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小丫鬟

精彩节选

“小七!过来过来~~~”春红神秘兮兮的看看四周朝江小七勾勾食指。

“什么事?”小七甩甩手里的抹布慢吞吞地走过去。

“你听说了吗?听护卫小六子说大少爷房里的贴身丫鬟小怜昨天晚上试图爬上大少爷的床,被大少爷扔出了房门,现在还躺着起不来呢,这下小怜肯定在府里呆不住了,夫人还不把她撵走。谁让她平时仗着自己是大少爷的贴身丫鬟对我们趾高气昂的,谁都不放在眼里,还妄想当大少奶奶,这下好了,自作自受,活该!”春红一口气说完,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灌了自己一大口水,脸上仍然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

“你怎么不说话?”春红见小七仍然一副呆呆的样子,用手肘顶顶她的肩膀。

“没什么,只是觉得人生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今天还一帆风顺,明天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所以说啊,下人就是下人,就该看清自己的身份,就像我们,尽心尽力的伺候好主子就好,不该想的啊,趁早断了念头,哎!如果像小怜那样飞不上枝头变不成凤凰不说,连害了自己的下半辈子也没了着落!”春红说完耸耸肩,继续忙上手头的事。

小七放下手里的摸布,走出房门,树上的叶子开始变黄了,有几片已经被风吹落,安静的躺在地上,任路过的人随意践踏。秋天了啊!自己来这里已经三个月了。

当初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还是一个自己不知道的年代,身上穿着一件已经认不出颜色的衣服,厨房里的张大娘说自己是刚被府里的总管买回来的,以后就在这里干活了,只要手脚干净,懂事些,也算有口饭吃。

经过几天的适应,从其他人口里得知这里是相府,老爷是当朝左相,刚强正直,是一位人人赞不绝口的好官。府里还有一位夫人和两位少爷,平时他们这些下人都没什么机会见到。这样也好,平淡是福嘛。

江小七在附近湖里洗澡的时候透过水中的倒影才发现,原来真的是“改头换面”。想必身体的主人一定吃了不少苦,因为从上到下没有一处是完整的,都是疤痕,旧的新的交错着,真是惨不忍睹,也许是因为这样,身体主人最终没能熬过去,小小年纪却遭了这样的罪。也因为这样,自己这缕异世的孤魂才会附在这个可怜的女子身上。身体的主人不算矮,应该有一米六左右,可是却很瘦,身上几乎可以说是皮包骨了,脸色也不好,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看起来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可怜小小年纪却被折磨的如此没有人形。经过自己三个月的细心调理,她的脸色渐渐好起来,也变的红润了些,既然老天选择让她江小七来到这个世界继续生活,那她也只能顺其自然的努力生活下去,21世纪的自己不也是随遇而安的个性么。看过太多的古代小说和有钱人家内部的针锋相对,江小七遵循着“少说多做”的生活态度,想安安稳稳的度过自己的一辈子。反正自己在现代也没有家人,在哪里生活还不都是一样。既来之,则安之……

“碰!”啊!自己边走边想事情,好像撞到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反正这府里是个人都比自己大,尽管说对不起就对了。江小七九十度鞠躬,把头低的死死地,一个劲儿的道歉。

“大胆的奴才,瞎了你的狗眼,竟然冲撞了小少爷,如果小少爷有个好歹,你十条狗命都不够赔的!”一个紫色衣服的大丫鬟用手戳戳江小七的脑袋。虽然她的声音很大,语气也霸道,却看不出她眼里对主人的任何关心和心疼,只是充满了轻蔑和幸灾乐祸。甚至没有伸出手扶起还被撞坐在地上的小孩。

江小七稳住自己被大丫鬟因用力戳而向后微仰的身体,微低下头看向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正在轻轻拍打衣服上的尘土的小孩,这就是展家的小少爷吗?

她从春红嘴里听说过,这位小少爷是老爷的侧室所生。小少爷的娘当年是万花楼的花魁,貌美如花,倾国倾城。虽然身在万花楼却卖身不卖艺,后来与老爷相识,一见钟情,便被老爷带回府里做了二夫人。他们很相爱,再加上夫人一心向佛,也是个温和性子,一家人过得也算美满幸福。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二夫人有喜,本来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却在临盆当天难产,孩子保住了,大人却没了。从那以后府里的气氛似乎一夜之间就变了,老爷办完二夫人的丧事后几乎很少说话,更别说笑了,大夫人本是信佛之人更变得日益沉默,大少爷的暴戾性子却一天天显露出来,为这没少挨老爷的打骂,父子之间更是说不上三句话便开始动手。而刚刚降生的小少爷自出生那刻起便交由二夫人的陪嫁丫鬟秋慈照顾,老爷很少去看他,也许是他跟他娘长的太像,怕看到他又想起早逝的侧室,也许是他恨他的出生害死了他心爱的女人,众芸纷说,什么原因谁又能说的清呢?

小少爷越长大越不爱说话,除了每天向老爷夫人请安以外,几乎不说话,也不爱出门走动,没有朋友,更没有小孩子承欢膝下的天真,由于相爷和大少爷的忽视,连带着府里的下人也不太重视这位小少爷。

江小七把心思调回眼前的小孩身上,六,七岁的样子,大大的眼睛很是清澈,像两颗晶莹剔透的宝石,长长的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小嘴轻抿着。他的脸上没有六七岁孩子该有的天真活泼,也没有刚刚因为被撞倒而产生的愤怒,而是一种淡然无所谓的表情。小七很惊讶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出现这样的表情?展家小少爷不像他们,从小过得颠沛流离,挨打挨骂的生活。就算没了亲娘,身为相府少爷也应该过着锦衣玉食,说一不二的日子吧。小小年纪怎么会如此温和隐忍呢?

小七不由得想到了自己,自己小时候在孤儿院长大,没有父母的疼爱,受尽其他小孩的欺负和嘲笑。慢慢的封闭自己,不愿意被别人打扰,只想缩在自己的壳子里安静的独自舔伤口。

江小七真想走过去摸摸他的头,问问他痛不痛?她觉得这个小孩脸上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事实证明,她真的这么做了。因为此刻她的手正在小男孩头上。没有想象中被无情的拨开,也没有恐慌的闪躲,小男孩只是站着,没有动,可是他的眼神却变了,不是刚才那种冷漠疏离的眼神,而是充满惊讶疑惑。

旁边的大丫鬟也被江小七大胆的举动震惊的楞在原地。她们虽然平时也不把小少爷放在眼里,老爷明显的不宠爱他,所以她们平时都只是形式上的伺候着,并未真的把他放在心上,当作主子般尽心尽力的伺候。尽管如此,他到底还是少爷,是主子,再不屑也不敢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可是这个贱奴是疯了吗?她在干什么?竟然敢冲撞少爷。被管家知道了,不只她的小命难保,连他们伺候少爷的丫头也没好果子吃。

“痛吗?”小男孩摇摇头,眼睛里似乎有一种透明的东西在闪烁,他却狠狠的握着小拳头,嘴抿的死死的,忍着没让它掉下来。江小七把小少爷头上的手放下来,把他的小手紧紧的握进了她那也不算大却很温暖的手里。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等到紫衣大丫鬟回过神来的时候,江小七和小少爷已经不见了。天哪!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竟然把小少爷给弄丢了。还有,刚刚的贱奴是哪个院里的?她究竟把小少爷带到哪里去了?老天!虽然平时日没有人管这位少爷的死活,可是他毕竟是左相的公子,管家知道了,她一定会被剥下来一层皮。

“,”uid”:”255045570632393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19:10
下一篇 2021-12-16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