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爷的小撩精无法无天

精彩节选

闪烁的霓虹让城市的繁华与落魄泾渭分明,站在临江市唯一的六星级酒店,这种撕裂感就会更加明显。

林瑶通过落地窗,看向来来往往的车辆,叹了口气,随后身手矫捷的攀爬在光滑的建筑外壁,接着一跃落在了隔壁房间的阳台上。

她是来临江市就是为了见秦纵,但他去的地方都非富即贵,今天她才攒够了钱,咬牙买下他隔壁的房间,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当年一同流浪的日子。

秦纵洗完澡,边擦拭头发边往外边走,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和林瑶狭路相逢了,女孩长相清纯,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是要将人溺在其中。

这些年有不少人往他身边送人,以往的都是些浓妆艳抹的妖艳女子,他都一一拒绝了,他以为那些人会识趣点,没想到这才没多久,就给自己换了个新款。

“出去。”秦纵皱了皱眉头,他才应付完各路神仙,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花时间。

林瑶从青雾山来到临江市,光是在路上就走了小半年,好不容易闻到了秦纵的味道,还没说上话,怎么可能离开。

秦纵不记得她很正常,毕竟现在的她和当年隔着物种的差距,但他居然叫自己出去。

林瑶双眼明亮的看向秦纵,有些不明所以。

秦纵看了一眼背对他的女孩,“我出来之后,希望不要看见你。”说完便拿着睡衣打算回浴室换上。

“我不走。”她的声音很好听,不过一句硬骨头的话在她嘴里说出来,没有半点气势。

秦纵看了一眼这位年纪偏小女孩,俗话说逼良为娼和劝人从良,都不是君子所为,但他今天才促成了个大项目,心情不错,觉得自己有必要劝说一下眼前这位女孩,说不定还有救。

“多大了?”秦纵看向赖着不走的女孩。

林瑶想了很久,心里经历了好几番计算,才回答出了一个数字,“18岁。”

秦纵深吸一口气,这女孩才成年,估计是被熟人骗过来做这个的。

“你年纪还小,很多事都还不懂,天下是没有免费的午餐的,不劳而获不是长久之计…..”秦纵难得温柔的劝说道。

虽然林瑶不明白秦纵现在为什么要和自己讲这个,但她还是很赞同他的说法,秦纵生活的这个地方不仅没有免费的午餐,早餐和晚餐也没有,更别说宵夜了,刚刚到这里的时候,她就因为不懂规则,拿了人两条鱼,被追了整整三条街。

“对,我知道,勤劳勇敢,自强不息。”林瑶眯着眼睛笑了笑,此刻她完全的忘记了他刚刚还在叫自己离开这件事。

秦纵愣了愣,她笑起来还挺好看,“做这行多久了?”听到她这样回答,证明还有救。

“哪行?”林瑶不明所以。

到这时候还在维持人设,秦纵忽然就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和她多费口舌。

“半夜进男人房间这行。”秦纵从牙缝里蹦出了这几个字,仿佛多难为情似的。

林瑶仔细的回想的一下,她来临江市一年了,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为了得到免费的早中晚餐,给人涮了两个月的盘子,后来她才知道给人涮盘子是要拿工钱的,她一气之下将将老板揍了一顿,就失业了。

机缘巧合下,她看见了一个报道,报道上说只要找到图片上的人,就奖励二十万,她花了两个月,终于将图片上的人送到了警察局,拿到了钱,换到了金条。

从此以后她就换了个职业,还加入了组织,人们管这行叫赏金猎人,抓逃犯就是要在晚上行动才好,她的种族也喜欢在夜里行动,确实也会夜里到男人房间。

林瑶还在思考,但秦纵见她半天不说话,对这个自甘堕落的小女生也失去了耐心。

“需要想这么久吗?”

他神情很奇怪,当年母亲说她又笨又没用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后来她才知道母亲是想让自己多学些本领。

“不用想那么久,我大概干了半年多了。”说完还讨好似的冲秦纵笑了笑。

“你还挺自豪。”

“是挺自豪的,我们头儿前天还夸我业务能力强。”林瑶得意的向他分享自己的成就,忽略了男人越来越黑的脸色。

这回答让秦纵确定了这女孩背后可能有组织卖淫,但这事最好还是警察局来管最好,也不知道她背后的组织是怎么给她洗脑的,她对这事,居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你们组织多少人。”秦纵继续打听道。

“三个人,但老大说如果效益好的话还会扩张。”林瑶一本正经的回答到。

没想到她还真敢回答,但又想到来嫖娼的人也不会举报自己,所以她才敢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主要都干什么?”这人数着实有点少,想秦纵好整以暇的问道。

“我负责外业,老大和老二是辅助。”

“另外两个不出来干,就你一个人干这个?”秦纵还真没遇到过脑子这么笨的人。

“是啊,老大说我长的好,有迷惑性,最重要的是本事强,一般人被我遇上都逃不了。”

本想把她送到警察局的,但一想像她这样被卖了还给人数钱的人,就算出来也本性难移,对这种脑子坏掉的人他一向没有什么耐心,“你走吧,我劝不了你。”

林瑶抬头看了一眼秦纵,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人类真的好复杂。

“我怎么了,你为什么老想赶我走。”林瑶问道。

秦纵看着她瞪得老大的眼睛,那眼神委屈极了,仿佛他就是个骗人感情的大渣男,怪不得她说被她遇上的人都逃不掉,确实我见犹怜。

“我不管是谁叫你来的,但我不需要你,你打哪里来回哪里去吧。”秦纵拔高了声音。

“我自己来的,没人叫我来。”林瑶反驳到。

听闻秦纵冷笑了两声,“那你可真是出息,这酒店的门票可不便宜,但你今晚终将血本无归。”说完还不忘补充道,“出去时记得把门带上。”

“我都说了我不走,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她说完就往床上一躺,还不忘将被子裹满了全身,她是来报恩的,但母亲说不能在任何人类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他一定是没有认出自己才会这么凶的,林瑶委屈的安慰着自己。

秦纵看了一眼这个无耻的女人,他一向有洁癖,这张床他是绝对不会睡的。

“那你就住这里吧。”说完秦纵拿上外衣,进了浴室,他一边进往浴室走,一边给秘书发消息,要他重新准备一间房。

林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她好不容易才见到了他,是绝对不会走的。

秦纵换完衣服,拿上房卡,直接往外走,秘书已经为他开好了房间,这不知廉耻的女人他是不想管了。

见秦纵一言不发的就往外走,再结合他刚才说的话,立马就从床上跳了起来,瞬间冲到了他面前。

“你不准走。”林瑶死死的抱住了秦纵。

此时的秦纵显然已经徘徊在暴怒的边缘,也没有仔细思考为什么她的速度会这么快。

“放开。”

“我不。”她语气中充满了固执。

秦纵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不善的说道,“我不打女人,如果你再不放开,我…..”

他话还没说完,林瑶便捂住了他的嘴,想不到这女人竟然这么大胆,

“放开。”秦纵语气低沉,熟悉他的人都应该知道,他此时已经在发怒的边缘。

林瑶再次捂住了秦纵的嘴,并直接将他公主抱到了房间,用她刚才滚过了床单将他裹的严严实实。

“,”uid”:”9329959557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20:00
下一篇 2021-12-16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