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侯府庶女要当白富美

精彩节选

郑府。

无人问津的偏院,地上满是堆积的落叶。这般荒凉萧瑟与郑府任何一个角落相比都显得格格不入。

倒是几个婆子匆匆走入,给这久违的院落填了些人气。

“三小姐重病,怕是快不行了。你们还不快打扫干净,若是等下夫人来了,脏了夫人的眼,有你们好受的。”

这些婆子本是看守偏院的奴婢,偷奸耍滑惯了,又素来无人约束,若不是管事的吩咐,又脏又累的活她们可懒得做呢。

况且这个三小姐,正经主子不当,为一个姨娘守孝,这不是脑袋陷进泥塘里——糊涂到顶了。

“姑娘,姑娘!”房间里两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小女孩,身着白色地衣服,胸前还秀了一朵白色地绢花,满脸地泪痕,泛红地眼角,不停的喊着。

许是这二人心诚,躺在床上的姑娘竟睁开了眼睛!

这两个小丫头见自家姑娘睁开了双眼,吓的目瞪口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已经昏睡了三天的小姐居然醒了?难不成是冤死鬼不甘心,前来索命了吗?

郑紫凝刚一睁眼,边看见这二人喊魂似的叫嚷着,吵得她直头痛!

头脑中没有一丝一毫关于这里的记忆,这对她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一个环境。

郑紫凝警觉的扫视了一眼四周,这两个小丫鬟身上穿着汉服?梳着十字髻,头发上简单的别着银钗,低着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有水吗?我有些渴了。”话才说出口,郑紫凝一惊,这声音清脆悦耳,和她本来有些的低沉的声音完全不同。

没等她想清楚这其中的关键,那丫头已经端着碗水过来了,恍惚中接过水一饮而尽。她这才注意到,这双手也不对,她的手没这么白,也没这么光滑。

难道我穿越了?这个念头她浑身一颤。

“最近几日,可有什么异象?比如七星连珠?九星连珠?十三颗星练成一线?”

两个小丫头目瞪口呆,分明是听不懂自家小姐说些什么。

“把镜子拿过来,我要照镜子。”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了哪个朝代,难道是另一个时空?若是永远都回不去了又该如何,郑紫凝没有空细想那么多,第一反应倒是看看自己的容貌。

这小姑娘到还有些可爱,瞧着十三四岁的年纪,虽在病中,面色有些苍白,却也看出柳叶弯眉,眼睛不大,却炯炯有神,笑起来酒窝倒是特别明显,皮肤虽不算白皙,倒也是胜在年轻,娇嫩。

既然她们都叫她姑娘,想必她应该是官宦人家的女儿,这让她有些庆幸,定了定心神,先不说怎么回去,她总得要弄清楚她是谁,这是在哪。

“这是什么朝代?我又是何人?”

两个丫鬟听到她这么说,暗自思忖,莫不是姑娘中了邪?说起胡话来了?只是姑娘的言行她们又怎么敢随意质疑?只得交换了下眼神,低声道。

“如今是太和六年,姑娘是中书令郑曦大人的女儿郑紫凝。“

太和六年,元明清好像没有太和这个年号,想到这里,她长叹了一口气“那我姨娘那边可还有什么故人?”

两个小丫头又摇了摇头,“云姨娘孤身一人,并无兄弟姐妹。我们来府时间较短,等会翠竹姐姐回来,姑娘大可细细询问。”

郑紫凝道了一声好。心里却反复思量着,这郑家庶出的三姑娘,生母不在,嫡母又不知性情如何,只怕这日子过的也不顺心,些许是一场意外,让她代替这个小丫头重活一场,她竟隐隐有些兴奋,也许日子会很难熬,可她也要活下去,找到回去的方法。

“姑娘你醒了。”门外风风火火早进来一个姑娘,身穿的青色衣服上面还打着补丁,脸色也有些昏暗的,虽然正值豆蔻年华,但却一脸的疲惫与倦气,眼角透着一股精明的气质。翠竹看见郑紫凝已经大好,眼神透露出一股喜色,“谢天谢地,姑娘您可算是醒了。姑娘可有什么想吃的,奴婢马上吩咐小厨房给您做。”

郑紫凝大病初愈,饮食以清淡为主,简单食用了些菘菜,葵菜,米饭也吃了满满一碗。

翠竹是她五岁时变过来伺候她的,她亲生母亲云姨娘知书达礼当年深得大人喜欢,连带着郑紫凝小时候也风光的狠,养成了娇生惯养的性格,可三年前不知何故,云姨娘生了恶疾,竟悄无声息的去了。郑紫凝便哭着要为云姨娘守孝。

按理说哪有姑娘为姨娘守孝的,只不过郑紫凝执拗,也就随她去了。

郑紫凝把这之前的事情默默记在心里,不禁暗自觉得原主的蠢笨,本就是庶女,还不乖乖听嫡母的话,哪来的那许多不切实际的念头。

不到一天的时间,穿越到古代,又是庶女,亲母不在,不知道嫡母性情如何,如何离开这个时代,又如何生存,对未来一无所知,郑紫凝来不及细想,只觉得身子还没好利索,头昏沉的厉害,寻了翠竹,按照先前的方子喝了汤药,便又昏昏睡去了。

因昨个好好补了一觉,郑紫凝醒来时精神比之前好了许多,也有多余的精力去回味这两天发生的一切。

步步惊心里若曦是死了才回去的现在,神话里,易小川是吃了长生不老药活了几千岁回到的现代,穿越时空的爱恋,小玩子是拿着抱枕趁着十三颗星连成一线回去的,她又该如何才能回去呢?

“姑娘,洗把脸吧。”天微微亮,翠竹已经打好了洗脸水,这声呼喊拉回了郑紫凝的思绪,既然暂时找不到回去的方法,总得在这个朝代好好活下去吧。

如今她十五岁,无钱无权,已经在这庭院中呆了三年,若是长此下去,只怕会活活憋死在这里,可是若想脱离这样的日子,总得需要嫡母的照拂。

“翠竹,我母亲是什么样的人?”

“母亲?”郑紫凝向来是称嫡母为夫人的,若不是如此也不会有有心人挑拨,说她不敬嫡母。如今见她脱口而出母亲淡然自若的样子,一方面觉得陌生,原本骄纵任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三姑娘现如今却伏低做小,一口一个母亲叫的亲热,另一方面却也是觉得经此一事,三姑娘倒是成长了许多,懂得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两种情绪交织在翠竹的脑海里,不知是这冷漠亦或是怜悯之情占了上风。

“夫人是李孝伯女,出身名门,温婉聪慧,对待下人倒是十分宽和的,只是姑娘之前做的错事太多,再加上有心人挑拨,结果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有心人挑拨?”郑紫凝吸了口冷气,她问了生母,问了朝代,偏偏忘问了所处的郑府,既然是名门,相比不可能只有正妻,只怕是妻妾成群了。

翠竹看出郑紫凝有些担忧,忙安慰道“大人除了正妻和云姨娘外,还有三位姨娘。云姨娘当初还在的时候倒也告诫过奴婢要小心着王姨娘,她本是琅琊王氏的出身,只因父亲早逝,又是庶女,颇有心计,老爷当初可是想娶她为正妻的。谁料想人算不如天算,她算计来算计去到底是被夫人占了正室之位。

郑紫凝自三年前为母守孝起,便再也不曾走出过这院子一步了,十余岁如花一般的年纪,圈在这闺阁之中,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郑紫凝自是没留意到翠竹脸上的怜悯之情,她身子如今已经大好,静养数日到底是有些闷坏了,拉着翠竹就要离开这院子。

“走,咱们出去转转。”

话音未落,却看见翠竹一脸难色,憋足了好久的勇气,才缓缓说道:

“小姐,有方妈妈在,想出去怕是没那么容易。”

郑紫凝蹭的一下火便冒上来了,“明知山有虎,边上虎山行,我倒像看看是何人敢拦我的路!”

“,”uid”:”427012541881960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00:50
下一篇 2021-12-17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