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超甜悍妻有空间

精彩节选

“啊——!痛……好痛……”

疼痛让江瑜睁开眼,入目便是一间逼仄又破烂的屋子。

“你还有脸喊痛?都几点了还没做好饭,我们家娶你来是享福的吗?”

一个妇人一脚踢在了江瑜的肚子上,收脚时才发现自己鞋子上染上了血迹,她心里一慌,嘴里却骂道:“躲懒的东西,黑心烂肠的,是想饿死我们一家人吗?”

沈玉兰骂骂咧咧的出了江瑜房间,心里却不住发怵。

江瑜怀了身孕,刚才该不会被她给推流产了吧?

想到这里,沈玉兰眼神又一冷,没用的东西,只是摔了一跤就流产,真是废物!

反正再给她生,还是生女儿,又生不出儿子来,流了就流了!

江瑜只觉自己肚子一阵一阵的发痛,就连下体也跟着一缩一缩的疼,她还不知道怎么了,就听一个纤细的声音哭道:“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你不要死啊呜呜呜……”

江瑜偏过头去,看到一个豆芽菜般纤细的小女孩,刚刚会走路的样子,哭成了小花猫。

白光闪过,无数画面和记忆涌入脑海,江瑜知道了现在的处境,她穿越了,穿到了80年,跟她同名同姓的一个姑娘身上。

而且还是个备受折磨的孕妇!

好家伙,她一个母胎单身20年的少女,居然一来就遭遇早产这种分分钟一尸两命的事情?要不要这么修罗场?

“安安,你去外面喊人,就说妈妈要生宝宝了,说妈妈流了很多血……”

小女孩听话的跌跌撞撞爬起来,边哭边朝外面走去,还边喊着妈妈要生了。

江瑜趁房间没人,阵痛刚刚过去的间隙,心念一动,就到了另一个空阔的地方,也是在那时,身体的疼痛消失了。

看到空间里熟悉的场景时,她松了口气,还好,她的空间也跟着她一起穿了过来。

空间里有灵泉,还有一个仓库,具有保鲜功能,里面堆着江瑜生前囤的物资。

来不及多想,顾辞拿起面包和牛奶就开始吃。

听老人说,生孩子前一定要吃饱肚子,不然没力气生,天可怜见的,她都没有生过孩子,等会她不会死在这场生产中吧?

不管了,就算是死,也要当个饱死鬼!

而且,她都死过一次了呜呜呜,刚刚买了房子,还没来得及住,就出车祸去世了!

江瑜怕等会有人进来见不到她,快速吃完后,又去接了杯灵泉来喝,灵泉有强健体魄美容养颜等奇效,喝了保险一点。

跟着江瑜心念一动,出了空间,该死的阵痛又来了!

“嘶……”

“哎呀,小鱼这才刚八个月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江瑜的瑜是哪个瑜,大家顺口就喊她鲤鱼的鱼了。

王婆一推门,见到倒在地上痛的不行的江瑜,皱着眉头道。

安安站在旁边,害怕的看着妈妈,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可怜极了。

王婆跟一个老太太神色严肃的开始张罗,打热水,拿剪刀,纱布等物品,还朝门口一直探头的沈玉兰吼了一句:“还愣着干嘛?过来帮忙啊!是你家儿媳妇还是我家儿媳妇啊?”

被王婆吼了的沈玉兰脸色很不好看,嘟嘟囔囔的,张建国在后面一脚踢向她:“还不快去!”

“把门带上!”

这死婆子,都跟她说了多少遍别太过火了,她倒好,直接把人给搞早产了!

而且这肚子里的万一是个男娃,这要是一尸两命,该怎么向儿子交待?

或许是因为这具身体经常干活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江瑜刚才喝了灵泉,总之她的产程非常快,听王婆的指令,该用力的时候用力,不过二十多分钟,孩子就出来了。

江瑜听得很清楚,王婆将孩子抱在手上,惊呼一声:“这么小?跟老鼠差不多大小!还是个男娃呢!”

“哎,都说七活八不活,这娃又只有老鼠大小,小鱼啊,这孩子还是丢了吧!”

江瑜心里一颤,脱口而出道:“我会把他养活的!”

仿佛有一股不属于她的情绪在支配着她,她不停的喘着气,然后挣扎着想坐起来,颤抖着双唇道:“让我看看孩子……”

王婆把孩子抱到江瑜面前,江瑜看到孩子后,露出一个虚弱又充满慈爱的微笑,心软的一塌糊涂。

这个小宝宝连哭声都是细细弱弱的,仿佛下一秒就会断气,江瑜心狠狠揪起,同时又感到很神奇。

这个孩子,是她生出来的,也是她第一次体会到了当母亲那种又幸福又心疼的心情。

江瑜看着眼前双眼紧闭的孩子,心里一酸,默默道:放心,我会帮你把孩子平安养大的。

然后刚才那股牵制着她的心的力量一点一点的消失了,仿佛在跟孩子告别。

刚生产完的身体特别虚弱,王婆叮嘱了沈玉兰好些话,让她去煮红糖鸡蛋给江瑜吃,她一副没听进去的样子,惹得王婆暗自叹息。

小鱼这孩子, 碰到沈玉兰这样的婆婆,也是命苦啊,也不过是20岁的女娃娃,往后还有那么多年,该怎么熬出头哦!

王婆几人收拾后江瑜后,就离开了张家,沈玉兰杵着不动,沈玉兰婆婆只好去煮鸡蛋红糖了。

这鸡蛋红糖,有条件的话,最好要吃十天,这样恶露才会尽快排完,十天之后最好不要吃红糖了,否则容易血流不尽。

很快房间里只剩江瑜和两个娃娃,安安一直紧紧盯着江瑜,生怕她一不注意,妈妈就没了。

江瑜叹了口气,看着这两个孩子,心一点一点下沉。

安安并不是原主江瑜的亲生女儿,这件事在吉祥村没人知道,只有原主老公张聿宁和原主自己知道。

原主和张聿宁算是后世的契约婚姻一样,张聿宁是军人,安安是他战友顾长军的女儿,顾长军牺牲了,安安的妈妈不知所踪,张聿宁看安安没人照顾,才八九个月大,就自己抱养了准备带回家给父母带。

原主娘家就住在部队附近的村子,一直暗恋张聿宁,某天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半路堵住张聿宁告白了。

那刚好是张聿宁休假回家的路上,看着懵懂的少女,张聿宁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带原主回了家,跟家里人说孩子是他和原主的,两人草草补办了婚礼。

原主也是虎,居然找张聿宁奶奶要了一些猛药和猛酒,直接灌醉张聿宁,强上了他,张聿宁醒来后,气得假还没休完,就回部队了。

原主就是那次怀孕的。

沈玉兰是个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恶婆婆,整天对原主非打即骂,什么活都让她一个人干。

通过原主的回忆,江瑜深刻的体会到了她那无法描述的恶毒,接下来她想顺利养大这两个孩子,必须得先解决了这个恶婆婆!

江瑜眼神一冷,脑海里有了一个荒谬的想法。

“,”uid”:”441085816262412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21:40
下一篇 2021-12-16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