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土匪女汉子,我靠种田发家了

精彩节选

骄阳似火,唐欢的脸生疼生疼的。她明明在海滩上游泳,一个抽筋,就如泥牛入海,在海底一直下沉。

此时,她感到浑身酸疼。难道她被冲上海岸了?幸好幸好,没有英勇就义。唐欢沉沉的眼皮似灌了铅一样,但耳边的呼叫一声高过一声,左摇右晃的她快要散架了。

“别再摇了,再摇就散架了。”唐欢有气无力的吼出这么一声,耳边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就感受到一个大大的熊抱,勒得她又差一点死过去一回。

睁开眼,眼前就是一个泪眼婆娑,梨花带雨的小脸。可怜的如同一只被遗弃的猫咪一般。“姐姐,姐姐,你醒了,我好怕,好怕你也和爹娘一样抛弃我离我而去。姐姐你不要离开丝丝!”

语毕,小脑袋又使劲的凑近了唐欢的肩头。唐欢被这突如其来的遭遇弄迷惑了,满脸满眼都是: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

刚要开口,跑来一个老婆子,头发散乱,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气还没有喘匀就急道:“大小姐,不好了云龙寨攻山来了,李叔快顶不住了,他让我带着两位小姐赶紧离开山寨。”

唐欢听到几个字眼,云龙寨?攻寨?这是什么地方。她不敢相信!难道她穿越了?

看看眼前小姑娘,穿着青布小短褂,半新不旧,但洗的十分干净,旁边的老婆婆,一身粗布褐色麻衣,袖口左左右右整齐的缝着好几块布丁。确实是古人的打扮。

唐欢迷惑了,她不敢出声,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静观其变。

孙妈妈看着眼前仍如木头一样的两人,火气蹭蹭上涨,十万火急的时刻,两位小姐大眼瞪小眼,丝毫不着急。

她觉得大小姐一定是吓傻了,才忘记了逃跑,换成以前,她一定是第一个收拾东西赶紧逃跑的人。

孙妈妈冲到唐欢身边,伸手扶住唐欢的双肩,将她从床上扶起,弯腰就要给她穿鞋。“大小姐,情况紧急,咱们得赶紧走,要是落在那帮黑心肝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啊!”

唐欢似提线木偶一般,任由孙妈妈折腾着,孙妈妈一手拉着唐欢,一手拉着小姑娘唐丝就出了房间。唐欢现在才有机会看看自己究竟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诺大的一座山上七七八八的盖着许多茅屋,茅屋后面稀稀拉拉种着一些粮食。田边只有杂草,连片野菜叶子都看不见。

茅屋前站着好多瘦骨嶙峋的妇人,孩子还有老人。人人表情严肃紧张。面带恐惧的向寨子口张望。

寨子门口有十几个壮汉,手拿农具,死死地抵住高大的寨门。唐欢居住的地方是全山最高的地方,俯瞰整个山寨,就是一个古代版的贫民窟,那怎么能穷来修饰,那是非常穷。

寨门外,两派人正斗得不可开交。一边是身穿对襟短褂,膀大腰圆。满脸横肉,手持大刀,刀刀凌厉,一看就站了上风。

另一拨,明显就是山寨的人马,破衣烂衫不说,拿武器的也没有几个人,更多的是拿锄头木棍的。几个脸色蜡黄,风一吹就能吹跑一般。为首的中年男子,须发已经有些泛白,却也精神矍铄,正与匪首斗在一处。

横挡竖劈,招招不落下风,乍一看,招式还甚是一派风流倜傥的感觉。

唐欢觉得这就是老婆婆口中提到的李叔。果然如她所说,此时情况岌岌可危,攻破大门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唐欢思绪回笼,一把甩开孙妈妈的手道:“你以为咱们能跑得出去吗?覆巢之下无完卵,如果山寨没有了,这些人该怎么办?我们怎么办?就算咱们能跑得掉,这些老弱妇孺怎么办?”

孙妈妈使出全身力气,拉住唐欢,声音颤抖起来:“大小姐,您和二小姐是咱们山寨的希望,老寨主留下来的唯一根苗,我们就算全都死了,也得护你们周全。听老奴的,大小姐,咱们快走吧!老奴求求你了。”

孙妈妈已经急得满眼通红,双腿一弯就给唐欢跪了下来。唐欢一个现代人还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uid”:”542265801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00:00
下一篇 2021-12-17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