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霍爷他宠妻无度!

精彩节选

你窥见过人心吗?江阮见过。

彼时,她的好闺蜜站在监狱门前,一双手似有意无意的抚摸着略微有些凸起的肚子,笑着跟她说,她怀孕了,孩子是楚铭辛的。

她前一天还觉得闺蜜苏晓卿的笑容使人安心,可今天……她才明白这笑容底下藏着的不是糖,而是一把刀。

“江阮,你那个酒鬼父亲自始至终都没有玷污过我,这只不过是我和楚哥哥为了让你家的公司股票暴跌而想出的计策而已。”

“在你九岁时救你的是霍爷,十九岁时救你们公司于水火的还是霍爷。可你呢……你应该还不知道霍家现在已经……成一片废墟了吧,霍家上下一百多号人无一生还。”

“你的孩子是你亲手害死的,最爱你的人是你亲手毁掉的。江阮,你活的可真够窝囊的。”苏晓卿说完,脸上的笑容更甚。

江阮缩在角落里,看着面容近乎扭曲的苏晓卿,双手攥紧了自己的衣角。

所以,她活成了一个笑话是吗?

“行了,这破地方不适合我,你呢,就安心的等待着后天的死刑吧。”苏晓卿说着转身往出口的方向走去,江阮隐约听到了最后一句话。

霍爷今天早上就已经被埋在了荒郊,这次,没人救得了你。

霍谨言……死了?

埋在了荒郊……

那个有着洁癖,高高在上的爷……竟被埋在了荒郊……

当晚,江阮越狱了。

她踉跄着走到了苏晓卿所居住的别墅,从一个狗洞钻了进去,悄无声息的走进了主卧,在离床还有三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瞪大着眼睛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

还真是一对儿狗男女啊,那就……江阮握着从监狱里顺走的一把匕首,在楚铭辛和苏晓卿快要苏醒之际,手起,刀落,鲜血溅到她的脸上,她却没感受到鲜血该有的温度。

她忘了,这种人……血是冷的,心是黑的。

虽说孩子无辜,但……

江阮轻呵了声,借着月光走出了这个毫无人性的豪宅,像僵尸一般一步一步的往荒郊走去。

她要去找霍谨言。

他说过,阿阮死也只能是霍家的人,是他霍谨言的人。

霍谨言,我想……做你的陪葬品。

江阮在郊外的一棵柳树下找到了霍谨言的坟,坟上立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捡来的木板,木板中间有明显的一道裂痕,周边的地方已经有些发霉。

木板上有几个像是用血写出来的字,字迹歪歪扭扭的。

霍谨言之墓

江阮颤着身子跪在了霍谨言的坟前,伸手抚摸着面前的木板,可能是刚埋的原因,木板有些松动。

霍爷,爱一个人很累吧。……如有来世,就换阿阮来爱你吧!

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滴落在了还有些湿润的土里。

柳枝随风飘荡,像是在惋惜又一人的离去……

第二天,网络上出现了三条热搜,并在第一时间抢占了娱乐头条。

#原江家小姐江阮于昨晚越狱。

#一个月内跃入富豪排行的楚铭辛夫妇被人蓄意杀害,当场毙命。

#江阮死在了埋在荒郊的霍谨言的坟前,怀中抱着霍爷的墓碑。

三条热搜,牵扯到了四个人,然而这四人……早已没了生息。

……

痛,撕心裂肺的痛袭遍了江阮的全身。江阮皱着眉,脑海中一直浮现着自己最后跟霍谨言嘶吼的画面。

她冷眼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人,用自己的命来要挟男人将他公司的股份全部移到楚铭辛的名下。

她砸了所有能砸的东西,房间里到处都是破碎的花瓶,撕烂的书籍。直到最后……坐在轮椅上的人才缓缓开口,“好,我给。”

只要不是离婚协议,他……都可以一再忍让。

只是……爷爷奶奶,父亲,妈妈,弟弟以及宝宝……霍家上下一百多人,他该去黄泉地下向他们赔罪了。

阿阮,霍谨言终究是等不到你了。

男人在目视心爱的女孩儿走出书房后,从左手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随后拧开瓶盖,仰头将瓶中的药丸倒进嘴里。

“不要,霍谨言……不要。”江阮蓦的睁开眼睛,双手攥紧身下的床单,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要……”她口中喃喃,双手不住的颤抖着,目光渐渐汇焦。

印有薰衣草图案的被子,正对面的一人高的穿着碎花裙的兔子玩偶……另外一个在小宝那里……

不过……她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在霍谨言的坟前吗?怎么会回到了自己在霍谨言家的卧室里……还有,那个兔子不是被她剪成了破布了吗?

江阮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扶自己有些发疼的额头,却在抬手的时候感受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

这缠的跟木乃伊一样的胳膊是怎么回事?她上一次被缠成这样还是在两年前……

两年前……江阮的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重生,像小说里描绘的那样……

她好像重生到了两年前。

那……是不是一切都还有挽救的余地。上天给了她机会让她重活一世,那……霍谨言,这次就换她来爱你吧!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江阮的思绪,江阮咳了几声,随后开口道:“进来吧。”

“江小姐,该吃饭了。”张妈端着一碗白粥和一些清淡的小菜走了进来。

江阮见着一个熟悉的面孔,不由得眼眶泛红,霍谨言的墓应该是张妈给埋的吧,她曾见过张妈给自己的孙子写过信,木板上的字跟张妈的字迹一模一样。

“张妈,谢谢。”江阮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张妈见惯了江阮刁蛮任性、无理取闹的场面,对现在的江阮倒有些不知所措,只堪堪应了声,随后把饭菜放在了江阮的床头。

“江小姐,那……我先下去了。”

江阮出声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张妈,犹豫着开口道:“张妈,……霍谨言呢?”

张妈犹豫了好久,最后像是破罐子破摔一般开了口,“江小姐,小少爷被送进了医院,少爷在医院里陪着。”

“江小姐,我知道你不喜欢少爷,但小少爷再怎么说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你也不至于要了小少爷的命啊!”

张妈说完,伸手擦了下眼角的泪水,哽咽道:“江小姐,抱歉,是我这个当下人的坏了规矩,我自己下去领罚。”

“张妈,错的是我,该领罚的也是我,你先下去吧。”江阮说完就靠在了床边,眼睛看着面前的大兔子,脑海里是小宝软糯糯的声音。

妈咪,生日快乐,小宝送你一个兔妈妈。

张妈看了眼床上的人后,叹了口气,走出了江阮的房间并关上了房门。

江阮缓缓起身,忍着疼痛走到了床头,伸出没有受伤的右手拽着兔子垂下的耳朵将兔子拽到了床上。

这只兔子放在那里快有一年了吧!

张妈说小宝被送进了医院,……她好像给小宝吃了菠萝,还将小宝锁在了一个房间里,手上的伤还是霍谨言没控制住力道,将自己甩到了地上,被地上的花瓶残片划伤的。

她记得小宝因此发了高烧,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呆了一周,霍谨言便一直在医院陪着……思及此,江阮拿过一旁的白粥。

她要补充点体力,她要去医院找霍谨言。

不过大门肯定是走不通的,那就只能……翻窗户了。

“,”uid”:”153891233412262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22:30
下一篇 2021-12-17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