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世团宠:嫁部落首领后我多胎了

精彩节选

“咱们就这一个女崽,要是死了,我就撕碎那个茉莉。”悲痛焦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谁这么吵?

心口的憋闷,让她喘不过气来。

猛地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焦急的脸,抚摸她脑袋的手停在半空,一脸诧异。

舒桐本能的张口。

“你是谁?”

“我的傻崽崽,你不认得妈妈了,是不是落水后,伤了你的脑袋?”

面前的女人,一头红色的发,像火一般。

脸如银盘,眼睛含着担忧,向下看去,一身豹纹兽皮。

特别原始的装扮。

舒桐吞了吞口水,眼睛不受控制的看向四周。

等等,这不是地狱,似乎像某个原始部落。

而且她发现自己的腿上,有好几个小野鸡模样的动物。

脑袋突然一痛,脑海中浮现出许多陌生的画面。

几分钟后,她再次震惊。

做了三十年阿飘的她,竟然穿越了。

面前的这个是自己的母亲,凤凰族族长夫人。

腿上的小鸡是刚出生一个月的弟弟,至于她,便是族长唯一的雌崽。

因为与同族的一个雌崽起了冲突,被一把推进了部落的河里。

虽然有一个兽人路过相救,但原主还是死了。

从而让她占据了这具身体。

简而言之,她借体重生了。

她是个随遇而安的性子。

既然没死成,得了新的身份,那就好好活着吧。

族长夫人见自己的崽崽时而蹙眉,时而叹息的样子,心里咯噔一下。

莫不是落水后遗症,傻了?

顾不得说什么,赶忙推着蹲在地上的伴侣去找巫医来。

“凤秋,快去找大巫来,就说崽崽脑子受了伤。”

说完后,还不住的骂骂咧咧。

“我就说茉莉不是个好东西,非得让她和崽崽玩,这下好了吧,她倒是如愿了,我的崽崽受苦了。”

舒桐接受了穿越的事实,她张嘴说。

“有水吗?”

族长夫人梅立马说.

“崽崽,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倒水,你还感觉哪里不舒服?”

梅随手的功夫倒好了水,伸手递来,空闲的手抚摸着舒桐的面颊。

舒桐有点不太适应。

她三十年没有接触过人了。

准确的来说是,她三十年没有跟活人这么近距离的谈话,和肢体接触了。

她身份特殊,在八岁之前是个正常的人类,八岁生日天出了意外,离开人世。

后来得知是因为地府人员勾错了魂,她被迫不能轮回,在人间飘荡。

这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总算有了一个转世轮回的机会。

前脚刚拿了投胎的船票,后脚就来了这里。

这也算是一种补偿。

她不自觉地偏头,端着黑色陶杯喝水,含糊的说。

“就是感觉心口有点闷,其余没事。”

梅松了一口气,心疼的叮嘱。

“下次不要和茉莉单独相处,你们今年刚好成年,要选健硕的伴侣,族中有兽人想和你结侣,恰好这个雄性茉莉喜欢,心生嫉妒,就对你下手了。”

舒桐喝水的动作一僵,抬头问。

“我成年了?”

“你还说自己没事,连自己刚成年都忘了。”梅急切的说。

“我还要找伴侣?”舒桐又追问。

“是啊,成年了自然就得找伴侣,崽崽你放心,有妈妈在,保证给你挑最强壮的兽人,到时生出更强大的崽崽来。”梅见自己崽崽的神情疑惑。

只当她在害怕,很有信心的说,差点拍着心口保证了。

舒桐很抗拒。

她才成年, 还没适应美好时光,就结婚生娃。

而且生的有可能是兽兽,这个她接受不了。

急忙说。

“我还是个孩子。”

梅没有强迫,心头却很害怕。

她家幼崽肯定伤着脑子了。

大巫怎么还不来,快点看看她的脑袋,有没有进水?

说曹操,曹操就到。

梅从没有感觉大巫来的这样及时过。

族长凤秋撩起简陋的门帘,露出一道身影。

为首的是一个身形消瘦,满头银发的兽人,披散的发遮挡住他的面庞,看不出长相。

未等靠近,就听梅急切的说。

“大巫您总算来了,再不来,我就得撕了茉莉去。“

凤凰族,梅的性格泼辣,无数兽人领教过,一般没有兽人敢轻易触碰,只有面前的大巫不怕她。

声音和缓低沉。

“不急,能醒来就说明无事。”

有了大巫的保证,梅稍稍放了心。

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她让开位置,露出坐在床上的舒桐。

舒桐闻言抬头望来,四目相对时。

她撞入一双银色的眸子,眼神深邃,像旋涡。

盯得久了,可摄人心魄。

她下意识的低头,这个老兽人不简单。

大巫眼神微动,缓步来到舒桐身边。

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现在感觉哪里不舒服?”

舒桐略有紧张,声音带着颤音。

“心……心口发闷。”

舒桐心想怎么比当年带她的那个老鬼还让她害怕。

这种害怕发自内心,不受控制。

“手伸出来。”大巫又说。

舒桐试探性的伸了过去。

突然,一只粗糙的手捏住自己的手腕,她本能的哆嗦着。

这手怎么跟石头一样冷呢?

像是冷水动物一样。

她想抽回来。

就听他说。

“没什么事,只是受了惊吓而已,喝点药就好,你因祸得福啊。”大巫的声音相对于之前好了很多。

且能清楚的感受,他的手在颤抖。

舒桐不解,但还是戒备着。

梅夫妻二人对视。

大巫这话什么意思?

“跟我回去拿点药,在雌崽彻底痊愈前得天天喝。”说完后,他松了手。

离开前又说。

“好了就来找我,我教你认识草药。”

不给舒桐拒绝的机会,人就飘了出去。

舒桐回想刚才大巫的眼神和话语,她感觉很奇怪。

她漂浮三十年,见过不少人,看过不少事,他们的心思和言语肢体举动自己都能明白即将发生什么。

这个大巫不是收徒这么简单。

梅跑到床边,欢喜的说。

“我的崽崽,你竟然被大巫选中了。”

“,”uid”:”36466543034742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14:10
下一篇 2021-12-17 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