里寻找目标,在黑夜下动手杀人,屡屡成功。直到今天,十四岁的生日即将到来,庄园的主人,所谓的父亲赐予了她最血腥的成人礼,通过杀人以证明自身的强大。

韩风觉得很恶心,韩风不喜欢杀人,她觉得那些人类和她没有区别,杀死人类等于杀死自己的同胞。

她感到厌恶,厌恶自己也厌恶脚下的庄园,却无力反抗。

用着最奢侈的用品,开着全球仅一辆的酷跑,吃穿用度都有下人伺候,她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能力反抗呢。

一次又一次的擦拭过后,韩风抱着血离剑蜷缩在长四米宽三米的柔软床铺上,努力地缩紧身体像一个怕黑的小女孩。十四岁,放在人类社会还是孩子的年纪,可是对于她们一族而言已然成年。

庄园里有着自己的学校,学校的老师负责传授她普通学校所没有的知识,她们一族并不是人类,而是所谓的妖。

非人即为妖!

韩风能够感受到自己与人类的不同,她的力量更大,行动更迅速,几乎不会得病。唯一的弱点是不喜欢光,她真的不喜欢光,生活在黑暗里如鱼得水,比光明万丈的地方视线还要清晰,行动敏捷判断力超强;站立在阳光下则浑身无力,身体机能严重下降,与柔弱的人类几乎没有区别。

因此,韩风每次执行任务都是白天锁定目标,晚上进行杀戮,每次都是如此。

韩风身边没有朋友,她唯一的朋友是母亲留下的血离剑,抱着剑的时候就如同抱着母亲,能够从中感受到温暖和爱。

韩风觉得自己一定是得病了,得了人类社会的精神病,孤独症、分裂症、或者强迫症,她总是买来很多很多相关的书籍,不出任务的时候就抱着书本看,寻找其中与自己相似的症状,然后托人买药,大剂量的喝下去。虽然不管用,却仍然在喝,而且剂量越来越大,喝药仿佛成为了她强迫症的一部分,每天不喝一些药丸就觉得不够安全,就觉得自己会发病。

药物非常昂贵,但是她毫不在乎,粉红色的药丸随意的洒在冷冰冰的床上。她很有钱,非常非常有钱,家族给予每一位族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里面的数字几乎数不清楚,韩风是从来不必为了钱发愁的,这是她唯一骄傲的地方。

韩风经常开着车去庄园外面兜风,她长相成熟,十二岁的时候已经有一米七的身高了,穿着黑色的皮衣完全像个成年人,一般不会招来人类警察的盘问。

即便偶尔有不开眼的警察过来盘查她,韩风也不怕!因为她有着特殊的能力,能够轻松地让人类唯命是从,陷入迷离幻境。

韩风开着豪华跑车炸街,身边总是投来艳羡的目光,这是她唯一感到骄傲的时候。可是在不怀好意的男人上来搭讪的时候她又觉得很恶心,立刻远离甚至殴打对方,导致韩风每次上街几乎都在车上度过,炸街之后便匆匆折返,真到办事的时候都是找下人去做。

城堡里的下人也是非人,在阳光下沦落为普通的凡人,一进入黑夜却生龙活虎,仿佛超人。

约克城是个古老的城市,非常繁华,非常庸俗,城市内生活着很多很多非人和更多更多的人类,每天死在非人手里的人类不知道有多少,他们毫无征兆地死去,死了也找不到凶手,任由尸体腐烂变质。

“,”uid”:”10035571672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04:10
下一篇 2021-12-16 0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