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齐天录

精彩节选

“什么!那是什么!”

漆黑一片的矿洞里面,忽然有人惊呼出声,仿佛是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宝贝一样。

随后,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呼声,黑暗之中好像有人大打出手。

与此同时,有一道充满神秘玄妙色泽的微光亮起。

黑暗之中一双尤为清亮的目光被那微光映照着,连带着那张满是石屑和污垢的稚嫩脸颊。

李莫,是这望不到头尾的漆黑矿洞里毫不起眼的苦力,除了年纪之外,同其他矿工毫无区别,也都是这附近地界被抓来的村人。

他只感觉一道亮光如同拨云见日一般在眼前绽开,那一瞬间,长久以来不见日光的双眼被那光芒闪得一阵昏花。

只来得及看清那是一颗拇指大小纯粹透明的宝石,在一只污黑的手掌上兀自散发着光彩。

“刘老四!那是我找到的!”有一个略有些中气不足的声音忽然响起来。

这时候,有个人阴恻恻地笑了起来。

“王二狗,这宝贝可是在我手里,谁来作证是你的?”

李莫这时才感觉眼前不再满是炫光,于是回过头去,还不忘把身体往后挪了挪,远离争斗的中心。

他再次看向光芒亮处,看见那手握宝石,嶙峋的面目被光芒照耀得如同恶鬼一般的刘老四。

此时,这刘老四目光放肆地望向四周,算上其身后四个青壮年的汉子,五个人虽说都是皮包骨头,不过看样子确实是这矿洞之中还算身强体壮的了。

而一只手捂着腰间伤口的王二狗躺在一旁,喘起了粗气,眼见着到手的宝贝飞了,眼中满是凶戾之色。

见状,那刘老四毫不客气,居高临下就是一脚踹了下去。

只听痛彻心扉般的叫声响起,王二狗顿时如同虾米一般蜷缩了起来。

刘老四还不肯罢休,忽然间抓住了王二狗紧握着的一只手,猛然掰开王二狗的虎口。

刹那间鲜血溢出,王二狗摊开的手掌里细密的石灰洒落。

王二狗痛的无力呼叫,只有喉咙里面哼哧哼哧一口气,瘫软在一旁。

李莫立刻探头去看,原来那王二狗手中是一把细细磨过的石灰,若真是方才一把丢了出去,即便刘老四在这矿洞里面称王称霸,可却也只是个凡人,不是那御剑飞天的神仙,中了石灰也要半天睁不开眼来。

刘老四回身坐下,挥了挥手,让身边小弟把奄奄一息的王二狗拖走,兀自欣赏起手里的宝石来。

李莫离得刘老四五人远远的,睁大了眼看着四周的一切。

这矿洞里面仅有的一点微弱光源是那监工每日带进来的火把,不过火把很快燃烧殆尽,苦力们要做的就是记住一个方向一直往里挖掘就是了。

所以这样的光亮李莫是许久没有见到的了。

他盯着那颗晶莹剔透的宝石,忽然感觉有些不真实的模样,这宝贝精致得仿佛天宫仙匠雕凿出的绝世珍宝,即便是人间最精巧的工匠,也是望尘莫及的。

“大哥,我看今日真算是天大的福缘,才得此珍宝!”一个满脸猥琐的男子谄媚地在一旁说道。

而刘老四却是轻哼一声,鄙夷地看了此人一眼,毫不留情地一脚把此人从面前踹开,嗤笑道:“连老子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宝贝,你就知道是珍宝了?”

那猥琐男子被踹了一脚,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低着头连称不敢。

不过李莫年纪小,个子矮,偏看到了那猥琐男子朝下的脸上深深的怨毒。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是拖走王二狗的小弟回来了。

“大哥,那王二狗太不识相,我已经帮你解决了。”

那小弟身材也算高大,却不知道为何心甘情愿待在王二狗手下。

李莫只听说此人据说是那刘老四的妹婿,这才如此忠心耿耿。

“干得不错。”

刘老四拍了拍手,斜觑了那身材高大的小弟一眼,脸上浮现出来一抹笑意来。

“大元,这里就数你见识最广,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那大元倒也不啰嗦,直接开口就是说道:

“这多半是仙家之物。”

“仙家之物?”“世间还真有仙人?”“这怎么可能?”

不过大元却没有理会众人的质疑,而是继续说道:

“大哥可还记得前些年村子里忽然有霞光闪过,几日之后,村旁的太元山脉就莫名其妙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壑,断面却如同镜面般光滑,仿佛利器劈成一般?”

刘老四皱着眉头回忆了片刻,忽然间眼中一亮,似乎是在这矿洞里待得太久,就快忘记在外头时候的记忆了。

“记得记得,那样的切口,直接切开了千丈之高的太元山脉!”

一边手中比划着,刘老四满脸兴奋地点了点头,看着那宝石的目光之中满是狂喜之色。

而在一旁悄声听着的李莫,却是轻声叹了口气。

虽说他不是刘家村的人,但是那太元山脉高逾千丈,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在一声开天辟地般的响动之后,记忆之中仿佛永不可能动摇的连天山脉竟然裂成两片,即便百里之外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那一日,他分明看到七彩霞光冲天而起,随后从裂口之中掠出。

而巧就巧在李莫家在山腰小池平坦之处,那七彩霞光正好从头顶几十丈处掠过,只看见白袍飘摇,身形如长风吹云,不是仙人又是何物?

不过,随着仙人而来的,却不是什么祥兆,也不是任何福缘。

不久之后,就不知道何处来了一披坚执锐的甲士,四处抓捕村人。

再之后,他就被抓进了麻袋,再出来的时候已经在这矿洞之中了。

李莫想起来那天甲士粗暴地闯进家里,生生地把玩耍之中的他和他那懵懵懂懂的妹妹抓走。

而现如今他那一笑起来如同银铃落地般的妹妹,也不知身在何处……

所以他心中一直还存着一个念想,

他要出去,他要找到妹妹!

李莫攥紧了手中小小的长命锁,那是他父亲亲手锻造的,上面刻着一个莫字。

妹妹也有一块,刻着一个竹字。

他感觉鼻子有点酸,不过他不敢哭,也不会哭。

李莫抬起头来,看着那块闪耀的宝石,眼中有一抹倔强。

如果他也能修成仙人的话……

正当李莫攥紧了拳头的同时,忽然听见有人大声呼喝了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

来人是个矮子,若不是此时仙石的光芒闪耀,还真难在黑暗之中注意到此人。

而刘老四此时被吓得手一抖,仙石差点脱手而出,顿时气急,怒喝一声:

“你这矮子着实放肆!”

说罢,刘老四就要起身踹过去。

李莫乌黑眼珠滴溜溜一转,却是看到那站着的大元皱了皱眉头。

下一刻,那大元不知怎么的,忽然抬手拦住了刘老四。

“你敢!”

刘老四刹那间瞪大了眼,毫不留情,是一向作威作福惯了,即便面对自己的妹婿,也是抬手一拳结结实实地冲了出去。

被常年矿洞里劳作练出的力气来上一拳,按理来说,饶是那大元身形健硕,也不可能好过。

而那大元也确确实实闷哼了一声,捂着胸口连退了几步。

可李莫长时间以来能够在这弱肉强食的矿洞里面生存下来,靠的就是察言观色,细致入微的本事。

他分明发觉到大元后退的时候步伐稳健,哪里像是吃不住那一拳的样子。

难不成大元和刘老四之间也有嫌隙?

“大哥,听我一言,让他先说完再动手也不迟!”

眼见刘老四就要出声质问,大元喘着粗气,躬着身子低声说道。

刘老四眉头紧锁,嘴唇蠕动了一下,甩了甩头,瞪了那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的矮子一眼,转头对大元说道:“老子倒要看看这矮子能放出个什么屁来!”

闻言,那矮子毫不犹豫地急促说道:“是王二狗,他没死!他把这仙石的事抖了出去,把监工给引过来了!”

“什么?”刘老四一脸疑惑地看向大元。

大元此时脸色大变,一脸懊恼的神色,自责的说道:“我当时竟不知道探一探那王二狗的鼻息……”

“大元你!”刘老四咬紧了牙关,狠狠瞪了大元一眼。

哪知道还不等刘老四话音落下,忽然间滚滚声波如浪涛般袭来。

“刘老四!私藏矿洞出产你可知该当何罪!主动交出,可免你死罪!”

声音一起,众苦力脸上纷纷显出惶恐之色。

那矿洞监工乃是一身硬气功的练家子,平日里对他们便是一言不合拳打脚踢,若是那仙石被搜出来,难免不会迁怒于众人。

“监工大人,你可一定要给小的做主啊!小的本要把那仙石献上,哪知道被那刘老四夺去,还把我打个半死,生怕此事泄露出去!”王二狗哽咽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听得李莫都有些可怜他了。

“他果然没死!”刘老四有些气急败坏地说着,手中却是紧紧攥着那仙石。

而大元见到刘老四不肯放弃仙石,仿佛心中已经下定决心,缓缓说道:“大哥,你我二人早已如同血肉兄弟,更不要说此时因我而起,即便拼上性命,也要为大哥挡住那监工片刻。”

闻言,刘老四顿时如同得了救赎,脸上却是浮现出来感动至深的神情来,拱手说道:“你的恩情,兄长我定永世不忘!”

大元重重点了点头,不再看刘老四一眼,转过身去,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

随后,那刘老四毫不犹豫地转身向矿洞更深处而去。

这矿洞之中四通八达,那刘老四一伙早就打起了凿洞逃脱的心思,今日只怕是要背水一战了。

而其余苦力自然也知道这一茬事,哪个又不想趁机逃出这监牢一般的地方,纷纷跟随着刘老四而去。

火光闪动,那监工稳如泰山般的脚步也终于是来到了大元面前,短马褂下盘虬卧龙般的腱子肉随着步伐颤动,倒衬得大元那也算健硕的身材如同孩童一般可笑。

“让开!”

监工有些不耐烦地瞪了大元一眼,直接就是撞了上来。

大元不躲不闪。

此时李莫却看见大元双腿之上仿佛有淡淡土黄光芒闪过,顿时眼中一亮。

难怪他觉得大元此人今日行事颇为反常,往日里向来对刘老四言听计从的大元今天竟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你找死!”

眼见着大元不闪不躲,那满脸刀疤的监工脸上浮现出来残忍之色,右腿迈开一个马步,沉肩推手,左腿猛然踩地,浑身衣袍震动如有十二分力道。

正是一式靠山崩。

而大元却是丝毫没有惊慌,一动不动,嘴角甚至浮现出来一抹神秘的笑意。

下一刻,土黄光芒闪烁,灰土飞溅,李莫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uid”:”11148198084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09:10
下一篇 2021-12-16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