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满级鬼王了,有亿点强怎么了

精彩节选

“快来个人吧,哪怕是鬼也行,帮孩子送张纸可以吗?”

凌晨两点,灵山区的一间公厕发出阵阵哀嚎。

是人性的陨落,还是道德的沦丧?

都不是。

感人的真相居然是

忘带厕纸的李平,被困在了公厕地狱中。

他现在只希望有个好心人能将他解救出来。

等待的同时,他生无可恋地刷着手机。

【番茄快报:近日福平市厉鬼杀人事件频发,多发生于灵山区各大街道……】

【死者多为深夜归途的落单人士,且死状凄惨,目前推断是索命鬼所为。】

【相关部门温馨提示,建议附近居民结伴而行,减少深夜出行……】

【据报道,福平市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国家灵异监管局第五组灵山区分所已经介入调查……】

“结伴出行……是生怕我这种单身狗遇不到厉鬼吗?”李平一脸黑线地看着新闻快报。

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一般这个时候都是厉鬼杀人的高峰期。

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他也不是人。

三年前,一场未知的浩劫降临人界。

这场浩劫打通了人界和鬼界的通道。

地狱已空,厉鬼复苏,恶鬼降临人间。

好在人界自古以来就有专门对付恶鬼的办法,各国第一时间组建了各自的灵异事件、超自然现象的部门,也因此,人间还不至于沦为地狱。

天下大乱之时,身为鬼王的李平趁机逃离鬼界,来到人界享清福。

用他的话来说:

“天天007,每天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的加班,这个鬼王谁爱当谁当,老子不干了!”

好不容易来到人界一次,担心被发现然后捉回鬼界上班的他,决定隐姓埋名,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过着安安稳稳的日子。

“咚,咚咚,咚,咚咚……”

沉闷压抑的敲门声忽然响起,打断了李平的思绪。

“好兄弟,这里有人了,不过你能帮我递张纸吗?”李平一喜,大声问道。

“……”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继续一下一下地敲着门。

紧接着,一股墨汁般的浓雾渗入门缝,涌入隔板间中。

下一刻,面前的木门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化腐朽,而他身后的墙皮则是大块大块地斑驳掉落。

“死气?”李平微微皱眉,“厉鬼?”

正说着,轰隆一声巨响,眼前的木门彻底崩坏。

一位穿着墨红色寿衣的老者出现在李平的视线里,对他咿呀地笑了起来。

它浑身干瘦,皮肤惨白,布满了细密的皱纹,好似活了千万年的枯木树皮。

空洞无神的眼睛里,透露着骇人的死寂,嘴角上扬起诡异的弧度,让它的脸几近裂开,让人头皮发麻!

见到厕所里还没提上裤子的李平,索命鬼漆黑如墨的瞳孔中露出一丝喜色。

就好像电车里地中海大叔看见年轻貌美的女乘客,教室里猥琐的男同学盯上拿着教鞭的授课老师,审讯室里色眯眯的犯人看到六块腹肌的警察……

李平:这比喻越来越不对劲了啊喂!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就把你的命交给我吧。”索命鬼嘶哑着声音说道,干裂的嘴角滴下散发恶臭的淡黄色唾液。

“哒咩!”李平义正言辞地说道,“我裤子都没穿上呢,你先去给我买纸!”

索命鬼:???

李平的反应让索命鬼微微一愣。

它诧异地摸了摸自己地后脑勺,以为自己听错了。

好不容易来到人界,什么样的人类都见过,但是眼前这个奇葩是什么情况?

别人见到它不是吓得屁滚尿流就是当场晕厥过去。

怎么眼前这个人类非但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还让它给自己买厕纸?

它堂堂索命鬼是来索命的,居然还被区区一个瘦小的人类买厕纸?

这要是传出去,还让它的鬼脸往哪搁?

索命鬼直接变成丢人鬼!

然而看着眼前这面无表情的人类,却又让它有点怀疑鬼生。

「怎么感觉今天晚上的业务不太顺利?」

出于谨慎,索命鬼没有立即出手,而是稍稍打量起李平。

殊不知,对方也在打量它。

索命鬼的视线终究还是被李平的猛犸象吸引住了。

这是我不掏钱就可以看的吗?

「这个人类有点东西啊,我活着的时候要是有这种尺寸,还至于变成金针……啊不,索命鬼吗?」

嫉妒心让索命鬼越想越气,它索性不再保持理智,决定直接虐杀眼前这个人类。

刹那间,本就渗入的鬼脸顿时变得狰狞无比,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今天你死定了,把你的命交出来!”

索命鬼愤怒地伸出骨瘦如柴的双手,朝着李平的脖子扑了过去。

只要被它抓住,眼前这个人类就会瞬间变成一具干尸!

「冷静,老子让你冷静!」

「等会老子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你还怎么冷静!」

「等等,这个人好像没有心跳?」

咔啦!

脖子被掐住了!

然而被掐住的,却是索命鬼那布满死人斑的脖子!

「怎么回事?!」

索命鬼的眼珠子震惊得都要掉了出来。

普通人直接触碰厉鬼,身体不是会迅速腐烂的吗?

怎么眼前这个人一点事情都没有?

索命鬼:我见鬼了?

“听不懂人话是吧?”李平加大了力度,快把索命鬼的脖子掐断了,“我再说一遍,去给我买包纸,听到没有?”

说着,他伸出另一只手,变出几张千亿面额的冥币,塞到索命鬼的手里。

“别让我等太久,听到没有?”

话音刚落,索命鬼就被他轻松地丢了出去。

砰!

索命鬼重重地摔出公厕。

它狼狈地从地面上爬起来,脑壳子嗡嗡作响。

凌晨两点半,灵山区的街道有些冷清。

一只卑微的索命鬼站在马路中间,吹着萧瑟的夜风。

它看着手里的一叠冥币,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uid”:”414256678305942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15:00
下一篇 2021-12-16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