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从一分钱秒杀开始幸福

精彩节选

1965年冬,大雪

四九城百花胡同,一处四合院。

“妈妈,爸爸是不是死了?”

三岁的周彤彤被母亲于晓丽紧紧抱在怀里,娘俩缩在角落里。

于晓丽更是满脸泪痕。

她摇了摇头,带着哭腔:“没有,爸爸没死。”

就在刚刚,丈夫周建军又喝多了,不知道在外面听了什么风言风语,回家就对着她跟女儿一顿打骂。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只是这一次,他打的太狠了,她受不了了,第一次做出了反击。

用痰盂狠狠的砸在了周建军的头上。

周建军头被砸破了,整个人重重的倒了下去。

“妈妈,爸爸醒了之后,会不会还打我们啊?

彤彤很乖,没有做坏事,爸爸为什么还要打彤彤?”

听了女儿纯真的问题,于晓丽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妈妈别哭,彤彤乖,妈妈你不要哭……”

见于晓丽哭起来,周彤彤也跟着嚎啕大哭。

“彤彤没错,错的是爸爸,错的是他……”

娘俩的哭声,让人肝肠寸断。

周建军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他遇到了一个跟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这人小肚鸡肠,极为好面子,娶了一个仙女般的媳妇,生了个非常可爱的女儿。

结果这家伙不但不知道珍惜,反而经常对她们娘俩进行打骂。

原因都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比如有人告诉他,你老婆跟谁谁谁聊天了,笑的很开心了。

等回到家,他准保打老婆一顿。

桩桩件件,历历在目,犹如亲身经历一般。

这个畜生!

周建军作为旁观者,再也看不下去了,心中怒火熊熊,上去就把这人渣给干死了。

结果那个跟他长的一样的人,突然化成了一股子复杂的记忆,钻进了他的脑海中。

这一刻,周建军醒了过来。

他茫然的睁开眼睛,房间内光线很暗。

头很痛,就好像刚刚自己那一拳打在了自己脑袋上。

他不由呻吟出声。

缩在角落里的周彤彤跟于晓丽,听到动静,看着周建军缓缓坐了起来。

周彤彤因为害怕,瞬间大叫了起来。

“妈妈,爸爸醒了!”

“嘘,别出声……”于晓丽死死捂着闺女的嘴巴,她害怕极了,浑身都在发抖。

“怎么这么黑?晓丽,怎么不开灯啊。”

周建军下意识的说了一句,但随即他整个人愣住了。

晓丽?

嘶,刚刚融合的记忆,瞬间如同被激活了一样。

等等……

刚刚那不是梦?

我这是穿越了?

穿越到了一个打老婆孩子的人渣周建军身上?

这里是情满四……啊呸,禽满四合院?

这个院子里的邻居,一个个可太熟悉了。舔狗战神何雨柱,胸小脑坑何雨水,pua始祖一大爷易中海,大棒慈父二大爷刘海中,算计到死三大爷阎埠贵,绝户浪子许大茂。

还有最强一家人。玩弄男人于股掌之间,吸血白莲秦淮茹。

打小就懂事,工具盗圣棒梗。

撒泼打滚,擅长招魂老虔婆贾张氏。

要知道,这位贾张氏最擅长的就是哭喊:东旭啊,你死的早啊,快回来看看吧,他们都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啊。

哦,贾东旭是她儿子。

所以擅长招魂,名副其实。

至于周建军本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是禽兽中的一员。

跟何雨柱许大茂并称四合院三祸害。

初步理清融合的记忆,周建军感觉头更疼了。

这尼玛叫什么事情?

不过想到记忆中自己那仙女一样的老婆,周建军叹了口气。

作孽啊,这么好一个姑娘,都不知道珍惜,活该被打死。

现在,他已经习惯了黑暗,视线落在了墙角,那里有两个瘦弱的身影,依偎在一起。

他知道,那是这辈子的羁绊,他的老婆孩子。

周建军晃晃悠悠站起来,走了过去。

于晓丽啊的叫了一声,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声音颤抖:“你别过来,周建军,你要打就打我,要是你再敢打彤彤,我就跟你拼了。

你真要把我们娘俩都打死才甘心吗?”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

周建军听着那惶恐的语调,心中蓦然一疼。

他继承了原来的记忆,同时也继承了原来的情感。

周建军这个人渣对自己的老婆有感情吗?

有!

那是肯定的。

于晓丽是红星第三轧钢厂的广播员,当年也是厂里一枝花,不但人长的美,而且声音好听,是好多人的梦中情人。

而他周建军则是轧钢厂宣传部的干事,美工出身,负责宣传板报的绘制,轧钢厂文刊校对等工作。

由于长着一副好皮囊,又加上会画画,说话好听,女人缘一直不错。

自从于晓丽进厂之后,这货就盯上了人家,甜言蜜语把人家哄到了手。心里自然是极为喜欢于晓丽。

刚刚结婚头两年还好,两个人浓情蜜意,才有了爱情结晶周彤彤。

可惜好景不长,周建军在多次宣传活动之后,有了酗酒的习惯。

并且认识了一些社会上的街溜子,跟他们一起吃喝玩乐。

那群人知道周建军好面子,天天军哥军哥的吹捧着。

周建军迷失在这种虚荣之中,隔三差五就在这帮人的撺掇下,去下馆子,一顿饭下来,都得六七块钱。

要知道,现在可是65年,六七块是啥概念?

什么家庭能经得起这么造?

喝酒的人,大多脑子都会不好,周建军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

于晓丽是9级广播员每个月工资31,而他自己在宣传部,领着16级文艺工作人员的工资,每个月也有42.5的工资。

要知道这年头,一斤猪肉7毛2,一斤牛肉6毛3,精米1毛3,细面1毛6,棒子面便宜只要2分一斤,双合面7分,杂合面5分。

有的人可能会问,为什么牛肉比猪肉要便宜,那是因为牛肉没法拿油,物资匮乏,缺少油水的年代,牛肉并不受百姓欢迎,反而是肥猪肉更受欢迎,买到瘦肉都不带高兴的。

甚至有人可能看到过报纸报道,六十年代,民众饱受饥饿只能以大闸蟹充饥,觉得很魔幻。

事实上真就如此,大闸蟹没肉,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没人买,你要硬杠富贵人家,能吃饱饭的,肯定爱吃,那当我没说,咱只说普通家庭。

田间地头,黄鳝泥鳅都不爱抓,为什么?因为弄这些吃,废油,油多贵啊。要是光用白水煮了,废柴火,还不挡饿。倒不如青蛙蛤蟆,起码有二两肉,但这两样你也不能吃,益虫,受保护。

要这年头有人跟你说我一只大闸蟹卖你十块钱,你只管大嘴巴抽他,绝对是把你当凯子,糊弄二傻子呢。

就这物价,两口人一个月工资七十多,上无父母需要赡养,下无兄弟姐妹需要帮扶,本应该过的很幸福。

但却因为周建军败家,每个月的工资刚发下来,他便带着一帮狐朋狗友出去吃吃喝喝,有时候良心发现,想带些酒菜给老婆孩子,结果又架不住面子。

人家一说军哥家里肯定不缺吃喝啊,嫂子跟着军哥那肯定吃香的喝辣的。

他一准把剩下的酒菜给别人带回去。

至于自己老婆孩子,啃窝窝头就挺好。

原主就是这么个东西。

问题是每次喝醉回来,听了闲言碎语,哪怕别人一挑拨,说你家婆娘得收拾啊,他准得对老婆孩子一顿拳打脚踢。

感受着妻儿的恐惧,周建军没忍住,狠狠抽了自己两巴掌。

“,”uid”:”99795115128762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09:10
下一篇 2021-12-17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