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定国志

精彩节选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东汉末期建安十四年,寒冬一月,雄大的许都城内漫天飞雪白霜铺地,却不像往年冬季那般,家家户户孩童蜂拥而至戏雪的热闹。

路上行人皆是步履匆忙,碰见相熟之人互相打个招呼也是轻言轻语,慎言慎行的状态。

就在几月前,曹操于赤壁大败于刘备孙权。

对于许都城内的平民百姓来说,如同灭顶之灾。街道上时不时跑过的斥候简直如同恶魔降临。每天都会听闻某家长子被强抓兵役。

在东汉末年,曹操招兵实行屯兵屯田制。

从曹操入驻许都后,经济虽有所发展,平头百姓也勉强能过上吃饱的日子。可因实行屯田制,年年被抓走数以万计壮丁强行兵役或劳役,民心早已怨声载道。现在许都,只能用四个字形容:不得民心。

所以,从许无忧穿越来到许都这段时间里,除了城内那些顶级权贵之外,上至公卿下至平民,终日惶恐万分,生怕哪天就有斥候破门抓人。

许无忧一个人孤零零坐在自己店内壁炉旁的棉席上,若有所思看着窗外飘雪。

“唉,你说我都来这破东汉半年有余,还是不习惯这地方。”

就凭这里连拉个粑粑都只能用去皮的木棍或者竹子制成的橛子。许无忧就忍不可忍,却又不得不忍。

在古代,没有厕筹擦腚这一习惯。与其说没有这习惯,不如说是没有这条件。在古时,纸张是何等珍贵之物。就算后期纸张盛行,卫生纸也是有很长一段时期没有出现。

“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别人穿越都有金手指,都有神助攻。我身上除了前世一起穿越过来的一大堆孜然粉和一对辣椒面之外狗屁都没有。老天爷,你让我过来作甚嘛”

大半年前,许无忧还是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青年,守身如玉二十四载。平时除了摆摊吆喝卖烧烤,就只会在家打游戏的宅男。可一觉醒来,居然回到了建安十三年七月。平白无故继承前世旧业,成了许都城内一家酒肆老板。)

可无奈…魏人以饼、粥、稀汤为主。生活条件好一些的,才能吃上蒸米饭。许无忧这些烧烤,魏人几乎拒之门外,不喜其食。也就偶尔来几位好奇的魏人,尝上那么一尝。但仅此一次,实在贵。一串烤羊肉就要十枚魏五铢。

(一百枚魏五铢等于一吊魏五铢,十吊魏五铢等于一贯魏五铢)

换成平常,一枚魏五铢就能买到两块烧饼。幸好就算是这战火纷飞的时代,物价也不会很高。许无忧还是可以勉强度日。

许无忧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在这时代,就算我做的烧烤再好吃,再有钱也屁用不顶啊。特别是有钱,哪怕富可敌国。也只能被曹操当羊宰,就算曹贼今日不宰我,等哪天没钱了,看我这膘肥体壮的肥羊,肯定照宰不误。这可是战火纷飞煮酒论英雄的时代。”

“曹贼那句宁我负天下人,毋天下人负我可是流传千年。不行不行,我一定要想个办法成为位极人臣的存在。”

或许是许无忧穿越时屁屁没坐好,就那么衰碰上这一茬。连自己生计都紧绷,还想着位极人臣。

“唉,算了。现在都到了午饭的时间,开店吧。”

在东汉时期,魏人也是一日分朝食、昼食、敦(sūn)食三顿。采用均是分食制(一人一桌)合食制要到唐末才兴起。

店门大开的许无忧左顾右盼,依旧和往常一样,影子都没一个。就连想有条狗子进来取暖的机会都没有。每天都活生生上演一场又一场狗不理。

“我就知道嘛。虽说世间故事万千,但总有很多故事结局惊人相似。关门大吉”

等许无忧起身想去关门时,眼看一位穿着华贵的中年大叔慢悠悠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打量店内环境。最后,那名中年男子还是被许无忧自己造的壁炉吸引住。

心中一喜,急忙前往招呼道:有迎客官尊驾。小店有特色烧烤,不知客官可否一尝?

那名中年大叔目光依旧放在壁炉的火光上,神态慢慢地开始变得若有所思起来。随后便在壁炉旁的案几席地跪坐。

(古代的案几就等于后世的饭桌。在东汉时期,也没有椅子一说。当时的人都是在地上铺上一张席子,便跪地而坐。)

见中年大叔坐下,许无忧识趣地上去又擦了擦本就干净的案几。

中年大叔指了指壁炉道:“还请问掌柜的,此乃何物?某看甚是有趣,火光袅袅暖意四溢。”

许无忧笑着恭敬道:“回客官的话,这是在下的一点手艺。此物名为壁炉,作生火取暖之用,生火所产生的烟气也会直接排出屋外,免除生火后屋内烟雾袅袅之苦。”

中年大叔摸着下巴胡须认同道:“原来此物名为壁炉。壁,乃墙壁,亦有坚固之意。炉,乃生火煮食之用,炉下之火亦可取暖之用。不错,好名。想不到掌柜年纪轻轻也是有才之人。”

大哥….你别那么文绉绉行不行啊。我是真佩服你们古代人说话,是真的佩服得够够的。不是某就是吾,要么动不动就来个之乎者也。我要去现在穿越回后世,语文老师见到我都要拜三拜

“客官,小店开业不久。尚且只有烧烤,客官可否有兴致一尝。”

中年大叔好奇道:“哦~烧烤又是何物?”

“回禀客官,烧烤就是把肉撒上调料后,再用碳火烤制,配上小酒滋味无穷。”

“哈哈。某未曾尝过,今日有幸一尝。还请掌柜的速去烤制,若滋味甚佳,某不会亏待你的。”

“诺。客官稍等片刻,在下这就去。”

心里早就藏着如意算盘的许无忧这回把真功夫都拿出来。

这中年大叔也不知何方神圣,不过看他那装扮绝对是有钱人。你说万一整不好就是哪位顶级权贵,那我这下岂不是赚翻了。不用被抓壮丁不说,说不好….从此就开始巅峰之路。整不好啊,还真给我一统三国千古留名

就许都这地方,虽然百废待兴。但在曹操这撼世枭雄的治理下,一般的肉类蔬菜还是基本足够的。只是,一般平头老板姓吃不起而已。可许无忧作为一家只有烧烤的酒肆老板,肉还是有的。大冬天,放多久肉也不会坏。

这时代,不是蒸就煮,顶上天了也就烙。许无忧直接上演一出千年后舌尖上的味道。烧烤直接安排两种,纯烤不放料的,就外加一碟有辣椒面、芝麻、蒜末、热油制成的蘸料。另外的嘛…万能孜然必须安排上。

中年大叔看着案几上那一串串卖相普通的肉串,似乎不觉得有何不同。可就这普通的肉串,细眼一看,肉质鲜嫩香气直入心肺。肚子里那条馋虫顿时被勾得死死的。

也不管礼仪不礼仪,撸起袖子就是干。这一口咬下,直接爽得不要不要的,经过炭火的烘烤,羊肉鲜嫩多汁,外加配上孜然的神助攻。中年大叔吃得眉毛都像在跳舞。再喝上一口酒,彻底入迷了。

“掌柜的,此烧烤滋味为何如此美妙。某人尝尽天下美食,却此滋味果真首次。妙,实在是美妙。若非某亲口尝试,某还真不信人间能有如此美味啊。”

嘿嘿,你个土鳖。这可是一千多年后的味道。你要不是走大运,你这辈子都吃不上呢。

“客官喜爱就好。客官若未尽兴,在下便再为客官再烹制一些。”

“好。劳烦掌柜的多做些。”

“诺”

不久..又给拿着20串肥羊肉,10串韭菜、6串羊腰子出来。

许无忧心里那算盘此刻打得那叫一个砰砰响:“嘿嘿,这回肯定没走眼。是个大户。”

“掌柜的若不介意,可与某一同吃酒用膳否。美味当前,某独自吃酒用膳甚是无趣。掌柜的,你觉如何呀?”

“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许无忧也不客气。一洗刚才尊敬的态度,大大咧咧就坐了下来,拧起一串大腰子就往嘴里放。

眼看中年大叔爵中无酒,自然就为中年大叔倒酒。

(这里说的爵,如同后世的酒杯。爵,在东汉时期是一种饮酒器的总称。)

“还未请教客官尊称”

中年大叔拧着韭菜的手不由一顿,放下韭菜。

双手抬起抱拳至胸前道:“某与当今丞相同姓,也算是个官绅吧。掌柜的你叫我老曹即可,最近时日因中心烦闷出来走走,没想到这一走却碰上如此美味。往后某一定多来光顾。”

“老曹,我姓许名无忧字无。老曹你若不介意,便称在下小许亦或无忧便可”

见话题已经打开,许无忧也给自己倒了爵酒。

“唉,最近几月确实也是乱。我这里小本买卖本来就不好做,现在更是雪上加霜。不过,眼瞅着现在三国鼎立。丞相他老人家英明神武,出口便是宏韬大略。老曹你放心吧,还是会有好日子过的”

这话确实也没错,赤壁之战后三国鼎立。后来魏先灭蜀汉再灭东吴一统三国。就算历史再渣的现代人,这点知识还是知道的。

老曹听许无忧这话眉头一闪,笑道:看来无忧掌柜对当今丞相很是看好啊。

许无忧笑了笑,点头表示同意老曹的话。

许无忧又不傻,难道他告诉老曹在后世,有个叫罗贯中的把当今丞相写成大奸大恶的王八蛋吗。可实际上,许无忧也不信曹操真的有那么坏。但怒斩华佗和铜雀台嘛….

想起历书里记载。华佗死于208年,就是建安十三年。可现在都建安十四年。唉…可惜了。

许无忧见老曹还想把这个话题聊下去,于是话锋一转,聊起自己这半年多生意惨淡的事情。

“无忧掌柜,烧烤滋味以及香气都乃一等一佳品。为何就无人光顾。”

“可能是饮食有关,往后再作打算吧”

两人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天南地北都聊了个遍。一个时辰后才结束。

今日老曹可总算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满足了。随手掏出五吊魏五铢给许无忧。并言称不过时日必定再来。

两人便互相拱手告辞。

“还真是有钱人啊,随后这么一掏就是普通百姓几乎好几月开销。下次再来,必须把猪鸡鱼啥的都安排上。”

(牛在东汉属于贡品,这时候随便杀牛可是杀头之罪。)

老曹离开酒肆后就上了一台看似很平常的马车。

坐在马车里的老曹,现在还哪有刚那笑意盈盈推杯换盏的模样。冷面霜眉,双目如狼。

“回府”

车夫毕恭毕敬道:“是,丞相”

这位老曹就当今丞相,曹操。车里的曹操还在回忆这今天许无忧对自己的评价和那些烧烤的滋味。刹时就觉得,这个无人光顾毫不起眼的小酒肆,还真得多去。

“,”uid”:”3693966545129943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11:40
下一篇 2021-12-17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