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夫人已经死了

精彩节选

灯红酒绿的街头,一辆兰博基尼超跑呼啸而过,冷言开着自己的豪车直奔龙城市最有名的酒吧一条街,今晚他要在这里买醉,中间那个女人让管家福伯打了十几个电话,福伯电话里说苏曼马上就要没气了,家庭医生已经宣布人没救了。

冷言没有丝毫的动容,这个女人这次又是耍什么花招让自己关注她,这次倒是挺狠的,居然把自己给演死了,真的是挺能下血本诅咒自己的,这五年的时间内,她不止一次又一次出一些幺蛾子,然后博取自己的关注,冷言想到这里呵呵一笑,车子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继续往酒吧一条街飞驰着。

他冷言十岁时便父母双亡,是自己的爷爷把自己抚养成人,但爷爷这个人从小在他的印象里就是一个老顽固,冷家什么事情都是要他说的算,就连自己的婚事都是由爷爷一手安排。

五年前,她连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被匆匆安排入了洞房,他冷家大少爷结婚当天连个婚礼都没有,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单身生涯。

期间他也和爷爷反抗过,但是反抗的结果就是冷家的别墅里里外外爷爷安排了好几十个保镖,院子里几十个,他房门口几十个,就连他房间的窗户都被钉上了木板,里三层外三层的,他整整在房间里被囚禁了一个多月,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冷言实在扛不住这样的生活,他投降了。

老爷子也是当机立断,他投降的当天就直接把新娘子送进了他的房间,他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就成为了一个丈夫,洞房之前,他连自己的老婆叫什么,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这五年他始终想不明白,凭借冷家在龙城位居第一的地位,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

本以为这是一场家族联姻,但这个新娘子家庭一点背景都没有,并且还是一个孤儿。

后来冷言也是派人四处去查这件事情,但最后也都是无疾而终,老爷子也许早就差人做了手脚,奈何他不论怎么查都发现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洞房当天他什么都没有做,只知道女人名字叫苏曼,是个孤儿,剩下的她也懒得问,这五年内,他用尽了所有的冷暴力,到处沾花惹草不回家,就是希望这女人能赶紧离开她。

但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也是够能赖着他们冷家,不论他怎么冷暴力,怎么沾花惹草,她就是不走,老爷子也是在两年前因病过世了。

冷家的一片家业现在都交到了冷言的手里,冷家人口多,但都是当初自家亲戚跟着老爷子一起开创家业留在身边的集团骨干。

冷老爷子就一个儿子,一个儿子生下冷言和冷言的弟弟冷雨。

急速飞驰的车子在路上扬起了一阵尘土,冷言把车开到了夜未央酒吧门口,自己的手下陈舟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陈舟见冷言的车一到,打开车门毕恭毕敬的请冷言下车,陈舟跟着冷言十几年了,是冷言最信赖的手下。

“少爷,还是以前的VIP卡座,给您叫了几个妹子陪您喝酒,但是刚才福伯给我打电话说少奶奶要不行了,您看咱们还在这继续玩吗?”

冷言转头看着陈舟,“那女人搞了多少次这样的事情你不知道吗?这次我看她真的把戏演砸了怎么收场。”

陈舟没有在说话,他知道自己家少爷这几年已经爱上了少奶奶了,只是因为一直对老爷子赶鸭子上架的事情不满,所以这几年也是怄气对少奶奶冷暴力,但是心里还是有着少奶奶的,但没想到一年前,二少爷冷雨突然跟大少爷谈判,说什么如果冷言不喜欢大少奶奶完全可以离婚,现在老爷子也已经走了,大少爷不能这么一直耗着大少奶奶,本来大少爷已经绝对好好和大少奶奶在一起,没想到因为冷雨的袒露心扉,当天哥俩在楼上书房打了一架,二少爷是个医生,文文弱弱自然是打不过大少爷的,所以当天二少爷伤的有些严重,转头就搬出了冷家。

进了酒吧的门口,负责接待的金姐就扭动着腰肢来到了冷言的面前。

“冷大少,您可算来了,今天来了几个好看的妹子,我都安排在您的VIP卡座了,您今晚一定要玩的愉快啊!”

冷言搂着金姐的腰,闻着金姐身上扑鼻的香水味。

“金姐,我冷言的作风你是知道的,我来你这夜未央哪次不是只喝点酒而已,这事你可要保密哦!”

金姐经营了这夜未央十几年,五年前冷言狼狈不堪的来到酒吧在这里买醉,当天喝的在酒吧睡了一夜,那天晚上金姐和冷言聊了整整一夜,她金叶也是个苦命的人,听着冷言说了一整晚,也就是那天开始,金叶像一个大姐姐一样在冷言的身边,冷言也真的把金叶当成了姐姐,夜未央冷言出资重新做了翻建,也从那以后这里就是冷言每天晚上来消耗时间的地方。

冷言坐在卡座上,这里的陪酒小姐们都知道冷言的作风,每次来都是叫上几瓶酒在这坐着干喝,他们都知道冷言是这龙城数一数二的有钱人,但是谁都不敢惹冷言,三年前有个女人趁着冷言喝酒的时候,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直接摸了冷言的手,当天晚上那女人就被赶出了夜未央,所以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哪个女人敢打冷言的主意。

外界还一直有传闻,这冷家大少爷娶了一个倾国倾城的媳妇,但是没有行过夫妻之实,并且冷家大少爷经常光临夜未央但却从来不碰哪个女人,大家谣传说这冷家的大少爷那方面不行,还有的说冷家的大少爷是喜欢男人的!

冷言自然不在乎那些人说的这些话,他冷言其实早已心有所属,苏曼虽然当初是爷爷逼着自己娶的,但这苏曼长得倾国倾城不说,还是个不爱钱财,不对他冷言这样帅气又多金的男人高攀的人,但越是这样,冷言越来越想征服他,相处久了冷言还真的爱上了苏曼。

正在喝着酒陈舟跑了过来,因为舞池音乐声太大,陈舟着急的贴在冷言的耳边说:“少爷,刚才福伯打来了电话,电话里说,少奶奶走了。”

冷言回头看着陈舟一脸狐疑的说:“走了去哪了?谁让她走的,福伯是怎么看人的?”

陈舟拉着冷言走出了酒吧,里面的声音实在是太吵了。

“少爷,我说的是少奶奶去世了。”

当陈舟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冷言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怎么可能去世了呢?走的时候苏曼还是好好的啊!

就在这一瞬间,他脑子里没有任何想法,只觉得漆黑一片,酒吧里的所有的灯光在他的眼里都是灰蒙蒙的一片。

“陈舟,马上开车回家。”

陈舟拿过冷言的车钥匙,马上发动车就往冷家别墅区赶。

“,”uid”:”5935559318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15:00
下一篇 2021-12-16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