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招惹:她在沈总怀里肆意纵火

精彩节选

南城,四月,海棠花开。

傍晚,路面潮湿,夕阳落尽,路灯亮起。

地上铺满花瓣,光影斑驳交错,晚风徐徐,如同走进画中。

洗手间里,两个打扮精致化着浓妆的女人站在垃圾桶边抽烟旁边聊天。

洗手间外,有个身影停下脚步。

“寰宇集团老总沈听澜好像要跟嘉辉集团的二小姐宋漫订婚了,南城的单身黄金汉即将又少了一位。”

“订婚?真成了,宋漫可就成了南城名媛人人羡慕的存在,我之前远远地见过沈听澜一次,真他妈绝了,长得好看,身材好,还那么会做生意,关键是,人家还不爱乱玩,要是能让我睡一次,死而无憾。”

“我们这种十八线模特小明星就别想了,沈听澜可看不上我们,有这念头,还不如想着怎么往上爬吧。”

沈听澜要和宋漫要订婚?

徐扶熙垂下浓密的眼睫,微抿了唇。

宋漫,她记得这个女人是赵兮绾的表姐。

片刻,她才若无其事的继续往里走。

听到脚步声,她们下意识抬头看。

是个骨相极好的美人。

肤如凝脂,红唇乌发,气质清纯,又很媚。

她白色百褶裙下,长腿又白又直。

美的让同为女人的她们垂涎三尺。

徐扶熙,是和她们一样,今日是一同来试戏的名不见转的小演员。

在蛮多试戏的场合见过她,明明生的漂亮,还有演技,一旦上了大屏幕,必然能火,奇怪的是,一直以来,却没有剧组用她。

传言是因为不肯妥协资本,为此被这个行业封杀了。

徐扶熙从包里拿出女士烟,背靠着冰冷的墙,细长的烟夹在两指间,蓝色火苗一闪而逝,下一秒,白雾缭绕,她微抬着下颌骨,红唇咬着烟,吞云吐雾。

另一手,拿着手机,搜索了关于沈听澜的新闻。

以往只能查到他的财经新闻,可关于他跟宋漫订婚一事,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

她们见了,只觉得真……是个勾人的妖精。

慵懒,优雅,身上又有一股迷离神秘的感觉。

两人烟抽的差不多,捻灭了烟头,离开。

她们没走远,“这徐扶熙长得真好看,不过做人呐,还是做女人,不要那么清高的好,否则,没什么好下场。”

两人渐行渐远。

徐扶熙弹了弹烟灰,思绪放空,身上那股压抑感,莫名看出几分悲凉来。

没人来上洗手间,她像是得片刻安宁,得以喘息。

突然,包里的电话响起。

是婶婶周碧柔的电话。

“你在哪?”

“星河会所。”

见自己没来错地方,周碧柔吼:“你立马给我下来。”

电话断开,徐扶熙把烟灭了。

楼下,人来人往。

来往间的,全是豪车。

星河会所是南城数一数二的娱乐场所,来这里的,全是有钱人。

谈生意的谈生意,来娱乐的来娱乐。

徐扶熙从里面出来,她穿着雪纺衫,百褶裙,美的不可方物,旁人经过都忍不住看一眼。

她一到周碧柔跟前,女人抬手就要打过来。

徐扶熙挡住她的手:“婶婶,我还有应酬。”

周碧柔脸色铁青,她指着她的鼻子骂:“你这个扫把星,都怪你,你要是从了那个高总,他至于这么针对我们家吗,我告诉你,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堂哥出什么事了?”

“酒精中毒,现在还躺在手术室了没出来。你这个死丫头,就会给我们家添麻烦!”

徐扶熙听到这些骂言,无动于衷。

自从家道中落,父母双亡,未婚夫为了利益和她解除婚约,徐扶熙所拥有的一切幸福快乐烟消云散。

她从一个无忧无虑,可以勇敢追逐梦想的公主成了四面楚歌的丧家之犬。

家没了,梦想也破灭了。

徐扶熙还承担父母去世前欠下巨额债务,每个月要还银行一笔不小的数目,而叔叔一家三口是徐扶熙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

多么可笑的是,曾经为了讨好她的婶婶可以费尽心机,伎俩层出不穷,如今她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便可以随意践踏侮辱。

“徐扶熙,你怎么还认清不了现实呢,你爸妈已经死了,你已经不再是以前高高在上的徐家千金了,你和我们不过都是被生活压迫的穷人,那些有钱人,我们根本得罪不起。”

“你低个头怎么了?怎么了?会死啊?你唯一的价值就是你这张脸和这副身体了,你不利用,等老了,谁还看得上你?”

她的声音很大,门口的人都听到了。

打量的目光一直落过来。

但她不在乎。

徐扶熙也习以为常。

大厅里安置的沙发那,有两个身姿挺拔,西装革履的男人。

“那么好看的姑娘,怎么有个那么凶的妈啊。搞得我都有点想英雄救美了。”

“别人的家事少管。”男人翻阅着手里的文件。看完后,拿着钢笔,在最后那一页里签了自己的名字。

沈听澜。

“是真的好看,好看到我想多管闲事,沈大总裁,你看一眼呗。”罗森钰推了推沈听澜的胳膊。

沈听澜合起钢笔,抬头,并没有往外看:“签好了,真不上去坐坐?”

“你个无趣的男人,我跟你聊美女,你给我岔开什么话题。算了,反正你都快订婚了,看什么美女,我这还要赶飞机去西城一趟,等回来再和你喝两杯,走了。”

罗森钰拿了文件,起身理了理衣服就走了。

别人的家事,确实不好管啊。

此时,徐扶熙依然很冷静:“婶婶,我先上去了,堂哥的医药费,多少你和我说,我微信转给你。”

周碧柔仍骂骂咧咧,她全当没听到,趁其不注意,快步往回走。

“死丫头……”

她走得快,没仔细看路,不料撞了人。

一股好闻混着烟味的气息传来,她的胳膊,被强而有力的大手给拽住,避免摔倒的结果。

徐扶熙趔趄几步,撞到男人的肩膀,稳住身体后,抬眸,撞上男人的视线,她微微愣住,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了沈听澜。

他的眼睛,黑白分明,平静冷淡,有着看透一切世俗的深沉。

到底是习惯掌控全局的名门贵子,不怒自威,叫人心生寒颤。

“对不起,先生。”徐扶熙率先开口。

沈听澜看了她一眼:“注意看路。”

徐扶熙低着头,嗯了一声。

沈听澜放开她走后,徐扶熙仍低着头,心绪不宁。

她眼一尖儿,看到地上掉落的钢笔,弯下身子捡了起来。

徐扶熙可以追上去交还,但她并没有,选择放进包里。

沈听澜进了电梯,看到自己黑色西装上蹭到了女人的口红。

一小姑娘,年纪看起来和他侄女差不多的岁数,不适合涂这么明艳招摇的色号。

……

9楼,包厢里,酒气缭绕。

男男女女仍在相互敬酒。

沈月瑶捏着包包,对于从未经历过这种声色场合的她来说,无所适从。

原来小叔说的是真的。

这个圈子,真的很乱。

不是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混的。

一个醉醺醺的男人端了一杯酒到她面前,“沈小姐,你喝了这杯酒,那个角色就是属于你的了。”

沈月瑶大小姐脾气来了,冷脸拒绝:“我不喝。”

没想到,这个男人情绪失控,一下子就变脸了,捏住她的下颌骨,眼睛泛红,格外狰狞:“我让你喝,你就必须得给我喝。”

沈月瑶挣扎:“我告诉你,我小叔是沈听澜,你若是敢强迫我,我小叔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狞笑着,压根不信儿:“沈总是你小叔?笑死人了,要是沈听澜是你的小叔,会舍得你出来混?”

“那,那是有原因的。”她因为害怕,在发抖。

就在那杯酒要倒入她口中的时候,面前闪过玉白纤细的手,是徐扶熙。

徐扶熙拿过酒:“刘总,我朋友刚入行,不懂事,这杯酒,我陪你喝?”

刘总见,眸光落在她身上,浑身上下打量了遍。

啧。

肤白貌美大长腿。

极品。

“好啊!那你喝,喝了,我就不和她计较。”

沈月瑶就看着徐扶熙喝了那杯酒,她心里快郁闷死了。

旋即,那个刘总满意的笑了:“喝,再给我继续喝。”

沈月瑶真怕这个解救于自己危机的女人真被这个狗男人给玷污了,她拿起桌上的酒瓶,一瓶子砸了下去,“草泥马,去死吧你。”

包厢里一片混乱。

男人捂着被砸的额头:“臭娘们,活的不耐烦了,你敢打老子要,信不信我让你在这个圈子混不下去。”

“老子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不会做人。”

男人抓住沈月瑶的肩膀,就要一巴掌呼过去。

不料,又被人踹了脚,他倒地,摔的人马仰翻。

沈月瑶回头一看,是徐扶熙。

“快走,去叫人来。”

沈月瑶手在抖:“你,你等我,我马上回来救你。”说完她跑了出去。

~

包厢里。

徐扶熙被男人拽住头发,酒瓶子堵着嘴巴,恶劣的灌着酒。

乌黑长发乱开,雪纺衫被红酒染红, 她脸色像涂了胭脂一样红,眸眼迷离,春光乍泄。

旁人是一声不吭,没有上前搭救的意思。

直到包厢的门被推开,众人看到门外身穿白色衬衫西裤的男人时,立马认出其身份,再看他旁边的沈月瑶,震惊不已。

沈听澜,真是人小叔。

她大呼:“小叔,快救我朋友。”

沈听澜目光落过去,身上那种无波无澜的平静沉稳,让人望而生畏。

女孩在黑暗中,捏住她下巴的男人宛如恶魔,在肆意凌虐她这朵娇花。

徐扶熙余光像是看到沈听澜,她捏着后背里的酒瓶,抽出来,猛的再砸向男人的脑袋。

酒精四分五裂,男人额头再度流血。

他头晕的很,睚眦欲裂,“我弄死你。”

沈听澜启唇:“住手!”

男人吓了一跳,他回过头,看到沈听澜,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沈,沈总。”

“刘总,玩过了。”

刘大周背脊发凉,看到徐扶熙的样子,他今晚的确没控制好。

理智回笼,顿时觉得不妙。

徐扶熙趴着沙发在咳嗽,沈听澜上前,他将西装盖在徐扶熙身上,她抓住他的手腕,红唇微张,脸色发白。

沈听澜绅士风度的询问一句:“还好吗?”

“难受。”她的手在颤抖,“医……院。”

说完,昏了过去。

沈听澜扶住她。

沈月瑶吓坏了:“小叔,你赶快送我朋友去医院啊。”

沈听澜把人抱起来,快步出了包厢。

刘大周还愣着,脸色惨白,他在怕沈听澜找自己麻烦。

他念叨着:“完了,完了……”

~

医院,夜渐深了,单独病房里。

徐扶熙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她感觉旁边有人,抬手抓了对方的手臂,“水。”

女孩的手很小,冰凉。

沈听澜吩咐助理:“李洋,拿水来。”

李洋立马去倒了一杯水来:“沈总,水拿来了。”

沈听澜接过水,把徐扶熙给扶起来,喂到了徐扶熙嘴里。

有水从嘴角溢出,沿着下巴,没入锁骨深处。

她咳嗽两声:“我伤了人,会坐牢吗?”

沈听澜递纸巾过去:“不会。”

她接过纸巾,灯光下,苍白的小脸,灯光下,这张脸,还过分的美丽。

虽娇弱,却仍在野蛮生长。

不易摧毁。

别的女孩怕是早哭了,她今晚却是一滴眼泪没有。

“那就好。”

喝完水后,她闭上眼睛,呼吸轻轻,乖巧的像只需要宠爱的奶猫,让人心生怜惜。

沈听澜递了一张名片过去:“以后有什么事可以联系我的助理,今晚很感谢你帮了月瑶。”

一个人情,的确可以从沈听澜那里获取不少利益,只是,她要的远不是这些。

徐扶熙摇头,推拒:“月瑶是我的朋友,我帮她,是义气,应该的,沈先生不用这么客气。”

沈听澜看了她一眼,谈不上打量。

她朝沈听澜浅浅笑了笑。

缓缓,沈听澜又道:“正因为如此,这张名片你才更应该收下。”

徐扶熙垂着眼睫,寻思片刻,最后收下名片。

沈听澜收回手,语气温和:“好好休息。”

“嗯。”

她在想,沈听澜会喜欢她这类型的女人吗?

“,”uid”:”213707083166883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00:50
下一篇 2021-12-17 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