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帝姬:暴君每晚不一样

精彩节选

“这是我第一次说也是最后一次说,我和你结婚只是为了完成奶奶的心愿,你只需要扮演好祁夫人的角色,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要求。”

化妆间内,穿着白色西装的俊美男人不带感情地叙述着。

镜片后的眸子深邃如海,摇曳着深藏的不满和不耐。

花辞转过身,拿起手捧花,冲他露出一个浅笑,“好的,祁先生。”

“但我想问,是一切要求都可以满足吗。”

祁珏微蹙蹙眉,又马上舒展开,“没错。”

这样的女人能提出什么要求,无外乎是钱罢了。

祁珏的眼神扫过花辞过分年轻和昳丽的面孔,默默修正了自己的措辞。

女孩。

资料上写,今年才二十。

商业联姻再加上被自家奶奶用重病的借口骗回来,直接被推进婚礼酒店,祁珏心情几乎是沉郁到了极点。

纵使面前女孩有着一张海妖般美丽惑人的面孔都不能让他心情轻松几分。

花辞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祁先生。”

祁珏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就要开始,你先准备吧。”

说完,男人转身离去。

没有看到女孩在他背后露出的兴味眼神。

【咱就是说,一般这么说的男人,最后都会真香,你放心,他肯定会对你真香的。】

系统编号111的声音在花辞脑海中响起。

花辞看向镜中的自己。

肌肤莹润白皙,精致艳丽的面孔没有一丝缺点,眼眸里始终带着一点妖异的蛊惑气息。

唇色殷红,有浅紫色的鳞片在肩头和锁骨的位置显现,又马上隐去。

那片肌肤泛着珠光,几乎让人以为是错觉。

“没关系,我会攻略他拿到龙鳞的,谢谢你给我拯救他的机会。”花辞笑意大了一点。

和让我靠近他的机会。

四海暴君,龙苍。

【你也不用紧张,你们都是龙,说不定就同类相吸了呢。】系统道。

花辞摸了摸发顶的头纱,又转过身去看自己的婚纱。

露背鱼尾的设计,展露着她完美的腰线。

没有龙角和尾巴,一时间还不太适应。

这张脸和她自己的脸很像,只是去除了一些一看就非人类的特征。

比如,粉发,蓝眸。

伴娘来喊花辞,女孩换上微笑,等待着。

祁先生刚下飞机就被拉到这换衣服准备结婚,她能理解他的坏心情。

不过,不着急,来日方长。

墨城首富祁家长孙祁珏娶妻,是惊动全城的大事,祁珏本身不喜欢应酬,但祁家奶奶很喜欢热闹,所以这个婚礼是恨不得把全城的人都请来。

祁珏站在红毯另一头等待花辞的时候,脸上是挥之不去的冷意。

花辞并不在意,笑着站定到他对面。

初见就是婚礼,苍大人,我终于来到你的面前。

婚礼吵闹了一天,晚上回到祁家老宅,祁珏警告着花辞,“不要妄想到我房间来,明天你知道该跟奶奶说什么。”

花辞有些累了,打过哈欠,眼中沁着一点朦胧泪光,越发潋滟,“好的祁先生。”

说完,她回到相邻的小卧室去洗澡。

结婚真的很消耗体力啊……

花辞洗好澡躺进被窝,睡意朦胧间,觉得有人掀开了被子,爬上了她的床。

“结婚了怎么可以不睡在一起呢,对不对小辞儿?”

“,”uid”:”57135228492303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21:40
下一篇 2021-12-16 2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