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假天师,为啥女鬼见你就跑?

精彩节选

银城,西夏区。

一家纸扎店内。

“老板,给我来一辆劳斯莱斯,再来一辆法拉利……算了,我哥们儿喜欢跑车,你这里的豪车给我每款来一辆吧。”

“对了,有妹子么?”

“我哥儿们喜欢嫩模,给我来一打个妹子。”

“咦?你这艘游艇挺漂亮的,来两艘。”

“总共多少钱?能扫码不?”

“总共896,收你880吧,电脑后边有二维码。”

倚在纸扎店门口,江河目送着青年开着一辆黑色大G离去,忍不住叹道:“现在的年轻人真猛……给自己的朋友上坟,直接烧一打妹子?也不怕你朋友受不了给你晚上托梦?”

所谓的“妹子”,其实就是纸扎人。

年轻人嘛。

害怕自己的兄弟去了下边孤单寂寞,给烧几个女朋友过去,合情合理。

事实上,江河也是年轻人。

他上个月才满22岁。

这家纸扎店,是他已故的爷爷留给他的。

老爷子姓张,叫张长春,据说一生未娶,没有子嗣,而江河是老爷子从黄河边捡来的孩子,当时襁褓里仅有一张纸条,写着江河的出生年月以及一个“江”字。

纸扎店不大,六十多平,分为上下二层,是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

打江河记事起,老爷子就经营着这家纸扎店。

老爷子临走前,唯一的遗嘱就是让江河好好继承这家纸扎店,千万不要辱没了他的名声,不要辱没了“龙虎山第六十六代天师”的传承。

所以临近高考的江河,放弃了学业,接手了这家纸扎店。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四年多。

经营着纸扎店,大钱赚不到,但是维持个生计倒是不成问题。

至于老爷子临走之前的那句“龙虎山第六十六代天师”……

江河并未在意,只当成了老爷子临终前的臆想。

回到店里,江河打开手机,看起了电影。

看了没几分钟,突然微信同学群里,弹出了一条消息。

江河眉头一皱。

这高中同学群,他一直是屏蔽的,弹出来消息,说明是有人艾特自己了。

当初的高中同学,如今有的大学毕业,进入了名企。

有人回家,继承了家产,有继续攻读研究生的,也有出国发展的……而自己高中毕业证都没拿上,和这些人实在没什么共同话题。

关键是他们在群里聊天,一般聊着聊着,就开始装逼,这就让人很难受。

所以江河一般懒得参与那些同学的话题。

打开微信群。

群里很活跃,已经聊了十几页内容了。

似乎是一位叫做“王东”的同学,最近从国外回来了,要组织一次同学聚会。

群里43号人,仅仅江河一直没说话,所以王东就艾特了一下江河。

对于这种聚会,江河实在提不起参加的兴致。

可王东都特意艾特自己了,再拒绝……不太好。

于是便回道:“欢迎王东同学回国,到时候我尽力去。”

“别尽力,到时候一定要来,地点和时间定下来后我私聊发给你。”王东又艾特了一下江河,发来了一条语音消息。

不等江河回话,有人便打字道:“王东你刚回国,可能不太清楚……咱们班的江河,那可是大忙人,人家和咱们这群凡夫俗子不一样,那是正儿八经的道门传人,是龙虎山第六十六代天师!”

话里,冷嘲热讽的意思很明显。

江河看了一眼说话的人。

苏建国。

有点印象。

貌似高中的时候,还和自己不太对付,甚至还动过手。

“天……天师?”

“就是电影里那种神通广大,能降妖除魔的大师嘛?”

“我去,江河,你真的是天师?你会捉鬼不?”

一瞬间,群里更加热闹了。

有人刷了一个“震惊”的表情包,其他人复制刷屏,玩的不亦乐乎。

江河无奈。

“龙虎山第六十六代天师”这句话,当初自己开玩笑提过一句,哪曾想传到了苏建国的耳朵里。

他发了一个“裂开了”的表情。

扣字解释道:“都2021年了,大家要相信科学……我就是个假天师,虽然跟着老爷子学过一些道术,跟着做过几场法事,可那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真要让我去降妖除魔,我估计我能被鬼吓死。”

班里其他同学都开始打趣。

甚至一位叫做“李晓芳”的女生还嚷嚷着要拜江河为师。

倒是王东,又艾特了江河一次,问道:“江河,你会做法事?”

江河:“会一点,前些年农村办丧事喜欢请人做法事,我跟着我爷爷做过几场……当然,我主要是为了去吃席。”

王东:“那感情好,我家工地上出了点事情,我老爹正准备找人做场法事,要不你受累一下,就当帮我个忙?”

江河诧异:“我一个假天师,你找我做法事?”

王东:“你也说了,要相信科学……要我说,啥事儿也没有,主要是那些工人吓得不敢开工,所以我老爹就想着找人做场法事做做样子,安抚安抚人心吧。”

话都说到这个程度上了,江河只能回道:“行,我准备一下?”

王东发了一个“抱拳”的表情,道:“你发给定位过来,我等会儿去接你。”

江河当即添加了王东好友,私聊发了一个定位过去。

而同学群里,却是议论纷纷。

苏建国:“哈哈,我今天正好在银城,王东,你家工地在哪儿呢?到时候大家一起碰个面,正好看看江大师是如何开坛做法的。”

李晓芳:“同去同去!”

有人附和。

对于这一切,江河并未理会。

已经下午五点了。

既然答应了要帮王东家工地上做法事,自然得准备好工具。

他收起手机,来到二楼卧室,翻箱倒柜,从柜子里找出了一个破旧的皮箱。

打开箱子。

里边是一把桃木剑,一套黑黄相间的八卦道袍,另外还有道冠、朱履、方裙,香炉、五果以及六丁六甲神将木雕。

或许是皮箱年代太过久远的缘故,江河往起一拎……

嗤啦。

皮箱的一个夹层,被撕裂了。

“咦?”

江河诧异:“这夹层里好像有东西?”

打开夹层,江河从里边翻出了两本发黄破旧的古籍,以及一方似木非木,似铁非铁的小印。

小印上刻着字,名为“阳平治都功印”。

而两本古籍,一本名为【太玄经】,一本名为【三洞法箓】。

虽然字体都是简体字,应该是“抄录版”,可看古籍封皮的破旧程度,估计也有几十年了。

江河心头一震。

他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爷爷曾给他讲过的故事……

老爷子曾说过,龙虎山开山祖师张天师,在梦中得到了“太上老君”的传承 ,赐下了修道秘术【太玄经】以及道符真解【三洞法箓】,以及法宝三五斩邪雌雄剑、阳平治都功印……

良久。

江河回过神来。

难道……

老爷子真的是龙虎山张天师一脉?

………………

“,”uid”:”11113017210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10:50
下一篇 2021-12-16 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