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贵女不好欺

精彩节选

“姐姐,你去求求皇上吧,我嫁过去真的会死的!”秦舒婳跪在毓秀宫的大厅,长长的裙摆曳在地上,艳丽的织锦边缘泛着不和谐的毛边。

“圣上已经决定的事,本宫也干涉不了。更何况此事关乎朝堂,妹妹你也知道,后宫不得干政。”贵妃秦舒妤端坐上位,姿态雍容,妆容精致,眉心一点朱砂更显娇媚。“本宫”二字在秦舒婳耳中异常清晰。

“母亲,母亲,女儿真的不想嫁过去送死,母亲能不能在父亲那里为我求求情!”秦舒婳绝望地向母亲望去,只见她眼眸低垂,眉头紧皱,不发一言。

“母亲?”秦舒婳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她。越国公为了不将女儿北嫁敬国匆匆将她下嫁,忠勇侯为了不将女儿北嫁,不惜官降三级,罚俸一载。只有她,爹爹官至宰相不曾为她说出一字,姐姐宠冠后宫不曾为她发一言。

“母亲,我想问您一句。”秦舒婳长长吸了一口气,道:“我是您亲生的吗?”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微微颤抖。似乎光是维持这个跪着的姿势,就能耗光她所有的力气。

“啪!”母亲白氏打了她一个耳光,耳环扎破了细嫩的皮肤流出一丝鲜红的血迹。“你怎么能这么问!”白氏怒了,每次发怒她都会左手攥拳,和无数次数落她时一样。秦舒婳低下头,漂亮的脸蛋扬起一丝嘲讽的微笑。

秦舒婳默默站起,绝望和无助涌上心头。这些年她多少次怀疑过,怀疑过自己不是父母亲生,可是她胆小,不敢问,她知道,问了之后,母亲必然会打她。可是母亲的回答让她更加绝望。同为一母所出,凭什么二姐做错什么都可以被原谅!

踩坏了大姐的嫁衣是无心,摔坏了自己的玉镯是无心,弄丢了小弟最心爱的小狗害它惨死家门口也是无心!而自己呢?似乎永远都是她的附属品。做好了受人夸奖的是二姐,做不好受罚的永远是自己。熬夜为大姐缝补嫁衣,拿出自己的月钱补上宴会要戴的玉镯,穿街走巷给弟弟买一只一模一样的小狗……

“敬国王子前来求亲,一眼看中了姐姐,所以,这次代她受过的,还是我,对吗?”秦舒婳声如蚊蚋,似是在自言自语。

“什么叫代她受过!奉旨和亲拯救万民于水火是受后世传扬的好事!你怎么……”

秦舒婳打断了白氏的话,“好事?本朝三位和亲公主哪个不是数年之间惨死异乡!母亲,姐姐,这是我此生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们。”这两位的狠毒绝情让秦舒婳觉得背后生寒。她拭干脸颊的泪水,背部挺得从未有过的笔直。“我死之后,必化为厉鬼!夜夜扰你二人不得安眠,世世纠缠无止无休!”秦舒婳声若裂帛,再不见半点往日的胆小懦弱。白氏一时被震住,但想起她平日的行事作风,也并未太将这话放在心上。贵妃更是神色如常,只是右手不经意摸了摸小腹,那里怀着她未足三月的孩子。她生怕这话吓到腹中胎儿,完全没注意到秦舒婳向门口奔去。

“你要去哪里?圣上下旨之后……”

“砰!”秦舒婳撞上了门口的朱漆鎏金柱,鲜红的血液顺着额头汩汩流下。她觉得头痛不已,四肢冰冷,还有……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悦之感。秦舒妤,这一次,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会让你如愿。

屋内两人未曾想到一向乖顺的她会如此决绝,一时呆在了座位上。夕阳余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似乎在和她做着最后的道别。

世间若有神明许我来生,软弱之罪,绝不再犯!

“快来人呐!”白氏的呼喊回荡在大殿中。母亲还是关心了自己一次吗?秦舒婳终究再也感受不到这个世界,沉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uid”:”51941353614364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11:40
下一篇 2021-12-16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