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我在冷宫当首富

精彩节选

“频道设定为北萧,时空隧道参数调整为50。”

“投放智能AI。”

“回溯计划,编号331,启动。”

“警报!警报!参数异常!时空隧道还有二十秒启动自毁程序!”

“曦和!!”

“嘶。“傅曦和睁开眼,缓了片刻眼神逐渐清明,视野中出现一小片蓝天白云,干净透亮,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天空了。

她深吸一口气,脑袋嗡嗡作响,里面好像有一个定时炸弹似的。她撑着地试图起来时,却发现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原地休息片刻,勉强站起来后却因酸软无力摔了回去,腰间传来的潮湿粘腻提醒着她身下泥坑的存在,身下变味发臭的烂泥,双腿上几个泛黄带着虫洞的青菜叶子,无一不在提醒着她此刻有多么狼狈。

傅曦和站起身,正午的阳光直射下来刺的她眼睛生疼。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遮挡,袖口上那朵青绿花朵就在此时映入眼帘。

羊乳花?

傅曦和没有记错的话,羊乳花乃卫氏王朝独有,她身上怎么会有?

正想着,就听见脚步声匆匆而来在她身边停下。

几个身着花花绿绿的中年女人将她拎起来狠狠地扔在地上:“没眼力见的东西,敢挡徐姑姑的路,还不滚远点儿!”

说完,便立马换了个谄媚的表情冲着不远处那个同她们年纪差不多,衣着却华丽许多的女人弯腰讨好:“徐姑姑,您这边儿走,仔细着脚下。”

她看着那群夫人簇拥着那个徐姑姑离开,又休息了好一会儿,扶着树勉强站起来稳住身形。

眼前红墙绿瓦,时不时还有手握弯刀的士兵列队从太阳底下路过,人群里偶有几道打量警惕的视线投向她。

一切都显得那么虚幻,此时脚踝传来刺骨般疼痛将她拉回现实。

纵然万般不愿,她也只能承认,自己穿越了。

还是穿越到自己一直研究的北萧。

傅曦和的思绪如一团乱麻,前一秒还在调试机器,助手帮她记录,下一秒机器爆炸,她被时光机传送到北萧。

而最让她疑惑的是,她是谁?

还未等她将这些疑问一一捋清,前方传来暴喝:“什么人敢拦御驾!”,她抬起头还未说话,就看见那人自腰间拔出软剑,吼道:“有刺客保护圣上!”

饶是她自小在国外长大见多了市面也没见过这阵仗,当即呆在原地,

茫然地看着那一柄柄长枪,竟连否认都忘了。

也没留意到她的对面正是北萧第二任皇帝,景嘉帝卫重云。

再说卫重云坐在步辇居高临下地望着包围圈中如受惊小鹿般的女子,纵使那女子蓬头垢面,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亲口下旨禁足于淮宁殿,当初费尽心思才娶进来的皇后。

奇怪的是傅曦和是宫里出了名的乖顺懂事,待人接物面面俱到,时时刻刻将宫规礼仪牢记在心,今日怎会偷跑出来,又落得如此境地?

“我不是刺客。”对峙良久,傅曦和也琢磨出面前这人不太好惹,便收回视线佯装惧怕怯生生解释道:“我迷路了。”

卫重云见傅曦和遥遥望着自己,眼神充满了惊恐与警惕,想起前几日暗卫曾经来报,说皇后在宫中不慎摔倒,太医诊断说是头部受伤,会不会有后遗症还需观察。

看着面前之人手足无措,想到太医说后遗症之一是失去记忆,卫重云心中一悸。

他双手藏在袖中暗自握拳,面上却仍装作云淡风轻,面无表情说道:“连瑞静,将傅氏送回宫中严加看管,另外,去查查今日谁当值,竟敢玩忽职守让傅氏私逃了出来。”

皇帝不在意,那些靠人脸色生存的太监自然也不会管那么多。

傅曦和被连推带搡地赶到了墙边,她看着男人闭着眼撑着下巴一晃一晃地消失在拐角处,连半个眼神都没留给自己,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慌乱。

“娘娘,快走吧,若是被椒房殿娘娘看见了,您又得受苦了。”说话的是小信子,从前经常帮皇上送东西传话给傅曦和。

整个后宫都知道,傅曦和虽跟皇上不对付,可对待这些丫鬟太监还是挺客气的。

因此傅曦和落难之后,那些丫鬟太监纵然受了自家主子唆使去暗害她,却也碍于往日情分,并未有什么大动作。

二人一前一后低头走了好一会儿,不时有丫鬟侍卫排着队从一旁走过,眼看前方要转到小路,傅曦和看准机会快步上前与小信子并列,她看出来小信子对她没有恶意,是个能打听事儿的人。

“我是哪个宫的人?”她方才听见他叫自己娘娘,想来应该也是什么宫的妃子吧。

“您是淮宁殿的主位,是咱们北萧的皇后呀。”小信子悄悄打量了她一眼,想着,废后也是皇后,他也算没说错。

“皇后?!”

傅曦和得知自己的身份,一下子没控制住音量,惹得旁边过路丫鬟纷纷侧目,小信子唯恐出事,连忙回过身急切道:“哎呦喂,娘娘您可小点儿声。”说着清了清嗓子看向周围那些试图看热闹的丫鬟太监朗声道:“看什么呢,仔细你们的皮!”

那些人认出这是御前伺候的信公公,赶忙行了礼四散而去。

余下的路傅曦和再未开口,萦绕在脑海中的问题都已有了答案,此刻的她只需要时间来接受消化这些。

跟着小信子又拐了几条小道,傅曦和终于回到淮宁殿,门口看守的侍卫冷冷扫了她一眼,转过身将封闭落灰的宫门打开。

宫墙内约莫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正揪着手帕走来走去,一见到傅曦和便扑了过来,再看见她这副模样,便又忍不住流下眼泪。

“娘娘您可回来了!”

傅曦和被这女子撞了满怀,也不知她为何抱着自己哭泣,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轻抚后背聊以安慰,可这手刚碰到衣衫便感觉怀里一空,一个面色凌厉的女子将小姑娘拉开,大声呵斥:“你真是越发没规矩了。”说着转过身来,对着小信子连推带搡地把他送到门口。

傅曦和被这一连串状况弄得摸不着头脑,只愣在原地看那女子从袖中掏出什么塞给小信子,而后朱红色宫门被重重关上,那女子转过身,死死盯着自己,仿佛自己是她的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娘娘您进宫也不久了,从前您有皇上宠着爱着,怎么使小性子奴婢都管不着,可如今,您跟丧家之犬也并无区别,希望您懂点事,不要再连累淮宁殿了。”

“你在说什么?”傅曦和皱起眉头困惑地看着她,想起史书中只提到继后,对于傅皇后确是一笔带过,难不成,与这女子所说有关?

可她究竟做了什么,竟让自己宫中贴身伺候的宫女都对她满是怨恨。

“桑芩姐姐,娘娘刚回来,这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被换做桑芩的女子冷哼一声,双手抱胸讽刺道:“也就惠若你年纪小什么都不懂才会相信所谓的误会,哼,知人知面不知心。”

说完桑芩便不再言语,从傅曦和身边过去时,更是有意无意地撞了她一下,若不是惠若眼疾手快扶住她,只怕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uid”:”396665298118302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20:50
下一篇 2021-12-16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