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坑进精神病院:富豪前任你等着

精彩节选

汐州市第一精神病医院。

被关在这里的第一千二百五十天,没有了抗拒,积极的配合治疗,因为,他们说我有精神病。

他们说我有精神病就是真有,而我要说他们才有精神病,他们也连连点头称是。

因为他们要安抚我的情绪,不会跟一个精神病人,去辩论谁才是精神病!

可我真没有!他们也承认我没有,可既然都说我没有精神病,倒是把我放出去呀!

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拖着无奈的脚步,在女病区,和一帮女精神病,跟精神病似的胡乱走动。

“刘淑!该吃药了!”

和我年龄差不多的护士走来,手里一红一白两个药丸,另一只手端着杯子。

接过药丸,看着新来的护士,抱着最后一丝希冀,“小姐姐,我真没病!”

“知道啦!你没病!这么漂亮的美女怎么会有病呢?快把这仙丹吃了,我们就可以变成大凤凰了!好不好?乖乖的哈…”

再一次绝望,鸡同鸭讲!受够了!把药扔向天空,“我不是精神病!放我出去!你们把正常人关进来了!我要告你们!…”

吵闹声中,医生带着两个男护工过来,询问了护士后,开始对我约束。

虽然身边全是人,但我仿佛被隔离了,因为我所有的话,都会被当成‘疯话’!

被推进封闭病房,手脚被固定在床上,胳膊上扎一针,头脑昏沉,我知道,又被打镇静剂了。

再次醒来,恢复了麻木,看着墙上挂的锦旗,感觉无比的讽刺,什么妙手回春?改成送人归西算了!

至从父亲去世后,我便没了家人,现在唯一的家属,就是把我送进精神病院的老公,我用父亲的遗产,帮扶起来的男人!

乔子墨,曾经生意失败,苦逼的在餐馆做服务生,我那天为什么鬼使神差,要找服务生聊天啊?把自己聊进了万丈深渊,聊进了这精神病院!

他把自己失败的创业经历,说的那么感人,做生意失败,却硬是让我当作一时失意的真男人!

后来的接触中,他的风评都很好,由于他总是讲,要再次创业,并让我做全世界最富有的豪门夫人!

我特么的感动了,然后嫁给他,领证结婚。

将父亲留给我的百万遗产,拿给他实现梦想去了,也傻呼呼的憧憬,霸道总裁宠娇妻的美梦。

他的确是做生意的料子,凭着这些钱,做大了公司。

可我小瞧了这个没良心的负心汉!他在资产上亿的时候,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

也不知道医院怎么检测的,竟然还入档案存册了!以后,我的家属,只有老公一人,要出院,必须有他同意签字才行!

我到现在都没明白,那天是怎么进来的?

记忆里,我正在家里拿着拖把当话筒,然后拍视频玩。

衣架做头饰,垃圾袋做披肩,裤子当成上衣,脸抹上腮红,胸前扣上两半西瓜皮,晃动着拖把,放声高歌!

这种搞怪的视频一大把,凭什么就把我当成精神病?

在警察的见证下,我被闯进来的白大褂,五花大绑,塞进了救护车,而开门的,正是我的合法丈夫,乔子墨!

最后的一刻,我还看见他对别人致谢!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又无可奈何,这医院,进来了就难出去啊!

他肯定找小三了,不然血气方刚的,我不在,他怎么解决某些需求?

王八蛋!老娘出去弄死你!给你‘咔嚓’了!

可是…

怎么才能出去啊?他到底安的什么心?!

看我醒来,不再激动,医生开始问话,如何应对,决定着我的自由度。

“姓名?”

“刘淑!”

“年龄?”

“28!”

“性别?”

“女!”

我被放开了,亲耳听见医生对护士说:又严重了,得增加药量。

日麻批!你们一群神经病!

默默的走到外面,一群精神病患者,让我极度厌烦!天啊!神啊!救救我吧!这里的医生和患者,都是精神病!就我是正常人!真的!

一个患者撩开衣服,拿着枕头当宝宝喂,另一个看没有奶水,还帮忙挤一挤。

“施主!你求男孩还是女孩?”

我被一个‘送子观音’拦住,她用毛巾做成了观音模样,拿着扫帚上的枝条当做法器,如果拍成视频,点赞肯定上万!

别求男求女了,在这破地方,谁来给你播种啊?

没搭理她,我的目光,被一个角落里的老患者吸引了。

她的模样,给人一种油尽灯枯的感觉,就那样慵懒的歪坐着。

我也是极度无语了,这么老的精神病,还有关着的必要吗?

“老奶奶,能听懂我说话吗?”

“丫头!我说我没病你信吗?”老人用手摸了下戒指,突然眼睛亮了起来。

“丫头!你在心里骂我老神经!”

“啊?没有!…”

我心虚了,我的确在心里骂了句老神经!

老奶奶却很兴奋,“丫头,骂的好!…别连续骂啊!太难听了!老婆子不是死乌龟!”

我惊呆了,这奶奶有超能力不成?她怎么知道我心里又骂了句‘死乌龟’?

她招手让我蹲下,低声细语:“自打进来,你是第一个正常的人!如果出去,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惊诧莫名,严重怀疑她是重症患者!医生都看不出来我正常,她怎么看出来的?

她急忙把戒指摘下,不由分说给我戴在左手无名指,然后让我右手拇指按住戒指。

“看着我眼睛!”她期待的说道。

我照做了,惊得魂飞魄散!

她的嘴唇没有动,我却听到了她的声音,她骂了句‘死缺心眼的丫头片子’!

我第一次被陌生人骂,还开心了起来,这戒指好神奇啊!

不舍得摘下来,于是问她要帮什么忙?

她让我想办法出去,找到她孙女,自己有遗嘱要交给她。

她说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孙女。

很快,她被护士推走了,放风时间结束,我也回病房,等待开饭。

出去,谈何容易啊?看来,只能偷偷跑了。

一个逃出精神病院的计划,在心里成型了!

“,”uid”:”99028985246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22:30
下一篇 2021-12-17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