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她带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

精彩节选

恍惚中,沈茉染只觉得有一个重物压在自己身上,任凭她如何挣扎,都动弹不得。

潜意识里她只觉得这是鬼压床,她一遍遍给自己说“不要紧张,放轻松”,直到她清晰嗅到淡淡的烟草清香,她才意识到,让她瑟缩不已的是个人!

她奋力挣扎,却遭到男人的果断挟制。

她葱段一样的手腕在他手里,仿佛不经一折般。

她微微睁开眼,眼底碎芒盈动,她樱唇轻咬,咬出一道道血印子,抓被子的手也紧了又紧。

她深刻感受到自己的瑟缩,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一夜缠绵!

次日醒来时,沈茉染只觉得呼吸艰难,她睁开眼,自己的秀发缱绻在她脸上,她慢慢睁开眼,开始胡乱的整理头发。

晦暗的屋子里传来一个微哑低沉的声音,“醒了?”

沈茉染顺着声音望去,看到一轩昂身形鹤立于窗侧,单手插兜,手里握着一杯咖啡。

逆着光,沈茉染看不清他的脸,脑子里突然想起昨夜。她往后缩了缩,拉了被子半掩面。

那人又淡漠一句,“支票在床头,数字随意填,忘了这一夜!”

沈茉染愣怔在那儿,这是什么话,难道自己上了钻石王老五的床!

但她又不是出来卖的,还没有可怜到要拿这么屈辱的钱。她拉了自己被扯破的衣服上身,旋即离开。

坐上往下的电梯,不断有人对她进行指指点点,她知道自己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样子很是不堪。也正是这种嘁嘁喳喳的氛围,让她依稀想起昨日的事情来。

昨日是公司年会聚餐,她和闺蜜罗晶晶都喝醉了,她记得罗晶晶给了她一张门禁卡。她上来后在楼梯里碰到了一个男人,那男人一上来就抱住她,然后……就是……

她捂住脸,只觉得再也没脸见人了!

冷静后,她从包里拿出手机开始给罗晶晶打电话,但是一直处于忙线中。

她还没有走出酒店,就接到了人力资源部的短信,“经过考核,发现您不满足公司试用期工作要求,故不予以转正。”

同时也接到了罗晶晶的短信,“亲爱的,临时被调去了A城,飞机要起飞了,回来再聚。”

沈茉染一时愣在那儿,意识停留在那张染红了的床单上。

***

四年后。

英国一个高端写字楼里,沈茉染突然接到了小女儿的求救电话。

“妈妈,妈妈,你快过来,家里失火了,柒柒的手被烧伤了,柒柒很疼,柒柒很怕……”

旋即就是呜呜呜的哭泣声。

沈茉染倏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大惊失色,“失火了,什么失火了?”

“姥姥在煲粥,她和哥哥出门了,我在睡觉,我闻着味道不对,才到厨房来,进来就看到里面浓烟滚滚……咳咳咳……妈妈,你快来吧,我……”

沈茉染因为工作原因,被借调到英国一年,而女儿此时却在万里之外的江城。纵使沈茉染身生两翼,一时半会儿也飞不过去。

她急忙挂断电话,开始给姨妈王桂兰打电话,电话是通的,却没有人接听。她又给物业去了电话,但电话一直处于忙线状态。

她急得要哭,却强忍住,又给物业打过去,电话通了。物业人员了解到情况后答应立即派人过去。

电话刚断,儿子沈衡的电话就过来了,“妈妈,没事了,火已经扑灭了,妹妹也不哭了,你安心工作吧!”

沈茉染听到儿子镇定的声音,终于松了一口气,“你是怎么扑灭的?”

沈衡淡然道:“锅里的饭糊了起的火,我拿了一个大锅扣上去,没有空气接触,火就灭了。幸亏我和外婆来的及时,要不是家里非得失火。”

“儿子,火很危险,下一次你就不要动了,让外婆动。”顿了一顿,“你把电话给外婆!”

沈衡很是听话,把电话迅速给了外婆。王桂兰接了电话,就听到沈茉染责备的声音,“姨妈,你怎么又做饭出门,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次了,你想没想过,柒柒还在家里,万一她出了事……”

沈茉染刚一出生,她的母亲就死了。半个月后,父亲续娶,沈茉染就一直寄养在姨妈这里。姨妈一辈子未婚,一直把沈茉染当做亲生女儿相待。

沈茉染未婚先孕,在父辈亲属中成了笑话,但是姨妈一直不离不弃替她照看两个孩子。

但王桂兰是个倔脾气,她不喜欢听别人数落。

她一听沈茉染的语调,就直接开怼,“你在国外一个人倒是清闲潇洒,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看两个孩子有多辛苦!又是买菜,又是做饭,我一个人,可没有三头六臂!你既然嫌弃我带的不好,你自己回来!”

沈茉染知道王桂兰的脾气,嘴硬心软。

而且,这么多年一直是姨妈照顾她,站在她这边。

姨妈为了帮她,已经尽力了,只是她年纪毕竟大了。

沈茉染又嘱咐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她慢慢坐了下来,同事过来问她是不是家里出了事,她轻轻摇头,礼貌答谢。

看着同事远去的背影,沈茉染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女儿哭喊中恐惧绝望的声音,她心猛地抽痛起来。

她痛苦的握紧了拳头,两行清泪默然滑落。

沈茉染一生凄苦,母亲早逝,父亲虽然健在却对她不闻不问;她有一个亲生哥哥,因为从小不生活在一起,也没有多少情分。

唯一让沈茉染感受到家庭温暖的就是姨妈王桂兰和一双儿女。

不断涌出来的泪水模糊了沈茉染的视线,女儿那么恐惧的给她打电话,可想当时是多么的绝望。

“妈妈,我是柒柒……”

“家里着火了,只有我一个人……”

“妈妈,柒柒很害怕,柒柒被烧了一下……”

呜呜呜……女儿的哭声不断在沈茉染脑子里回荡,柒柒也就不过三岁,还那么小……

姨妈说的对,她该回国了。

沈茉染倏然起身,从文件夹里抽出早已写好的辞职报告,向主管办公室走去!

本文设定:本文男主先醒,女主不知道男主长什么样子。男主对女人比较厌恶,不屑于和女人亲热,加之女主头发覆面,男主不知道身边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所以,后文中男女主谁也不认识谁!

“,”uid”:”56015404314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17:30
下一篇 2021-12-17 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