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成了偏执摹少的白月光

精彩节选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打破了卧室里的寂静感,

脸颊上突如其来的巴掌,导致夏笙头懵不受控制的摔倒在地毯上面,白皙的脸颊一侧顿时红肿疼痛,泛着泪光的双眸不可置信盯着眼前的男人,

这个和他结婚三年的老公凌席策,今天回到家中,没有一点为人夫关心问候的话语,

怒斥般开口直接说出,“离婚”两个字,刚刚竟然因为她责骂小三,甚至还动手打她,夏笙还是不敢相信再次看着眼前的男人,

泪水顷刻之间布满眼眶,委屈不甘后悔这些词汇穿梭在脑海里,似浪潮打的她措手不及,紧绷着最后一丝幻想,渴望着还有一点转机,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夏笙清楚的感受到渴望被蹂躏后的痛苦,

凌席策面容森冷地把一份文件夹,摔在她眼前的大理石地板上,

“啪嗒,”文件与地面传来的响声,这一刻彻底地打破她所有的期待和幻想,

夏笙想也没想捡起文件打开一看,离婚协议,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她应该想到的可看到这几个字,胸腔微微有些钝痛,大脑一片空白,呼吸似乎都变的短促,

难道我说错了吗?摔倒在地上的夏笙讽刺地笑着自己,又不甘心轻易这样妥协,美眸深沉的盯着他,

她想要仔细看看,这个和自己结婚三年的男人,究竟会无情到什么地步,

夏笙努力的压制着愤怒,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凌席策俊美的轮廓在灯光照耀下,若隐若现地呈现,双目如深渊嗜人心魄,令人沉沦迷上,这张披着人皮的脸,此时看着夏笙的眼神透露着厌恶和冰冷,他连伪装都再伪装一下,

“不对,不是只有现在,”夏笙悲愤地陷入沉思的回忆之中,

从成为他的新娘的那一刻,到现在离婚协议扔在她旁边,一直都是这样,那时的她不明白为什么?

三年了,当初夏笙天真的以为他不情愿是因为商业联姻,

只要她好好做着一名合格妻子,处理好家庭矛盾,孝顺公婆,解决好令他烦心的生活琐事,两个人一直相敬如宾,慢慢地生活也能这样过下去,她跟本不求凌席策能真的爱上她,

可是今天这男人似乎厌恶她达到了极点,因为凌席策包养的小三回来了,他就急不可耐了,他恨不得现在赶快和自己脱离关系,

“一个小三而已,我夏笙是谁,她根本不配和我做比较,”夏笙红肿的脸上微微凸起,两边脸颊明显不对称,不过她还是要保持着自己的尊严,

原本凌席策看她时,眼中带着几分怜悯,可随着夏笙高傲的话说出,立刻改变了态度,盯着摔倒在地窘迫不堪夏笙怒气冲冲:“她不是小三,我不准你这么说,”

凌席策看着这样的夏笙,不打算在说什么废话,快速整理了一下紧皱的西装袖口,冰凉没有温度留下最后一句,“签了字,对你,对我,都再好不过,”

望着他没有一丝留恋离去的背影,夏笙如同掉进了冰库般寒冷难受,泪水滴落在手背上,她才恍惚的用手抹去泪水,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身来,

白色的化妆台镜子中照射出夏笙的小脸,她盯着离婚协议看了许久,双手握成拳 ,忍不住颤抖着,

太阳从东边缓缓升起,明媚的阳光洒在落地玻璃窗上面,阳光照射太过强烈让夏笙忍不住伸手阻挡,修长白皙的手指渡上一层黄橘色光芒,

憔悴白皙的面孔,没有血色的嘴唇,双瞳无神,一副没有生命气息的挂线娃娃,她坐在沙发一整夜,也想了一整夜,爱他真的太累了,累到自己遍体鳞伤,这孤注一掷的爱情果然不会有好结果,轻蔑地自我嘲笑着,

记得父亲夏庭伟去世之前,告诉过她,“凌席策以后肯定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好好相处,好好爱他,你一定能幸福一辈子,”

“现在看来,父亲你好像也看错人了,”夏笙对着寂静的房间诉说着,她该向谁诉说,答案是,她谁都不能说,

青春时期懵懂的少女喜欢一切简单干净的东西,那时她心里是喜欢这个男人的,气质干净纯粹,一身白色衬衫阳光明媚温柔示人,

可是……似乎一切都变了,

答应父亲的嘱咐也做不到了,当初她的父亲夏庭伟在去世之前,告诉她,“嫁去凌家要贤惠,委婉,大度,”

“可……父亲我做到了,他没有,”他根本不配做一名丈夫,我会离婚,”

夏笙回忆中透露着痛苦,指甲镶进肉里丝毫没有感觉般,“我一定会让他净身出户,让小三付出代价,”

“夏笙从来不是别人想欺负就能欺负的,”干涩嘶哑的低音声,夏笙看着无名指上的钻戒,无奈苦笑一下,当即摘下戒指,扔在化妆桌抽屉里面,眼不见为净。

夏氏集团在她父亲夏庭伟去世后,按照遗嘱应该是夏笙开始接手,后来因为她嫁人,加上母亲意外中风,妹妹夏鸢又远去外国读书,自己身心力竭,交给叔叔代为管理,

一切来的意外,让夏笙当时暂时辞去这一职位,专心去照顾母亲,

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三年,早已经麻痹去追究调查的欲望,

夏笙绝对不是别人轻易能打到的,爱情既然没有保障,那就重新梳理自己,丰富自己的能力水平,

坐在化妆镜前的夏笙,褪去了往日的憔悴寡淡模样,画着精致的妆容很娴熟,肌肤胜雪双目晶莹剔透,夏笙本来就是美人坯子,现在的她有着别具一格的清幽高雅气质,

划开手机看着时间,这个时间点应该先去医院看母亲,想找出凌席策出轨的证据也不急于一时,

她驱车赶往医院,到了医院病房里,母亲躺在床上紧紧的皱着眉头,额头上布满薄汗,看着极其难受不舒服,

夏笙走到床傍边,放下了包,用手轻轻揉着她的眉心帮忙舒展放松,贺禾睁开双眼时,闪过一丝紧张不安的情绪,抬眸看到夏笙神情才有所平静,

看到母亲醒来,夏笙倒了一杯水喂到母亲嘴边,贺禾长相漂亮,皮肤保养的不错,中风之后除了说不出话,也没太大的变化,

母亲生病之后,夏笙一复一日年复一年早中晚都来看一遍,才放心,

夏笙看到母亲时,心里才有几分温暖,俏丽的面容带着笑意,握着母亲的手放在脸颊旁边,

“妈妈,过几天我可能太忙没时间来陪你聊天,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就天天陪着你,”

贺禾皱着眉头想要关心女儿,又开不了口,只能从喉咙口出发出几声闷哼,

“到时候,我就接妈妈回家住,不住医院了,好不好,”看到贺禾眼角流出泪水,夏笙忙着掏出纸来,擦了她眼角的泪水,她以为母亲是高兴不住医院的缘故,便没有放在心上,

以前她就有想过不让母亲再住医院,可是碍于凌席策,就没把母亲接到身边照顾,现在想一想,自己真的很不孝,

“过几天,阿鸢就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就团聚了”

贺禾身体有着微微颤抖,突然意识再次模糊起来,

夏笙被惊吓一番,第一次看到母亲这个样子,赶紧呼叫医生,

医生仔细检查过后,看了病人的眼球,和各种身体指标:“没事只是病人情绪不稳定,尽量让病人处于一种安静的状态,”

夏笙听到医生的话才放下心来:“好,谢谢医生,”

又陪了母亲半天,替母亲整理好身上的被子,抬手看了看手表,才拿着包走了,

开着车她直奔凌席策的公司,公司谁不知凌总裁的妻子是当年夏家千金,

夏笙才情一绝,s市代表的名媛千金,时尚圈的顶流贵族,各个方面完美优秀,

当年夏氏和凌氏的婚礼,可谓是s市最为耀眼瞩目的一场结合,电视媒体,商界翘楚,娱乐圈大腕,市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参加,让多上名媛少女们羡慕嫉妒,

如今总裁夫人大驾光临,谁敢去拦,不过当真有一些听话忠诚的狗,当她距离凌席策办公室还差一步之遥时,

助理王启快身拦住夏笙下一步动作,“夫人,我帮您先通报一声,”

夏笙明媚的双眸打量着他,王启脸色稍微苦涩,拦着的手始终也没有放下,僵持在原地,

总裁办的外区,隔着玻璃众人好奇忍不住瞧眼打探,八卦的议论不到几分钟传遍整栋大楼,

“夫人,怎么会来这里,不会是夫妻打架了吧,哈哈”

一楼柜台的女人,拿着化妆镜子补着妆,听到手机信息,放下镜子,“我看夫人的脸色冷的吓人,不会是今天……”

“要我说啊,这个夏家千金是不行了,当年才华横溢魅力十足,现在夏氏不行了,她蹦跶不了几天,她配不上我们总裁呢?”

“听说了吗?我们总裁结婚三年都不怎么回家住,”

“夏大小姐漂亮,但是高傲啊,男人吗?都喜欢崇拜自己的,”

你一句我一句,各种谣言呼吁而出,千姿百态,

还没等王启敲门时,里面凌席策不耐烦的语气传来,“让她进来”

王启提心吊胆才算稳定的呼一口气,

“请进夫人,”恭敬的往一旁挪了挪,

夏笙撇向他给了一个白眼,她深知凌席策收服人心的本事,自小她就领教过,现在想来手段一定更加熟练十分,

夏笙推开门后,凌席策伏案专注工作,她进来那一刻后,

他立刻停住手上的动作,西装革履,俊美的脸颊上戴着金边眼镜,温柔体贴,与他少年时期相比,多了几分凌厉果断感,可是他始终不曾抬眸看向她一眼,

站在那里的夏笙觉得自己可笑极了,可是她又没做错什么,错的人是眼前的男人,一幅斯文败类此时形容他再好不过,

长久的工作量他略显疲惫,凌席策单手摘掉眼镜,另一只手揉着鼻梁试图缓解疲惫,

“怎么?离婚协议签了”他说着话,眼皮连抬都懒的抬起,

夏笙撇了一眼他,很快转移视线打量着他的办公室布局,从结婚到现在她还没来过着他的办公室,

这样说来,她当妻子的是不是挺不负责的,一点不关注老公的工作状态,

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看到休息区桌子上一杯红酒,一杯牛奶,夏笙轻笑着,步履优雅的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

交叉着双腿腿侧在沙发旁边,拿起桌子上的牛奶,都还没未来的及看清楚什么色号的口红,凌席策早已急不可耐起身走来,一把夺走她手上的牛奶,

力量太大,牛奶全洒在羊羔绒的地毯上面,

夏笙白皙的手指沾染一些,她不紧不慢地从包里拿出来纸巾,反复仔细的擦拭干净才肯作罢,

凌席策怒气震愤的表情不言而喻,“你可以滚了,”

她完全没有理会他的神情,视线轻撇着办公室中旁侧的一扇门,自嘲轻笑地发出声音,

今天还能上演一出捉奸的戏,活了二十五年,这一天还真让她大开眼界了,

起身就往那扇门走去,凌席策快一步拦住她,脸色黑着不太好看,

“怎么?凌总,事情做都做了,还怕别人知道?”夏笙语气轻蔑不屑,

伸手打过拦她的手臂,凌席策没有丝毫的让步,

夏笙整理了自己领口睨着他,“凌席策,夏氏虽然大不如前,但我夏笙不是一个受罪的主,”说着她的嘴唇靠近凌席策的耳垂,

凌席策背对着门,夏笙却看的清清楚楚,门缝中有一抹白色身影,里面的人应该看着外面的人,她们现在的姿势像是在亲昵地吻着脸颊,

“谁欺负我,我一定会报复回去,”一字一句愤然映照在她脸颊上,

话锋一转,夏笙白玉的手指温柔地整理着他西装外套,手指猛然用力拉直他的领带,“凌席策想离婚,那你就净身出户,”

“不然,我不介意,你保养一个情人当妹妹,”夏笙脸上轻轻地笑温柔极了,语气却犹如寒冷的刺剑,一点一点吞噬着敌人的血肉,

凌席策一把打掉抓着她领带的手指,语气寒冷似冰:“我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的签字,”

夏笙扯动嘴角上扬,完全不在乎他的威胁,“当初我们夏家,能把你送到今天的位置,那么我也能把你从这个位置上拉下去了,”

夏笙潇洒转身拿过沙发上的包,看着站在原地黑眸中透露着把她烧尽怒火,她不屑一顾微笑离开,

走出大厦,夏笙皱起眉头,打了一个电话,“最近帮我盯着凌席策的一举一动,照片视频都可以”

“笙姐,怎么了,凌总裁出轨了”

“好好做事”,说完夏笙挂了电话,扭头看一眼大厦顶端,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强忍着不安的情绪,眼神却透露着未知的迷茫,看到这繁荣中心豪车来往不断,不自觉的感叹人生,

当初年少时候的喜欢,如今看来这么不堪,

凌席策俊脸不悦皱眉,背后的门打开,一身白色纱裙,脸色清纯如芙蓉绽放光芒,白皙细致的脸颊泛着淡淡忧虑,精致的眉目微微皱着,似洋娃娃般一碰就破,惹人怜爱让人心疼,

从身后抱着凌席策呢喃细语:阿策,你会不会不要我了,

凌席策感受到厚背的温存,烦躁的心顿时平复一下,转过身来抱着怀里的女孩,语气温柔道:“阿鸢,不要多想”。

“,”uid”:”332457874948707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15:00
下一篇 2021-12-17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