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星染顾锦玉_《白月光成亲后,我嫁了我的死对头》全文免费阅读

礼亲王府小姐云星染追在姜寻屁股后面卑微了十年,终于等来了赐婚的圣旨,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就在大婚前的一个月,姜寻十里长街,高调抬了半路杀进来的乔清浅入府,成功打了她响亮的一巴掌。 眼看婚期在即,不愿让礼亲王府沦为京城笑柄,云星染咬牙,只好决定换个新郎。 听闻这个消息,皇长孙楚羡剧烈咳嗽了好几下:“小星染,哥哥身子骨弱,只怕是捱不到你大婚就……” 恭亲王府楚乐逸捧腹大笑,幸灾乐祸:“云星染,你平日里作恶多端,现在嫁不出去了吧?实话告诉你,哥哥我就是孤独终老,也不娶你!” 礼部尚书府林嘉澍一本正经摇头:“星染妹妹,我爹娘说了,娶妻得两情相悦,你太凶了我不喜欢!” 云星染:“……” 云星染生气地瞪着三个没良心的哥哥,就在这时,一道痞里痞气的声音响起—— 顾锦玉:“云星星,要不爷来娶你?” 当京城最富有的顾少爷娶了和他八字不合的云小姐,世人都只当是个玩笑,算不得真。 就连姜寻也以为,等云星染消了气,这场闹剧婚姻自然会落下帷幕。 她也会乖乖回到他的身边。 可令姜寻没想到的是,他等了又等,等到的却是顾家新妇有喜的消息。 运筹帷幄的少年终于慌了神。 【顺其自然,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小说:白月光成亲后,我嫁了我的死对头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勺樱花
角色:云星染顾锦玉
简介:小说叫做《白月光成亲后,我嫁了我的死对头》是一勺樱花的小说。内容精选:
什……什么?
狱卒头子挖了挖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星染小姐,这不妥吧?您身份高贵,更何况男女有别,和这小垃圾住在一块儿,那岂不是有辱您的名节?”
“迂腐!”
云星染瞪了狱卒头子一眼。
她嘴里叼着牙签,摆烂似的地往天鹅绒垫子上一躺。
一点儿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说是和我住一间,可这牢房里那么多双眼睛看着,难道他还能轻薄了我不成?”
“是是是,您说得是。”
见云星染动了怒,狱卒头子不敢造次。
早就听闻礼亲王府的星染小姐不拘小节,脾气还不太好。
书评专区
医有为显示限量:出乎意料的好书,就开始的50章,是仙草的味道。本看人的第一本网文,当时看的非常入迷,反复看了好多遍。
你挺跳的:这书也太清新脱俗了吧,话说男主这种性格也是够够的,不过伢子描写还行,其他的就算了吧,颓废也就拉倒,关键还整一个不像样的结尾
游戏人生专用:理论性和趣味性结合的非常好的一本小说,爽点把控非常好,全文有挑战,但是男主永远胜卷在握,所以没有憋屈场面。
云星染顾锦玉_《白月光成亲后,我嫁了我的死对头》全文免费阅读
《白月光成亲后,我嫁了我的死对头》全文在线阅读
第7章 就连戴了多年绿帽子的武大郎看了都要自愧不如

三日的时间一晃而过。

姜寻大婚的日子很快到了。

大红的绸子从姜府一路铺满长街,偌大的京城里充斥着喜庆的氛围。

姜寻骑在马背上,宽大的喜服衬得他的身子更加清瘦。

周围所有人都是一片喜色。

只有他神色淡淡得像个局外人,脸上挂着麻木的笑意,心不在焉地接受着众人的祝福。

敲锣打鼓的欢喜声随着冬天的风,吹散至京城的各个角落,却唯独遗漏了礼亲王府。

这几天,云星染浑浑噩噩,无精打采。

她用过早膳,如往常一样到太爷爷云盛的屋子里请安。

院子里,只有老爷子一个人,正在打太极。

云星染抬头看了看高悬的太阳:“爹娘还没起吗?”

“他们早就出去了。”
云盛站起身,冷笑了一下。

“不过是迎个侧室进门,也不知道姜正荣那厮哪里来的脸,竟然将半个朝廷的人都叫了去,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姜正荣便是姜寻的父亲,现任翰林院大学士。

云星染侧头,敷衍地“哦”了一下,这才想起今日是姜寻大喜的日子。

云盛看出了她的低落,宽慰道:“星染,你也别怨你爹娘,他们也是不乐意去的。

可若是不去,就显得咱们府多看重这门婚事似的。

所以他俩必须去!不仅要去,还得风风光光的去!让他姜家明白,咱们礼亲王府的女儿,可不是非他们家不可的。”

云盛虽然老了,但脑子可不糊涂。

距离姜寻和云星染的婚期还有一个半月,那臭小子就敢娶个侧室进门。

这是在明晃晃地打礼亲王府的脸呢。

看着他义愤填膺的样子,云星染心里一暖,淡笑点头:“知道了。”

从云盛的院子出来,已经接近晌午了。

在府中待了这么久,云星染都快捂发霉了。

她决定出去逛逛。

此时迎亲的队伍已经进了姜府,看热闹的人散了大半。

云星染松了口气。

只是她没想到,这才刚出府,就被人拦了下来。

“姜酒?”看清来人后,云星染眉头一蹙。

“你不老老实实在府上待着给新嫂子敬酒,跑我这礼亲王府来做什么?”

姜寻在家中排行老二,姜酒是他的妹妹。

二人之上还有个哥哥,名叫姜岷。

可惜的是,姜岷因为常年镇守边疆,劳累过度,就在上个月因病过世了。

这也是为什么明知圣上为云星染和姜寻赐婚在先,可姜府依旧敢大张旗鼓举办婚宴,把乔清浅抬进府的的理由。

“谁说我是来礼亲王府了?这路又不是你们家修的。”
姜酒不屑地瞥了眼云星染。

然后她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腕:“本姑娘是来宁玉轩取镯子的。

这可是刚上的新品,我可是花了重金买下的,整个京城就这一件,据说是从西域……”

未等姜酒说完,云星染就嗤笑了一下:“不是吧,宁玉轩掌柜的话你也信?”

她嫌弃地瞥了眼那镯子:“这死亡绿,就连戴了多年绿帽子的武大郎看了都要自愧不如,也就只有你这个冤大头会买账了。”

姜酒:“?”

“云星染,你有病吧,就算和我不对付,也不至于拿镯子撒气吧?”

姜酒尖叫了一声,脸色涨得通红,原本她还挺喜欢这镯子的。

可如今被云星染这样一说,顿时就只觉得不吉利了。

这一局,云星染胜。

“我说实话你为什么骂我?”

云星染耸耸肩,不等对方作答,她倏地笑了,回归正题。

“姜酒,取镯子只是幌子吧?其实今日你是来监视我的。

怎么?怕我情绪不稳定,搅了你哥哥的婚宴?”

姜酒的眸光闪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云星染指着她的手腕:“这镯子是去年的款,早就卖掉了,再加上你面色发白,被冻得不轻,想必在遇到我之前,已经蹲在某个角落,被寒风吹了好一阵吧?”

姜酒:“……”

姜酒的沉默验证了云星染的猜测。

不想与她多说,云星染淡淡丢下一句“放心吧,我没那么闲”后,便离开了。

姜酒:“喂,云星染你要去哪里,等等我啊……”

“我不。”

看姜酒跟上,云星染像被狗追一样,不由得加快了步子。

她逃。

她追。

她插翅难飞。

就这样,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太白酒庄。

天字第一号包厢。

云星染冷着脸,不高兴地看着对面的姜酒。

“姜酒,你这人是吃狗皮膏药长大的吗?甩都甩不掉,真烦。”

“略略略,你跟在我哥屁股后面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嫌弃谁。”

姜酒吐吐舌头,拿起酒壶自顾自倒了一杯,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

这一局,姜酒胜。

云星染吃了一瘪。

被没良心的狗男人戴了一顶绿帽子,如今还要面对他那缺心眼的妹妹。

云星染心里堵得更慌了。

她无视姜酒,烦躁地拿起酒壶,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这里是娘亲和裴纪叔叔合伙开的铺子,云星染自知很安全,便也没那么多顾忌,敞开肚子喝了起来。

你一杯,我一杯。

两个小姑娘很快就晕晕乎乎了。

姜酒踢开地上的酒瓶子,跌跌撞撞走到了云星染的边上,抓着她的胳膊就是一阵摇。

“云星染,我问你,你……你当真……当真要放弃我哥了?”

“废话!”云星染被她晃得有些头疼,不过意识还算清醒:“他都成亲了,难不成我还要上赶着做小三吗?”

“男子三妻四妾,这是很正常的,你何必那么斤斤计较。”

姜酒不以为意,打她记事起,姜正荣就已经抬了几个姨娘入府,她在这方面早就习以为常了。

云星染:“这在你们府上正常,可在我们礼亲王府,那就是不正常的,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为什么要想不开,把精力浪费在一个已婚男子身上?”

云星染的家庭和睦。

家中长辈皆是一夫一妻。

深受熏陶,所以哪怕她再喜欢姜寻,也跨不过这坎儿。

她不允许自己向往的爱情出现丝毫的瑕疵。

有些事情是原则,不可以将就,也没得商量。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6-17 10:00
下一篇 2022-06-17 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