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姜九意温隽小说全集_姜九意温隽章节阅读

小编推荐小说《姜九意温隽》,主角姜九意温隽情绪饱满,该小说精彩片段非常火爆,一起看看这本小说吧:“属下明白。”松吹颔首。风卿澜撇眉,“以后唤我小姐,自称名字便可。”“隔墙有耳。”松吹立马改口,“松吹领命。”“洗漱吧。”松吹立马去准备,风卿澜坐在桃木桌的梳妆台前,枯瘦的手指抚摸着干瘪枯黄的脸颊,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眉眼微扬,“不枉费我这段时间虐待自己。”里面已经备好沐浴的热水,风卿澜泡在里面松吹便转身去找新衣裳。沐浴完的风卿澜看着她手里的新衣摇头,“别人的衣裳穿一件就够了。”“把原来的那件给我。”松吹虽是不解,但还是按照吩咐做。

小说:姜九意温隽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云曈婉

角色:姜九意温隽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叫做《姜九意温隽》,是作者云曈婉的小说,主角为姜九意温隽。本书精彩片段:耳边被唤回神,风卿澜收回视线,一脸傻笑。“素律妹妹,这燕侯夫人真年轻,我还以为,她的大寿,是我们乡下的八十大寿呢。”绕绕头有些尴尬。“卿澜,你再口无遮拦,回府中去!”长平侯夫人惊吓呵责风卿澜。若是这话被听了去,指不定给长平侯府带来什么灾难。“母亲,我……”风卿澜受了惊吓的模样低下头去,胆小害怕不已,被呵责一声便眼眶湿了。“我……我不敢了,我不说话了,母亲别赶我走。”长平侯夫人冷意瞪了一眼风卿澜,没有再理会她。她哀求弱小的模样,风素律眉目忧疑。方才看错,风卿澜这个土包子,怎么可能会有那种眼神。…

书评专区

管控绒:看名字以为是老套路,看内容才知道很精彩!
合顺:人物鲜活生动 感情丰富 情感细节描述细腻 轻易就能将读者带入情节中 故事片段清晰 喜欢!支持!希望作者继续多出好作品!
聪明的情面:写的太好看了,男主女主的情感都很细腻,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小说了

(抖音)姜九意温隽小说全集_姜九意温隽章节阅读

《姜九意温隽》小说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第六章 燕侯夫人寿宴

听着屋外敲门声,风卿澜杏眸微眯渗着一股寒意。

“姐姐。”

“姐姐你在吗?”

嘎吱——

开门声伴随着呼喊声响起,风卿澜负立的指缝间两根恍亮的银针蓄势待发。

风素律提着膳盒冲进,眸色急切。

“卿澜姐姐……”

风素律稳住脚步,视线有意无意扫视着周围,似乎在寻找什么。

风卿澜微侧首,九千岁的身影已然消失,收起指缝间的银针。

“素律妹妹,怎么了?”杏眸中弱小被突然闯进来的惊吓

小手抱了抱穿着单薄的手臂。

这一声妹妹刺中风素律心尖,眸色微颤放下手中膳盒。

话中担忧又似在试探。
“方才姐姐怎么这么久未来开门,以为姐姐发生了什么事,便着急推门了。”

风卿澜捂嘴轻咳两声,受凉声哑,“我刚躺下。”

“姐姐可着凉了吧。”
风素律一边将膳食取出一边关心,见她单薄的衣裳,心中忧疑。
“姐姐饿了吧,用了晚膳再睡吧!”

披上了那件披风,风卿澜走到桌子前坐下,也没有拒绝,脸上笑意,感动模样。

“妹妹对我真好,在乡下也常饿肚子呢。”

“那姐姐慢慢吃。”
风素律鄙夷不屑看了一眼一脸享受用膳的她。

“姐姐,真不该交给凉音准备,让姐姐委屈了,这些东西,姐姐在乡下也没见过吧。”
风素律走动,环视着周围。

风卿澜眸中一丝寒意。

风素律着急解释,嘴角微微上扬嗤笑,“姐姐别误会我的意思。”

怀着心思在屋里走了一圈,眉间逐渐收拢,脚步停下在衣柜子前。

“姐姐,这些衣裳虽是去年的,可布料都是上等。”
说着,风素律将柜子门打开。

风卿澜杏眸微侧一眼。

柜子里除了她熟悉的衣物并无其他,风素律眸中有些失望,“前几日让凉音送给乡下人穿做善事,没想到,凉音误解,送你这来了。”

关上柜门,风素律转身看着吃相豪迈,直接用手抓着油腻腻的鸡腿进口的她,眸中鄙夷。

乡下人就是乡下人。

“姐姐,慢慢吃,夜深了,我该回去就寝了。”

“嗯!”

风卿澜点头应了一声,眸中闪过一抹邪笑,口中嚼着含糊不清。
“妹妹,我送你回去吧!”

放下手中鸡腿,起身油腻腻的双手扒拉住风素律的手臂,一脸天真无邪的笑容。

华丽的衣裳瞬间被油腻覆盖。

风素律惊慌推开风卿澜,看着最为喜爱的衣裳上沾了油腻。
“啊!风卿澜,你做什么!”

“妹妹,我……我给你擦擦。”
拿起桌子上方才擦了嘴边的帕子直呼上风素律的衣裳擦拭。

“你别碰我!”风素律慌张避开,见她帕子上的油腻,还有肉沫,恶心袭上心头。

“呕~”

风素律捂嘴转身仓惶离开,恨不得立刻脱尽。

“呵”轻笑一声,将手中的帕子随意丢回桌子上,看着手中的油腻,风卿澜嫌弃收回。

“小姐。”
松吹快步走进,见她嘴前油腻的模样,眉头微微皱着。
“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风卿澜杏眸微眯,她也忍不住这油腻感,“松吹,沐浴。”

转身走向内寝屏风后。

“是。”
松吹应下,转身下去准备热水。

数日

待在榕楼虽未再见过长平侯夫人,风卿澜的身生母亲,但那一日醒来,长平侯夫人便命下人送来了许多新衣,尺寸都是按她的身板而定。

后又找了大夫开药调理身子。

不知的以为是长平侯夫人心疼受苦的生女,实则只是为了今日燕侯夫人的大寿若被问起也不会显得太难堪。

铜镜前,风卿澜经过这几日的调养,身子比刚回长平侯府第一天面瘦肌黄、瘦骨嶙峋的模样好了许多。

“小姐,玉絮已经安排进来了。”
松吹走进,见她身子恢复的模样,眸中放心了一些。

前段时间,一直心疼她将自己折腾得瘦骨嶙峋。

长平侯夫人在榕楼备了几个丫鬟,玉絮刚好能掺和里面进入长平侯府。

“嗯!”

只是沉静应了一声,风卿澜从九千岁送的饰品当中取了一个玉簪佩戴,除了玉簪不再多一种饰品。

兴许知她得了九千岁的奇珍异宝,长平侯府并没再给她准备首饰。

门外走进的女子见了风卿澜,恭敬行礼。
“玉絮参见阁主。”

风卿澜眉间微颤,不紧不慢。
“如松吹一般,日后唤我小姐,自称便是。”
微侧一眼松吹。

松吹明意,垂眸,“小姐,是松吹未同玉絮说明,松吹有错。”

“也罢,时辰也快了,走吧。”

风卿澜抬脚踏出,松吹和玉絮跟随身后。

长平侯府门外备好了三顶轿子。
今日长平侯在朝廷中任务,无暇参加燕侯府的寿宴,便由长平侯夫人代去。

风素律莲步走出,身后凉音抱着伏琴。

“母亲。”
声音甜美唤了一声,自带的一身大家闺秀的温婉,长平侯夫人自然欣喜得不得了。

“素律,上轿子吧,你大哥呢?”

“大哥说一会儿自个过去,让我们先去。”

长平侯夫人脸上立刻便不悦,哪有一家人分开去的道理?正要让一旁的下人去催促便见走出来的风卿澜。

“母亲,妹妹。”

风卿澜伸手提起裙摆跑出来,没有一丝大家闺秀的矜持,长平侯夫人眸色微眯嫌弃。

风卿澜放下手中裙摆,脸上笑意,眸中清澈单纯,“母亲,我也想去,听她们说,母亲要和妹妹去吃喜酒,我也想去。”

她眸中有些泪水,渴望被答应要求。

喜酒二字,形容得俗气,让人忘不了她是从乡下回来的。

长平侯夫人眸中嫌弃,虽着华衣,瘦弱模样的她,在心里终是不如风素律,而她头上只玉簪一只。

“卿澜,那么多,你为何只玉簪一支?!”

风卿澜愚钝模样伸手碰了一下头上的玉簪,抿唇还是那一句,“母亲,其他的太好了,我不舍得。”

“母亲,你也带上我去嘛。”
她撅起小嘴,像是撒娇。

风素律轻轻扯了扯衣袖,“母亲,姐姐要去,便一起吧,姐姐也是从未见过世面。”
督了一眼土气的她,绿叶衬托鲜花。

人群中,风卿澜是绿叶,她本是鲜花。

长平侯夫人犹豫,迟迟未回应。

风卿澜的出现,长平侯府也渐渐有留下观戏的百姓。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08-10 14:29
下一篇 2022-08-10 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