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陆总,你披着的羊皮掉了

精彩节选

“啊——”

随着最后一次匕首刺入肩膀,用力搅动,谢落薇再也忍不住痛苦,打喉咙溢出歇斯底里的声音,血滴滴落在甲板上,蔓延到她同父异母的继妹谢落白脚下。

谢落薇被折磨的无力挣扎,任由谢落白扯着她的手指,蘸上温热的血液,再按到她“亲笔”写的遗书上,白纸黑字衬得指印鲜红刺眼,“今天我若是死了,就是谢家也救不了你。”

“谢家不行,我还有陆秦风顶罪啊,你可别忘了,今天是他把约你出来的。”

听到心上人的名字,谢落薇心里一惊,“我俩的恩怨与他无关,不要牵扯旁人进来。”

谢落白笑着蹲下,视线和她持平,“可陆秦风不这么想,他在知道能帮我以后,很是开心呢。”

知道谢落薇最讨厌“姐姐”这个称呼,谢落白故意咬字更重,“姐姐,今天就是他帮我约你出来的。这会儿,他应该正在酒店等我回去呢。”

“呸,痴人说梦!”谢落薇毫不犹豫地唾弃道。

像谢落白这样沉不住气的人,要是真答应和陆秦风在一起,早就拿来气她了,哪里还能等到今天。

况且陆秦风要是在知道谢落白的真实面目后,还喜欢她,就算她谢落薇眼瞎。

这句话无意戳中了谢落白的痛处,她站起身,抬腿踢在谢落薇肩膀的伤口处,将人踹翻在地后,起身拍拍手,两个保镖便将失去意识的陆秦风抬上甲板边缘,准备随时扔进海里。

“这白痴,在知道我的计划后竟要坏我好事,便让我顺便带了过来,现如今放了他也行,只要谢大小姐磕头求求我,没准我就好心将他送回去。”

谢落薇闻言,努力支起身子,一次又一次将头重重磕在地上,泪流满面,“谢落白,念在他喜欢你这么多年的份上,我求求你放过他吧,我求……”

“砰——”

陆秦风落海的声音打断了落薇的乞求,她刚往船边移动了一下,就被保镖一脚踹回了原处,痛到发不出声响,只能死死瞪着谢落白。

“哈哈哈哈哈,也不用太过伤心,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当年救你的人是陆符言,而不是陆秦风。”

当初救她的人是陆符言不是陆秦风?

为什么陆符言从未和她说过?

那她岂不是一直谢错了人,还将两个无辜的人都拖进这场闹剧!

“本以为你一直傻傻的错爱陆秦风就算了,竟还勾引符言哥哥娶了你,要不是你,陆家少奶奶的位子,早就是我的了。”

“陆氏集团总裁夫人与情人私奔,半路被抛下,心痛地留下遗书跳海自杀……这样的新闻登报,你说符言哥哥会不会后悔,当初救了你?”

谢落薇的恨意还来不及释放,她整个人便像垃圾一样,被丢进了海里。

看着不远处向她游来的鱼群,落薇想着若有来世,她也一定要让谢落白,像这样死无全尸!

“谢启刚,咱家落白喜欢了陆符言多久,你居然让谢落薇那个小杂种去联姻!”

外面传来的尖叫声和谢落白的哭声将落薇吵醒。

她艰难睁开眼,房间柜子上熟悉的台灯,率先进入她的视线。

自己竟然没死,还被人救回谢家?

落薇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竟然光滑如初,难道刚才是在做梦?可脸被割裂的痛太真实了。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刘婶站在门外,压低声音叮嘱她,“大小姐醒了吗,老爷叫您下楼,说是要商量与陆家的婚事。”

这谢启刚又犯什么神经,陆家唯一适婚的陆符言早就和自己结婚了,还和谁谈论婚事?

落薇突然想到什么,瞬间下床开了门,“刘婶,今天是多少号?”

“大小姐,今天是八月九号啊,您今天不是特意回来给老爷过生日的吗,怎么忘了?”

“那今年是哪一年?”落薇记得谢启刚的生日,在3个月前就已经过完了。

“2018年啊,大小姐是梦魇了吗?”刘婶摸了下落薇的额头,还好不烧,“快来,去听听婚事的安排,也好让你母亲的在天之灵得以安心。”

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落薇本不屑去理会父亲谢启刚的,但她不想让刘婶为难,稍微收拾后,便下了楼。

等她到了楼下,看见已经坐在餐厅里,背对自己的刘美萍母女,落薇紧握的拳头,指尖泛白。

上一世母亲拿出所有的嫁妆与谢启刚共同创业,在生下她后又专心在家照顾自己,可没想到的是,公司职位被谢启刚和刘美萍联合架空了。

母亲年轻时就积劳成疾,半生心血又被这二人夺走,长期的抑郁,导致她在自己6岁那年,便骤然离世。

母亲走后还没过两周,谢启刚就带着他的秘书刘美萍及两人的私生女,一同住了进来。

而那个私生女谢落白,竟只比她小5个月!

谢落薇,谢落白……谢启刚为了不让小三母女被人指指点点,居然在名字上混淆视听。

正是因为他们这群人放纵谢落白,才导致自己被胆大包天的谢落白谋杀,葬身鱼群尸骨无存。

既然老天让自己重活一世,那她定不会让这对狗母女好过!

落薇站了一会儿,刚换好衣服下楼的谢启刚,打断了她的沉思。

他从身后揽着自己往餐桌的方向走,前所未有的亲昵让她感到不适。

落薇拂开谢启刚的手臂,自行入座。

谢启刚意料之外的竟然没恼,端起酒杯扬声,“借着今天是我的生日,宣布一个好消息,最近陆家与我们公司合作的很满意,陆老爷子想让落薇与自己孙子陆符言联姻。”

刚才就对着父亲大闹一顿的谢落白,再一次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谢启刚,你就不能再想想办法吗,咱家落白怎么就不如她了!”刘美萍心疼自己的宝贝女儿,瞪了一眼落薇,凭什么好事都让这个小杂种占了。

“呵!可能是大户人家都讲究个嫡庶之分吧,小三上位的女儿,总归不比原配女儿来的好听。”落薇漫不经心得摆弄着指甲,说的话却恶心到了,在场的所有人。

呲——椅子随刘美萍愤怒地起身,发出刺耳的声音,她伸手颤抖的指向落薇,却气的白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落薇丝毫不理会一片混乱的场面,“我虽然不同意与陆符言联姻,但他也绝对不会看上谢落白,你死了这条心吧。”

她对着谢启刚说完这些话,便转身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谢启刚慌乱间看向楼梯上的落薇,总觉得他这个大女儿,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躺到床上的落薇,愤怒地想着,上一世自己真是给她们脸了,本来不屑于理她们,还真以为是自己怕了她们。

“,”uid”:”280639837806428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20:50
下一篇 2021-12-16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