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寂:他日执剑与天齐

精彩节选

这是一处寂静破败的星域,枯萎的星辰与毫无生机的大陆安静悬浮于天幕之下,枯寂黑暗占据着整片星辰之海。

“轰”

蓦然间,响彻天宇的巨大声响在星空的深处骤然响起,虚无黑暗的空间突兀的出现了一处耀人眼目的光点。

远远望去,犹如米粒大小的光点在黑暗无际的星空内犹如夜幕中点亮的烛火,异常惹眼。

那突然出现的光点并非一层不变,此刻的它正在逐渐的扩大。

片刻时间而已,光点已然扩张成为了一片巨大的光幕,光幕之上七彩玄光耀照天宇,绚烂了整个黑暗,静谧的星空不再死寂。

光幕还在持续扩张着,最后足有千仗之宽才停下。

“咔嚓”

陡然间那光幕正中出现一丝裂纹,伴随着碎裂之声不断响起,蜘网般的裂痕逐渐向边缘蔓延而去,欲将碎裂!

未过多久,千丈之宽的光幕陡然炸裂。

庞大的能量暴虐开来,如同涟漪向四方天宇震荡而去,星空中悬浮的星骸似被擎天巨锤击中一般,碎成无数星尘粉末。

再望去,耀眼光幕早已不存,那里出现一处暗不见底的黑渊深洞,似在虚无中打开一扇深渊之门。

黑洞边缘仍有七彩玄光环绕,形成一个硕大的光圈,其内黑暗无边。

能量散尽,一股摄人心魄的天威自黑洞而降,此间宇宙似乎都要被天威压的坍塌陷落。

“叛逆者休想逃走!”

一声响彻天地的怒吼自黑洞中传出,随着话落,自光圈中降下红,白,绿,紫,四色光华。

走近才知,那是四匹全身喷吐不同颜色的火焰神驹,神驹的背上骑坐着四名身穿战甲之人。

他们面色沉重,鲜血沾满了四人的铠甲,凛冽鲜艳,冰冷之上还残存着温热。

此时四人略些狼狈的模样不免看出他们刚刚定是经历过一场惊世大战,才会有这般浴血之容。

神驹喷吐的火焰将空间都灼烧扭曲但却并未影响四人,他们悬停在黑洞下方,神色凝重的注视着头顶黑渊,似乎有什么不可抗的力量将要降临。

红焰神驹背上是一名高大魁梧的男子,容貌甚威,白色的长发有些凌乱,血液亦是沾染其上,多了几分悲凉之意。

让人心惊的是男子手中的宽体长剑,剑身足有半人多高,混沌之气缠绕,锋利的剑刃此时仍有血液流淌。

白发男子回头看向另外三人,沉声道

“掠夺,你先带四妹和金蝉尊者离开!我来断后!”

身骑紫焰神驹的是一名异常俊俏的男子,黑丝披肩,眼眸深邃幽远,魁梧的身躯手握长枪,浑身散发着凌厉杀伐之气,与他平静无波的面容有些相驳。

没有答话,男子只是微微摇头。

“走啊!要不然我们都走不了!”

俊俏男子仍旧无动于衷,一旁白焰神驹背上的女子却出声道

“大哥!不走了!二哥已经战死,我们逃又能逃到哪里?如今界壁已然破碎,若接着逃遁,这界环宇又将成为他们的啃食之地,生灵涂炭,与其逃走不如拼死一搏!”

白发男子看着三人决然的眼神,知道再劝也无用,只是颇为愧疚的看向绿焰神驹上骑坐的一名和尚装扮的光头男子。

“金蝉尊者,对不住了,将你牵扯了进来!”

名为金蝉的和尚亦是摇头,双手合十,淡笑着说道

战神大人说笑了,我自愿跟随掠夺大人,何谈牵扯一说”

紫焰神驹背上的俊俏男子歉意的看了金蝉一眼,没有说话。

“既然如此,那便拼了我等性命也要将他们挡在这里!”

这时黑渊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一只由神力凝聚而成的巨大手掌自黑洞探下。

“叛逆神明,自当覆灭,长生路上不允行,苍宇之内不可存!”

宏大的声音震慑天地,七彩光圈因此都暗淡下去,枯寂的星空跟着剧烈颤抖,仿佛有一尊远古神明将要降临,威压天宇。

短短一句话,所带来的威力足以将仙人碾压粉碎,神魂不存,可见其强大无比。

但下方几人仍旧面无惧色,巍然不动,眼中充满了战意和决然之色。

被金蝉尊者称作战神的白发男子轻轻拍了拍身下的红焰神驹,轻声道

“烈阳,可愿与我最后一次并肩作战?”

火焰翻腾,神驹嘶鸣,烈阳神驹载着白发男子扬蹄向上冲去,身后三人亦是紧随其后。

面对威压,白发男子挥剑而上,剑气暴涨,巨大的剑芒铺天盖地,欲将天穹斩作两半。

携开天辟地之势的长剑径直刺向巨手,欲直接斩杀之。

“强者不仁,长生卑劣,你我谁为叛逆?天地共生,你们何敢自诩神明?”

“轰”

剑芒与手掌相撞,毁天灭地的能量向四周荡漾开来,能量所过之处空间跌宕,时间停止,欲将塌陷于混沌。

两者相撞威势太过强盛,刺眼的白芒将星空照亮,黑暗被淹没于内!

此时的白发男子法相尽展,庞大的身躯犹若落日般耀眼,红色的火焰灼烧着天宇,红光洒满星空之内,令这里如同炼狱。

他似永不坠落的太阳,超脱在天地之上!

相撞之后的剑芒和手掌同时破裂,化作点点神光散于星空,但余下威能仍向星空的深处震荡而去!

“放肆!”

黑洞之中传出愤怒之声,无穷的杀意弥漫开来,这一剑让洞中的生灵彻底暴怒了。

“蚍蜉妄图撼树,忤逆神明,战争!你惹怒我了!”

只见一只更为巨大的手掌再次向下探出,只是这次不再是虚幻法相,这是一只极尽真实的手掌,近乎干瘪的皮肤包着骨头,带着滔天的威势,缓慢而威压的向下抓来。

在那手掌之中,星辰转动,光华无穷,天地在掌中开辟,混沌在指尖缠绕,巨大的手掌似乎可以执掌世间一切,控世人生死,灭亡者轮回!

“怒又何妨,吾惧之?”

铠甲凛冽,男子傲然矗立,再次持剑迎上,纵横天地的剑芒爆发出无量神威,狠狠落向那只惨白巨掌。

“轰”

惊世的一击,让整片本就残破的星空都在哀鸣,颤抖,亘古长存的苍穹寸寸龟裂,形成了无边的空间风暴。

要知道,这里可是虚无的宇宙空间,从来不可破灭,就算那吞噬万物的星渊,也只能逐步侵蚀而已。

如今仅仅只是两人的绝世一击,不仅震动此方天宇,更似将这里的空间都被截断碎裂。

白发男子依旧岿然不动,红色的焰火缠绕其身,万法不侵,白色发丝飘舞,棱角分明的面容丝毫无惧,双眸迸射的战意越发的凌厉了!

黑洞中的生灵突然叹息一声。

“战争!没想到你已经触摸到我等领域,可你却叛逆出去,你替蝼蚁不公,实属愚昧!”

被叫做战争的白发男子嗤笑,举剑怒指黑洞生灵。

“天地从来不是私人之物,尔等神明自诩,视万物为蝼蚁,灭生命如草芥,可曾对得起天地的孕育?”

生灵似乎被逗笑了,戏谑的说道

“汝莫忘了,包括汝自己,尔等神骑屠戮之事可少?汝何敢大言不惭?”

此言一出,似乎提及到了白发男子最不愿面对的伤痛,刚才还神威凌然的他竟缓缓垂下手中的长剑,落寞淹没了整个身躯。

突然一柄闪耀寒光的长枪直指黑渊,那一直不曾言语的俊俏男子沉声怒呵道

“愚昧遮眼,奉暗为明,如今既已幡然醒悟,罪孽之身亦可拯救苍生。”

名为掠夺的紫焰骑士似乎点醒了沉浸在悲痛中的白发男子。

身为四神骑之首的他缓缓抬起灰暗的双眼看向掠夺神骑,掠夺轻轻颔首。

“我等罪孽深重,便要救赎自我!如今所为不正是如此?大哥莫要忘了佛界之事。”

战争神骑眼中渐渐闪现光芒,眼神再一次变得坚毅,抬剑怒指。

“,”uid”:”6215110118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08:20
下一篇 2021-12-17 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