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A爆星际后偏执少帅急了

精彩节选

临安城郊外。

囚笼里的绝美少女仿佛没知觉般,紧攥着身前猛蹿电龙的铁杆,凹陷的眼眶死死地盯着站在不远处相互偎依的狗男女!

“彦哥哥,妹妹她,她从小就把我的异鳞夺走,安在自己脸上……”窝在顾彦怀里的阮元熙眼角泪光闪烁,话还没有说完就埋头闷声哭了起来。

满脸疼惜的顾彦闻言,眸底立马浮现出狠厉!

他转头瞪向囚笼里面容憔悴的阮千酒:“阮千酒,你可真是什么都敢抢啊?这鳞片本就属于熙熙,物归原主的时候到了!!”

说完就松开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阮元熙,一步步朝着阮千酒走去。

顾彦每走一步,囚笼外头就凭空多出一条尖锐漆黑的锁链,从不同的角度穿过铁杆间隙,狠扎进阮千酒体内!

大量的鲜血将少女纯白的连衣裙染红,甚至在她白皙光裸的脚下晕开一片血色。

顾彦将全部异能凝聚在手中,抬手就将被锁链禁锢得动弹不得的阮千酒——脸上那片金鳞给生生拔出!

刺痛瞬间袭满全身,猩红的血液自眼尾顺着少女娇美的脸蛋滑落,漂亮的杏眸里顿时迸发出彻骨的恨意!

却在下一瞬,整个人坠入无尽的黑暗。

——

疼。

又长又卷的睫毛轻颤,阮千酒缓缓睁开双眼。

望着眼前洁白的天花板,她有些一瞬间的迷惑。

但下一刻,就被脸颊上的刺痛拉回了思绪。

她掀开被子,光裸的脚踝轻轻踩进淡纯白的毛绒地毯。

站在全身镜前,阮千酒分明看见了自己眼尾处已被拔除的金鳞,竟被三片蓝紫色鳞片所取代?!

她不自觉地摸上去。

异常真实的触感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梦。

那究竟发生了什么异变?

阮元熙和顾彦会这样轻易放她回来?不可能!

房门被轻轻叩响。

桂艺龄含笑的嗓音从门外传来:“千酒,醒了么?阿姨有些话想和你说,我能进来吗?”

这个场景、这句话……

怎么这么耳熟?

阮千酒压下眸底的疑惑,看着镜中完好无损的自己,强自平息着体内肆虐的异能,转身坐到了白色单人沙发上。

待她确保了自己体内的异能不会因情绪波动而不小心溢出后,这才薄唇微启:“可以。”清甜的嗓音和平常无异。

桂艺龄闻言,就径直打开门进来了。

“千酒啊,你快看,阿姨给你带了条超漂亮的裙子哦!”说着,就将提在手里的高定礼袋展示了出来。

阮千酒眸色淡淡地将视线落在被桂艺龄取出来、摆放到桌面上的黛绿色精致礼盒。

见对方没有如她先前所预想的那般欣喜,桂艺龄神色紧张地问:“怎么了?是千酒不喜欢吗?要不阿姨先拆开来给你看看?”

她边说边兜自将礼盒拆开,把安放在里头的裙子提起,完完全全展示给阮千酒看。

是和盒子同色系的黛绿长裙,一字肩的设计是用质地极好的手工蕾丝点缀,而背部束腰的部分则是用两条浅绿色薄纱绑住。

裙子自然是极美的,但阮千酒藏在桌子下的手却在不停地颤抖。

眼前这一幕,分明和她在一年前经历过的一模一样。

甚至连桂艺龄说的话,都只字不差!

阮千酒很清楚,一年前桂艺龄突然对她这么殷勤,无非就是想借此来劝说她,顶替阮元熙前去顾氏本家和顾彦定下婚期!

原因无他,阮元熙的娃娃亲对象——顾彦在外头的名声很差,就是个活脱脱的废材小少爷。

自诩天资聪颖的阮元熙自然不愿意接受这门突如其来的娃娃亲,闹着要退婚。

为了不伤了两家人的和气,且阮家也惹不起星盟高层的顾氏,桂艺龄只得瞒着丈夫阮振军,劝动当初懵懂无知的阮千酒,顶替她应下了这门婚事。

谁知道,后来阮元熙在见到俊美无俦的顾彦本人时,发现他并非真如传闻中说的那样废材,甚至还天赋极佳。

阮元熙竟当场反悔了?!

为此,她使了点手段,在学校借他人之口,到处造谣作为阮家私生女的阮千酒,居然抢夺了正牌千金阮元熙的未婚夫。

一下子,阮千酒就成为了众矢之的。

这一整年来,她一直都惨遭各种霸凌。

甚至在一次群殴中,忍受不了的阮千酒不小心使出了异能抵抗,她眼尾处的金鳞瞬间焕发出金色流光,耀眼夺目。

自此,她的异鳞也被阮元熙给惦记上了,最后落得在郊外囚笼里惨死的下场。

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从桂艺龄赠送的这条裙子开始的!

饶是如此,已经滤清思路彻底镇定下来的阮千酒,仍旧和前世一样,浅笑盈盈地称赞:“喜欢,裙子很美。”

只不过眸底的欣喜比先前淡了许多。

“你觉得美就好,桂阿姨就送你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其实呢,阿姨这次来也是有件事想求你……”

阮千酒耐心地听着桂艺龄同前世一般无二的说辞,最后点头应允了待会与她一同前往顾氏本家。

“那我就在楼下等你换好衣服下来咯?”

“嗯。”

直到桂艺龄轻轻关上房门,阮千酒眸中的恨意这才溢了出来。

阮元熙、顾彦、桂艺龄……

那些直接或间接害死她的人名,都深深篆刻在了阮千酒的脑海里。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她都不会放过!

阮千酒再度伸手摸向眼尾处的鳞片。

既然异鳞重新生长了出来,并赋予了她新生,即使不知为何改变了颜色,但她绝不会平白浪费这难能可贵的机会!

阮千酒穿上那条黛绿束腰长裙,深深看向镜中的倒影,唇角弯起一个冰冷的弧度!

——

等她缓缓走下旋转楼梯,在客厅里苦苦等待的阮元熙和桂艺龄,立马就将目光聚焦到阮千酒身上。

当阮元熙看到阮千酒穿上那件极难驾驭的黛绿色长裙,整个人却显得愈发清丽灵动时,她眸中的嫉恨都快要漫溢出来了!

“真美,这条裙子果然适合千酒!”

“,”uid”:”435365675454036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6 21:40
下一篇 2021-12-16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