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复苏:末日龙盘

精彩节选

2022年,7月1日。

龙国,皖省,马城,涂当县,小青山。

傍晚的余晖洒在山头,给即将进入黑夜的大地送来了最后一丝温暖。

天将黑暗,倦鸟归林,一群鸟儿飞过,掠空无痕。

突然,有一只调皮的鸟儿发现了地上的一个奇怪物儿,降了下来,围着自己的发现饶有兴趣地飞着。

说它是个树吧,太矮小,也不像小树苗;说他是个人吧,又毫无一丝生机的样子,浑然像个盘坐的蜡人。

鸟儿观察了一阵,似乎放下心来,飞到了那蜡人的肩头,歪着小小的脑袋打量着这个奇怪的存在。

只见一长发披肩的年轻男子正盘坐于地,连呼吸也不见,仿佛断绝了与天地间的所有联系,倒像在进行着古老失传的内在修炼,混混沌沌,物我两忘。

突然,那年轻男子的眉心闪闪发亮,随后激射出三尺豪光。

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调皮的小鸟儿怪叫一声,狼狈地振翅逃走。

强烈的光芒一闪即逝,只剩下眉心还在闪烁着微微异样的光芒。

那年轻男子也从神秘而深远的内在修炼中惊醒过来,睁开双眼,吐出了一口悠长的浊气。

只见其双眼清澈如泉,面目光华,再配上那长发如瀑,夕阳斜照,山林隐居,仿佛深山中的修炼奇人。

他叫任凡,已经在小青山结庐而居三年,三年来未曾下山一步。

在这没有灵气的天地间,任凡也只能修炼自己的肉身神藏,那位于眉心印堂穴的混沌神藏,一时间全身心地进入了神秘莫测的神藏修炼中,忘却自身的存在,身与物化,以致物我两忘,方才引得鸟儿落肩。

这一切还要从三年前说起。

那一年,22岁的任凡大学毕业,全家去神龙架旅游,观光之中,任凡突然心生感应,只觉神龙架的深处有自己必须拿到的东西。

这种感觉发源于心底,令人深信不疑,无法拒绝,非做不可。

但神龙架深处神秘而危险,更有令生灵止步的禁区。

任凡决定自己独自前去,但可怜天下父母心,双亲哪里肯让自己儿子独自涉险,更有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弟的胖子嚷嚷着要去神龙架深处吃大餐。

幸亏任凡和胖子从小体质非凡,身坚力大,寻常阻碍还算不了什么!

就这样,一家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神龙架的深处,任凡循着心中越发清晰的感应,也领着一家人无知无觉地来到了神龙架的禁区——黑竹林区域。

神农架内只有外面的一小部分对世人开放,树林深处是禁止入内的。

尤其是黑竹林区域,一旦进去后所有电子设备包括指南针在内,全部失灵。

在这里如果发生什么危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

任凡在这里终于发现了自己所寻之物,入眼看去,一座十二层的宝塔,凌空而立,高耸出林,塔身微微转动,只一眼就让人知道此非凡间之物。

更有一玉佩悬浮于塔尖,似金鳞所化,散发着神圣的金色光芒,其内有一股龙游之气,盘绕不息。

当心底的渴望映入眼帘之时,任凡没来由地就知道了它们的名字:混沌宝塔、盘龙玉佩。

虽然任凡自己也感觉莫名其妙,但心中的无比渴望和莫名亲切都是真真实实的。

同时任凡也发现了致命的危险,一只浑身似鲜血浇灌而成的血狼,体格壮硕,更胜猛虎雄狮,正趴伏在宝塔不远处,眼睛闭合,似在睡觉。

那血狼仿佛是守在这里的,当一群活人的气息闯进了领地,血狼从小寐中惊醒,睁开了眼睛,站起了威猛雄壮的狼躯。

血狼嗜血般的双眼打量着一群自己送上门来的食物,有些忌惮地注视了任凡和胖子一阵。

任凡几人一时间也被血狼那高大的体型,威猛的气势所摄,不敢轻举妄动。

“凡哥,干掉它,吃大餐!”胖子的吃货属性战胜了心底的一丝恐惧,向着任凡提议道。

“嗷呜”!

血狼仿佛听懂了胖子的人言,发出了一声带点悲怆情感的狼嚎。

霎时间,远处那此起彼伏的应和狼嚎声不断响起。

当一只体型堪比成年公牛的狼王带领一群血狼飞奔而来时,一场生死大战不可避免地一触而发……

任凡摇了摇头,不忍心再次划开心中的创伤,中断了自己的回忆,将悲哀深埋心底,抬起头来,向着不远处的一座坟墓看去,轻轻地叹了口气,“父母之故,我百死莫赎!”

任凡站起身来,眼神渐渐变得坚定,“无论是上天还是入地,无论是阴间还是轮回,我都一定会找到你们!爸!妈!等着我!”

平复了心中的思绪,任凡轻轻一跃,飞上了不远处的一颗高有二十来米的大树树冠。

树叶只是开始时轻轻摇摆了一下,便好像浑然忘记了自己身上的来客一般,只是随着微风悠悠地晃着身子。

任凡站立树冠,尽管离地有近二十米高,却浑然无惧,好似平常。

他的双眼紧紧注视着遥远的南方,直觉告诉他,那里最近会发生大事,足以改天换地。

“混沌神藏,为心灵神藏之防盗门窗,内可镇守心灵,外可混沌天机,不仅可以欺天、遮天,还有托天,补天等等妙用,对于天机变化十分敏感。”

“如今混沌神藏示警,预示天机将变,恐怕要变天了!只是混沌神藏发出的神光一闪即逝,我无法细细体会其中的天机变化。”

任凡平复了眉心的闪烁,混沌神藏归于平静。

紧接着一座缩小的宝塔从眉心的混沌神藏中飞出,迎风微微变大,悬浮于任凡伸出的右手中。

混沌宝塔古朴神秘,只是细看之下似有伤痕。

只见混沌宝塔上一边有一个隐约的大手印,另一边有一个模糊的拳印,两种力量的交汇,似乎产生了一种至高无上的封印,隐隐散发出一种霸道绝伦的神韵。

正是这种封印,使任凡空得宝物而不能驾驭。

盘龙玉佩依然悬于塔顶,形似金鳞炼化,时刻散发着金色的神圣波动,其内一股龙游之气,盘绕环行,生生不息。

“三年前得到混沌宝塔后,若非盘龙玉佩显威相助,恐怕还无法从宝塔中得到《混沌造化真经》。到底是何人封印了宝塔?”

“我乃万古罕见的先天混沌体,但生来却被一种特殊的封印隐藏着,而《混沌造化真经》就是打开这种特殊封印的唯一钥匙。这又是为什么?又是何人为我设立了这种封印?”

“还有,根据《混沌造化真经》记载,天地能量,灵气为基!除了一些极其特殊的绝地,灵气作为天地间最为基础的能量,遍布世间各地。为何此方世界竟连一丝一毫的灵气也没有,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难道连老天爷也被饿晕了吗?”

对于混沌宝塔,对于自己,对于这个世界,任凡有太多的疑问,可惜无人可以解答。

“,”uid”:”403705621565058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06:40
下一篇 2021-12-16 0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