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门有妖气

精彩节选

每年料峭的春寒吹过梧桐村,这里的的桃花便开得特别艳丽,在田园,在屋舍,在莺莺燕燕的田野旁,在人来人往的小道间。

一栋黄泥黑瓦的小屋立在小道旁,炊烟从屋后袅袅升起,满是最平常的人间气息,朴素,温暖而芬芳。

屋外的篱笆墙前两个村妇挎着篮子走过,说说笑笑的,不知在嘲讽谁家的汉子晚上不济事。一个约七八岁的牧童梳着羊角辫蹦蹦跳跳的跟在一头老黄牛后面,嘴里哼着童谣:“牛,牛,牛,吃野草,不吃野草远我道,不远我道打你脑……”

一位约四五十岁的道士,来到小屋前,却猛然停住,望向屋内,两眼精光爆射,一只手按在腰间,如临大敌。

很平常的景色,不知这枯黑瘦长的老道却为何深深戒备。

“有妖气”道士一字一顿面容肃然。以他的本领居然都对这个场景如此谨慎,可想而知屋内是何等厉害之妖。

那老道士一双冷眼紧紧盯着前方,一步一挪向前走去,原本按在腰间的手,从腰间的囊中取出一把不足三寸的小木剑来。

小木剑,色泽金黄,浑然一体,从剑尖到剑柄间有一道鲜红的朱砂线。

此时却听到“吱”的一声,屋子的房门打开了,一位身材窈窕,婀娜多姿的妇女双手捧着一个木桶走进院中,桶里都是些各式各样的衣服。这少妇正是屋子的女主人,名唤胡雪灵。

“娘,我陪你一同去洗衣服吧。”一个约三四岁的小男孩,从屋内追了出来,一边拉着胡雪灵的衣角,一边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又长又浓密的睫毛似羽扇般微微翘起,蓝色的眼眸若平静的水面漾起涟漪。

“莫儿,你在家好好念书,娘去去就来。”胡雪灵莞然一笑,院内的桃花似乎开得更加艳丽。

那枯黑瘦长的道士瞪大了眼睛看得呆住了,随即又清了清嗓子,正了正身子,伸手指着眼前的胡雪灵呵斥道:“妖精!你藏得再好也逃不过我的法眼。”

“糟老头子,你胡说什么?我娘怎么会是妖精,你怕不是有病。”孩童见这道士指着自己母亲声色俱厉的说话,勃然大怒,揣紧粉嫩的小拳头,喝止道。

道士也不答话双眼直视胡雪灵道:“你迷惑得了那些凡夫俗子,还能瞒得住老夫?”

“装神弄鬼,我最讨厌你这样的假妖道,我倒要看看,你又是什么妖。”孩童早已愤愤不平,从门前拿起一根棍棒,就要冲上去赶走道士。

“陈莫,进去,这里自有娘来处理。”胡雪灵拦住怒气冲冲的孩童,喝止道。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娘亲喊全名。

陈莫,放下棍棒,狠狠的瞪了那老道士一眼,痒痒的回屋里,但他并不放心,趴在窗台上恶狠狠的盯着外面。“父亲,怎么还没回来呀?”陈莫自言自语道。

道士视而不见,只对眼前的胡雪灵说道:“非要本道施展手段,你才肯现出原形吗?”

胡雪灵叹了口气,伸出雪白的兰花指,轻轻理了理鬓角的碎发,幽幽道;“道长,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何苦对小女子如此逼迫。”

“哈哈哈哈!逼迫?区区一介妖孽,只会伤人害命,还跟我谈什么逼迫?”那瘦黑老道仰天长笑,笑声尖锐刺耳,却尽是冰寒萧杀之气。

“我只问道长,为何你断定妖只会害人,不会救人?”胡雪灵放下手中木桶,对那道士说道。

那道士冷哼一声:“妖孽,存在这世间便只会为祸苍生,人尽可诛,还有什么好说的。”

“道长言过其实,我原本隐居山林,从不曾伤人害命,这次下山,只为报恩。难道道长仍不放过,非要将我杀绝才肯罢休。”胡雪灵侧过头去,看向屋内的陈莫,投去一眼不舍和眷恋。

那边的道士看得不耐烦了,喝道:“妖孽,别再施展妖术,魅惑人心了,受死吧。”说罢,右手一甩,手中的桃木剑携着电光如流星般向少妇袭去。

胡雪灵正在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己儿子,浑然不觉那剑正向自己袭来。

桃木剑带着凌厉的细电,穿透了胡雪灵的肩膀,鲜血如喷泉一般飞溅出来。道人见一击得手,并不心软,手指掐诀指挥着木剑上下飞舞,在胡雪灵的胳膊上、腿上、腰间穿出了好几个血洞。

“娘~”陈莫见状吓得面容失色,大声喊道,忙上前扶住胡雪灵。

“住手,你是何人,胆敢伤害我娘子。”此时,陈浩之刚回到家门口,听见自己儿子的声音,连忙跑回家中,见此情景,扔下怀中的书籍,冲在那道士的身后,一把抱住那道士的双臂。

道士法力高强,哪把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放在眼里,他只轻轻一挣,便挣脱了陈浩之的束缚。随即大手一挥,数道丝带凭空而生,将陈浩之牢牢捆住。

“混蛋~你娘子是妖怪,我替你除妖,你还不识好歹。”道士爆喝一声,如晴空响雷。

陈浩之如遭雷击,微微愣在原地,但片刻之后便又清醒过来;“我娘子是妖是仙与你何干?她心地善良,从未害一人,邻里乡亲无不夸赞。”

“除妖卫道,是我方修士之己任,见妖不杀,如何正我道心。”那道士正义凛然道。

“爹,他是坏人,他伤了娘。”陈莫扶着胡雪灵,抽泣的嘶吼道。

“怎样?你是自己臣服,还是要贫道动手?”道士并未理会二人,捻了捻下巴几根希拉的胡须,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胡雪灵并未答话,缓缓站了起来,轻轻纵身一跃,跳过那道士头顶,落在陈浩之跟前,蹲下后也不见他如何运功,那束缚陈浩之的丝带便片片飞扬,消失于空气中。

道人大吃一惊,他这捆妖索乃是他炼化了三十几年的法器,专用于捆绑妖邪,伸展随意,长短随心……

这么多年捆了无数女妖,从未失手。哪知这狐妖竟能将自己的利器视作儿戏,看来她并非表面看来如此柔弱,不堪一击。

“道长~我并非不能还手,只是不愿伤害旁人,念我重伤在身,放过我如何?”胡雪灵此时虽然衣衫被血污沾染,但无形之中更妩媚动人,说话时更多了坚定和刚强,刚柔并济,阴阳协调之美更是动人心魄。

那老道看得心神荡漾,嘴上却说着:“既如此……贫道,今日就法外开恩,饶你一命。”

胡雪灵一听,大喜,忙跪下正要叩头致谢。

“日出东方,大光伏魔印,出~”那道士看见胡雪灵已毫无防备,大手一挥,一声咒语,一块巨印在阳光下映出一片灿烂光华,从胡雪灵头顶压了下来。

“娘子,小心~”陈浩之已解开束缚,此时却见胡雪灵头顶坠落的巨印,连忙扑了过去。

“,”uid”:”10767886887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02:30
下一篇 2021-12-17 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