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情满四合院开始的旅行

精彩节选

“小仔,敢偷公家酱油。”

何雨柱大喝一声,掐着棒梗脖子就是一声爆喝。

贾梗被吓得一哆嗦,有点不知所措。看着傻柱暴怒,他有些不明白。

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以前傻柱给他吃,给他喝,对他和颜悦色。

怎么突然会这么凶?以前,也没少拿食堂东西啊!一时之间,竟有点难以置信!

“傻柱,我没偷!”

棒梗扑腾几下,奋力挣扎。何雨柱大手紧锁,纹丝不动。

棒梗没了办法,才解释一下。

“大家都看看,这有个小偷。”

何雨柱对周围喊了一声,食堂员工皆停下工作。

本来周围人在何雨柱喊了一声,就注意到了。

但是,还不好太明目张胆。

毕竟,何雨柱是主厨。在厨房这片不大的地方,有着不小的威慑力。万一惹了,不是没可能给自己穿小鞋。

这下好了,主厨发话了。

都放下手里的活,过来看热闹了。

毕竟,有瓜不吃是王八。

“傻柱,我不是小偷,我没偷。”

棒梗心理素质不错,在一群人注视下,还脸不发红,气不大喘的狡辩。

“那,你怀里的酱油,是怎么回事?”何雨柱刚才是有机会把酱油拿回来的。

但是,就是不拿。

这是赃物。这是证据。

既然是证据,就得让大家伙儿都看见了。

“吆,这不是秦怀茹儿子么?”

人群中的刘岚一眼就认出了棒梗。然后解释一下。

“刚才我见过这孩子,鬼鬼祟祟的,也不知是干什么。没成想是偷公家东西。”

她早就看秦淮茹不满了。

凭什么?同样是寡妇,同样是家里一大家子,凭什么她过的比自己好?

她还有个傻大厨,一天天照顾着。

而自己却一天天的,倒腾半天,累死累活的。

刘岚这眼睛都看红了。

所以说,这同类才是真爱。

寡妇就要为难寡妇。寡妇之间的“竞争”,是别人想象不到的。

懂得都懂。

大家都不瞎,证据确凿。

这事情,凡是有眼睛,有耳朵,脑子没灌满水的,都能明白。

“这秦淮茹儿子,居然是个小偷?”

“看不出来啊!这秦淮茹儿子,居然小小年纪就偷鸡摸狗。”

“这秦怀茹,看着挺好一个人,居然生个小偷。”

这一群人纷纷议论起来。

食堂有不少人见过秦淮茹。

毕竟,这女人喜欢缠着傻柱。又经常来食堂打秋风。

但也就是个初步印象。不认识秦怀茹的,大有人在。

何雨柱现在做的,就是给大家一个印象。

往后,再让秦淮茹慢慢变臭。

最终,让她一步步崩塌!

“大家伙儿安静一下,棒梗偷公家酱油,这事怎么解决?”

何雨柱看着周围人,顺手让他们也参与进来。

打棒梗不合适,自己当众打他,那是给自己败人品,那是欺负孤儿寡母。

这一群人惩罚棒梗,那是群众意愿。

这层次瞬间就上去了。

再说了,抽棒梗个巴掌也不解气呀!

不一次性给棒梗憋个大的,怎么对得起自己穿越者的身份?

“偷公家东西,可不是小事。挖社会主义墙角,必须严肃处理。”

“送派出所!”

“可这小孩这么小,这进去了,以后就毁了!”

“………”

吃瓜群众议论了起来。

“哇啊”

这边,小白眼狼棒梗哭了。

毕竟是个小孩子,一听进派出所,就哭了。

“棒梗,谁让你拿东西的?”

一个面容姣好,一双勾魂狐狸眼,两个重点很凸出的丰腴少妇出现。

秦淮茹早到了。她刚才休息,正准备去食堂弄点什么。

之后,她看到了棒梗偷东西。本不想出来,但一听进派出所,他就坐不住了。

她心里满是怨念,这何雨柱,怎么没给棒梗安排好?

这秦淮茹要比电视里好看。怪不得,何雨柱前身会舔狗舔到死。

实在是寡妇太美,这里的水太深,年纪太小了,把持不住!

“你就是饿死了,也不能偷吃啊!”

一句话就给棒梗开脱了。突然就变成弱势群体。

从偷公家东西,变成,了孩子饿坏了,想吃东西。

大家的同情心顿时就上来了。

不愧是满级茶艺!

“我每天往家里带的饭,不都被你顺走了?”

“一大爷的棒子面,谁吃了?”

“你工资也有27块5,干啥了?”

“谁吃了?狗么?”

何雨柱作为键盘侠,老喷子了!

寡妇茶艺满级,自己10年键盘侠。

大家半斤八两。

“棒梗他还在长身体,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我家孩子多,还有吃药的婆婆。”

“呜呜呜”

说着,秦淮茹就哭了起来。

要不是何雨柱饱经网络洗礼,真就怕把持不住。毕竟是白莲花。段位直接Max。

“谁家不苦,谁家人少?在怎么也不能偷东西呀!”

“对不起,这孩子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

说着,秦淮茹眼睛都红了,仿佛下一刻眼泪就落下来了。

看着秦淮茹眼巴巴的模样,大家伙也不好在说什么了。毕竟俏寡妇谁不爱呢?曹老板谁不想当?

“傻柱,给大家伙求求情。”

秦淮茹一副可怜模样,就跟和自己有一腿一样。可问题是,自己毛都没碰她一根。

就是前身傻柱,跟她结婚10年了,都没同居。

这秦淮茹白莲花技能一出手,这后厨一帮大老爷们缴械投降。

战斗时长不到三分钟,战况一溃千里,被寡妇大杀四方。

这帮大老爷们丢盔卸甲,缴械投降。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

果然,人人都是曹老板,寡妇的快乐你想象不到。

何雨柱也没想让棒梗进警察局。

那地方表面看起来不好,但是何雨柱却不这么想。

这棒梗进去了,以后怎么收拾他?

这到底是惩罚他,还是保护他?

何雨柱这么想了一下,然后说道。

“都是一个院的邻居,剁手就算了。大家伙也不为难你,我给他一耳光,教教他怎么做人。”

何雨柱看着棒梗,一脸慈祥。然后高高抬手。

“嘭”

因为用力过大,棒梗被打的一屁股坐下。

“哇”

棒梗站起,哭着跑出食堂。

何雨柱这么闹一下,是让大家知道,棒梗偷酱油。这么一来,晚上就有热闹了。

至于给他一耳光,也就是个附带东西。

再说了,对付棒梗一家,非要明着来么?

为什么不来阴的?

偷袭,它不香么?

何雨柱穿越前,因为这部剧主角和自己名字重了,就专门看了一遍禽满四合院。

不看不知道,一看气冒泡。

那个火,冒起三丈!尤其是白莲花秦淮茹。简直是吸血鬼它妈给吸血鬼开门,吸血鬼到家了。

这秦淮茹,即使家庭不好过,也不能吃绝户!

把一好好的小伙子,活生生变成绝户。(原来的剧本里变绝户了)这周扒皮都没这么黑!

断人子孙,天打雷劈!

何雨柱因名字相同,代入感格外强。

当时看着就窝火。半夜气的睡不着,血压蹭蹭蹭的往上涨。

就跟个惊天牛股一样,是一飞冲天。

飞上云霄。接着自由落体。

接着,何雨柱二合一。

记忆融合。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男上加男!

刚穿越,一睁眼。看见棒梗偷酱油。

顿时就明白,自己穿越了。然后,就有了接下来的一幕。

今天的事情,主要是帮秦淮茹修改一下人设。让这白莲花变黑。

白莲花秦淮茹,

她是活不下去么?一个月二十七块五。能活不下去?只要不是顿顿白面,她家都能吃饱了!

如今这情况,工人岗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不知多少人羡慕秦淮茹。

她给贾张氏每个月三块钱,还每个月吃止痛药,都吃上瘾了。这家庭是揭不开锅?

还有一大爷半夜三更偷偷接济。

直接给她滋润。她过的好着呢。

有钱,有梁,有男人。谁有她舒服?

“,”uid”:”166210320754439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17:30
下一篇 2021-12-17 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