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献祭,我成了邪神

精彩节选

灵云大陆。

大唐,中都玄京府顾家。

偌大的家宅此刻安静无声,连寻常忙碌的丫鬟和护院都不知所踪。

今天是顾府每年的大日子,主母李瑶每逢七月十五,总会在府内设下祭台,祭拜神明。

可是今夜月色不显,顾府上空笼罩着漆黑的层云,远远望去薄雾环绕,好不诡异。

顾明绝睁眼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幽暗密室,整个人无法动弹,被捆绑在一张桌台上。

室内无人,只有点燃的蜡烛啪啪炸响,摇曳的烛光让人陷入对未知的恐惧。

顾明绝缓了许久,才确认一件事,自己穿越了。

此时,他已经成为了玄京府主顾镇阳不受宠的庶子。

而现在的状况根据记忆里的线索,也弄清楚了八九分。

这是顾家主母背着所有人秘密谋划的祭典!

挣扎了几下,被紧紧缠绕在身体上的细绳勒得生疼。

眼看四周幽闭的环境,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蜡烛燃烧过半,静谧的环境时间格外漫长。

忽地,顾明绝听见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传来,一群人排着队列,以相同的步调走进了密室。

只见他们一袭黑袍,将自己包裹得看不见身形,一张张脸隐藏在宽大的兜帽里,活像一尊幽灵。

他不知道形势如何只能继续悄悄装作昏迷。

黑袍人都默不作声,为首的那人和别人有些不同,宽大的黑袍上绘满黄色如三只伸长的触手一般的图案。

靠近顾明绝后,在供桌前摆放了许多祭品,并不停写写画画。

神秘的仪式不断进行,最后他们全都匍匐在地,不断跪拜,像在迎接什么。

倏地,顾明绝发现自己身体内涌出一缕缕黑雾,慢慢浮现在上空。

黑雾聚拢流转,不断翻腾,最终形成骇人的人形黑袍!

密室里的一群人依旧在不断叩拜,嘴里发出呢喃絮语。

直到放上祭品的那个领头人将头颅贴着地面,卑微祈求道:

“万物伴生,以风为始;

不可探知,不可名状;

以此为祭,吾主降临;

以人身祭品,许愿吾儿明宗试剑大会拔得头筹。”

顾明绝不动声色思考着:

“这声音果然是倒霉原身的后妈。看来为了自己亲儿子顾明宗,做这种缺德事不止一次啊。”

就在祷文诵念完毕,后妈李瑶从怀里掏出一把银色匕首,踱步向前来到顾明绝身旁。

兜帽的阴影也无法阻止李瑶眼里的狂热。

顾明绝虚眯着眼观察李瑶,被她美艳而疯狂的面容吓得不轻,眼见匕首刺向自己的身体避无可避。

就在这时,顾明绝一阵恍惚,脑海里传来神秘声音。

“恭喜宿主获得“邪神信仰”系统。”

“宿主需要不断积累眷族信仰,满足条件兑换神秘奖励。”

“宿主开局系统赠送大礼包,获取专属邪神,祝你好运。”

【获得黄印,召唤邪神无以名状者-哈斯塔】

【获得技能:邪神低语】

【技能描述:黑雾蔓延,所到之处狂气感染万物,不可名状的恐惧降临】

顾明绝立刻明白这是天降好事,自己有了金手指系统。

点击召唤!

一股奇妙的力量涌入身体,从身体涌出的黑雾像有生命力一般立刻和顾明绝产生了奇妙的联系。

顾明绝瞬间发动技能,邪神低语!

只见浮现在半空中那神秘黑雾人形伸手一指,呼啸而过的黑雾缠绕在所有人身上。

室内所有人立刻捂着脑袋,面色扭曲而痛苦,不断在地上扭曲爬行,痛苦不堪。

李瑶身上完全被黑雾包裹,她眼睛布满可怖的血丝,那一双透着妩媚的桃花眼瞪得浑圆。

随着黑雾的缠绕,她捂着耳朵,身体不断颤抖,匍匐在地上不断磕着头,口中也哀嚎求饶。

“吾主,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顾明绝和黑雾人形有种奇妙的联系,他试着操控着黑雾人从身体上空一步步走到李瑶跟前。

抬起黑雾人形右手,指了指自己供桌上自己的本体,试着用黑雾化身发出声音。

“眷者。”

聪慧如李瑶立刻明白了指令的意思。

挣扎着爬起来,用匕首划开了捆绑顾明绝的绳索。

顾明绝装作无知无觉,将黑雾召唤回一丝。

下面一群人感染的狂气立刻慢慢消失,原本耳边恐怖的呢喃声也逐渐消退,所有人都见识到黑雾的恐怖,跪在人形黑雾身边瑟缩发抖。

李瑶也知道自己失算了。

原本李瑶因意外得到了召唤仪式,尝试着对神明许愿。

第一次,祈求顾明宗蕴灵品级合格,没想到一下爆种获得了甲等一级,拜入十方剑派。

第二次,祈求顾明宗仙猎表现出众,神明送来了黄印符箓,结果五宗巡猎顾明宗在同级弟子中拔得头筹。

这次顾明宗又向母亲发来求助,想庇佑三年后的试剑大会夺得前三甲。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李瑶为此付出的代价。

献祭需要和顾明宗有关的血亲。

从李瑶的远亲,到顾明宗的堂兄,步步加码,如今献祭的亲缘只能是他的亲兄弟顾明绝。

原本前几次献祭李瑶谋划得天衣无缝,连带叶家家主顾镇阳求援五方书院也未探知到这两名亲属失踪的原因。

这次让叶家这个从来都低到尘土里的庶子献祭给神明,李瑶也谋划多年,完全想好退路。

但是这次却踢到铁板了。

顾明绝居然是神明钦点的眷者,李瑶又是后悔又是气急。

如此这般,只能先将他送回院内,装作无事发生。

顾明绝此时也没有痛下杀手,毕竟之前没有留下后手。在记忆中,灵云大陆仙门林立,保不齐就有可以探知真相的手段。

他此时刚刚穿越,若是背上弑杀主母的罪名,那可无法安身。

况且刚刚使用技能后,精神上也感到无比虚弱,而李瑶也明显被吓得不轻,也不敢轻举妄动。

顾明绝还是决定先求个平安才是上策。

随后,李瑶将装昏的顾明绝护送回了别院,一切事了才觉得心安。

而对于顾明绝来说,穿越的第一天,就在如此刺激的境遇下度过了奇妙的一夜。

“,”uid”:”6307557756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16:40
下一篇 2021-12-16 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