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医在上:战神要入赘

精彩节选

夏日,午后。

半月湾,云淡风轻。

此湾三面环山,一面向海。

一袭洁白细软的千里长滩,镶嵌于青山碧水间,宛若一弯新月。

远处,绵长的海岸线上,红树林绿意盎然。

近处,高大的椰树林下,矗立着一个竹子与芭蕉搭建而成的小棚屋。

棚屋之下,一张桌子,两张藤椅。

一女子上身着绛紫色短衫,下身着浅褐色短裤,正躺于藤椅之上,翘着腿,眯着眼,一脸惬意。

不远处,一只巨型海龟静静地趴着。

海风轻拂,湛蓝色的海水悄悄涌入海滩,又悄悄退去。

徒留下无肠公子在海滩上横行。

太阳悄然挂在了半山腰上。

此刻,半月湾里,时光清浅,岁月安然!

身后,山崖之上,深山老林里,古木参天,遮天蔽日。

嗖——

山崖边,一棵巨型榕树上倏地飞出一颗果子,疾如流星,似暗箭般,径直射向藤椅上的女子。

只见那女子依旧眯着眼,只突然间,小手一伸,竟稳稳当当地接住了。

看也不看,随手一抛,正好砸中一旁的大海龟,惊得海龟急忙伸出脑袋,展开四肢,迈着笨拙的步伐火速逃窜。

“别闹!”女子喃喃一声,懒懒地翻了个身。

紧接着,大榕树上又是“簌簌”两声。

只见一名青衫男子从榕树中飞出,轻轻一跃,顷刻间,便站在了女子身旁。

此女子名唤花千陌,青衫男子是其师兄司明。

“啧啧啧!又穿成这样,若是师爷瞧见了,又得说……”

“伤风败俗,不知羞耻,成何体统……”

花千陌懒懒出声,接上了他的话。

“你知道便好。你说你,哪里还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司明边说着,边躺上了另一张藤椅。

“那你说你,有半分男子的模样吗?”

花千陌缓缓睁开眼,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妖孽。

说是妖孽,一点都不为过。

此人虽身着男装,但若是外人瞧见了,定以为是个女儿郎。

你见过哪家男儿长得是——

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香娇玉嫩秀靥如花!

特别是那双异域风情的眸子,美目低回,星月无晖。

只见此妖孽轻哼一声,幽幽地转过身,纤手支额。

转动间,扯动了衣襟,修长的玉颈下,锁骨白皙分明,几缕青丝拂过,若影若现。

那深邃的凤眸恰似一湾不见底的深泉,正直勾勾地盯着花千陌。

“你……你不要这个样子,我怕我把持不住。”

花千陌忙用手捂住眼睛,指间留了条小缝。

造孽啊!

看着这副活色生香的美人图,她一女的都感觉心神荡漾。

司明凤眸微转,薄唇轻启:“陌儿就这么喜欢我?那不如……嫁给我吧!”

“别,请不要误会。我只是垂涎你的美貌而已,别的不感兴趣。”

花千陌慢悠悠地坐起身,拿起桌上的青椰,喝了一口,接着说,“况且,我的命格担待不起你这样的妖孽。要不起!要不起!”

花千陌连连摆手,一副我不配的样子。

司明邪魅一笑:“陌儿总是这般可爱,师兄不嫌你丑。”

一听这话,花千陌立马炸毛,勃然怒目道:“你才丑!你全家都丑!”

只见她杏眸微嗔,说话间,白嫩如玉的脸颊上,泛起一对浅浅的酒窝。

翠羽之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

这般怒目的小模样,反倒显得十分可爱。

花千陌的长相也算是出尘脱俗、清丽可人。

但若与眼前人一比,还真算是姿色平庸。

“你看看你,这张胖脸,天天就知道吃,总有一天会吃成一头胖猪!”

司明一把捏住花千陌的脸蛋,动作尤为熟练。

“你快放手,你这是什么癖好?我这是婴儿肥,婴儿肥?懂不懂啊?”

“没听说过,小胖猪。”

“你快放手,不要逼我动手啊。”

“来啊,你哪门功夫练得比较好?都使出来!”

“……”

话音刚落,花千陌一掌就朝着司明劈了过去,凭借掌心之力,运着轻功退到了后面的沙滩上。

司明侧身一躲,脚尖轻点,瞬间就追了上去。

“你个臭不要脸的,以大欺小!”

“那是你自己学艺不精,好吃懒惰!”

“你跟我较什么劲啊?我是让你来看日落的,我们就静静地欣赏大自然的美景,不好吗?”

“看日落不耽误试你功夫,让师兄看看你最近有没有长进?”

两人嘴上说着,手上功夫也一刻未停。

往来二十几个回合,花千陌明显不敌,边打边退。

司明紧追不舍,招式凌厉,单手直取花千陌的脖颈。

花千陌咬着牙,急速后退,脚尖划过海面,浪花飞溅。

司明的手快要碰到花千陌脖子的时候,突然一顿。

只见他唇角一勾,一个反手,一把抓住花千陌的衣襟,将整个人轻轻地向上一提,重重地向后甩去。

砰——

一瞬间,海浪似烟花般炸起,直冲云霄!

花千陌整个人狠狠地摔进了大海里!

良久,激荡的海平面上,倏而“呼”的一声,花千陌从海里冒出了头。

“咳咳咳…….”

她大口喘着气,不小心呛了口海水,正弓着身子,拍着胸口,使劲咳嗽着,上气不接下气。

此刻,花千陌的头发凌乱不堪,全部湿答答地裹在脸上,头上还顶着一团翠绿色的海草。

“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一身狼狈的花千陌,某个祸首在一旁笑得猖狂。

天边,落日辉煌!

夕阳慢慢跌入海平面,半边天炙热地燃烧了起来!

落日脚下,海水被夕阳浸染成了血红色!

狂风突起,海浪翻涌!

花千陌全身尽湿,海水沿着发丝滚落,滴滴答答。

她狠狠扯掉头上的海草,攥紧了拳头,目光阴鸷,死死地盯着不远处——那个笑得花枝乱颤的妖孽。

残阳如血,落日熔金。

夕阳下,花千陌双目猩红,周身迅速燃起一团火红烈焰。

“你来真的啊?混蛋!去死吧!”

花千陌将全部内力集于掌心,借着一波翻涌而来的海浪,一掌击出。

刹那间,海水似有了生命般,急速升至五丈开外,似一堵水墙直直地撞向司明。

说时迟,那时快,司明暗道不好,急速运功逃离。

但!

终究晚了一步。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司明瞬间被水墙吞没,没了踪影。

“完美!”

花千陌咧着嘴,做了一个完美的手势。

她慢慢转过头,看了眼天边的残阳。

嗯,真美!

花千陌瞬间心情大好,她沐浴着夕阳余晖,哼着小曲,优哉游哉地朝着岸边走去。

身后,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已全部没入了海平面。

天边,只剩下一抹橙红色的云霞吻着苍穹。

远处,百丈之外,司明从海里挣扎着冒出了头。

他用力地抹了把脸,幸好刚刚及时闭了气。

他低头看着自己这一身,不由地嗤笑着摇了摇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这个睚眦必报的丫头!

“大美人!别顾影自怜了!我们该回去了!”

远远地,花千陌的声音从岸边传来。

这个臭丫头……

司明胡乱地捋了捋头发,转头便朝着岸边游去。

日落西山,暮色四合。

二人全身湿透,正沿着山间小路向上走,边走边斗嘴。

“你有病吧,没事扔我下水干嘛。”

“开个玩笑,何必当真!”

“那我明天给你配副毒药,你也吃着玩玩?”

“呃?这个,就不必了吧。”

“也开个玩笑嘛,礼尚往来。”

“你个小没良心的,你看看我现在这幅样子,咱俩扯平了!”

“哼!”

“,”uid”:”426655912139625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20:50
下一篇 2021-12-16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