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高冷主君今晚又被夫人罚跪

精彩节选

“二姐,二姐,醒醒,醒醒,二姐,不好了,你醒醒啊二姐。”

屏风外,传来一道稚嫩中,带着焦急的声音。

躺在彩色绣锻锦织拔步床上的伏华,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身来,环顾四周,懵。

她刚刚当上末世为数不多的女城主,正登上电视台的直播间,做一个电视演讲。

结果……一道惊雷出现在背后的落地玻璃窗上,直接把她给劈到了古代。

对,没错,她穿越了,纷乱的记忆中,她穿来的身份还挺好的,富户伏府的二小姐,庶出,排行二,前面有个大姐,后面有个小妹,除了大姐是嫡出之外,伏华与小妹都是庶出。

表兄弟一大堆,据说族中还有一个当上了国舅的体面亲戚。

正处理着脑子里突然多出来的,纷乱不已的一堆记忆,门突然被推开,一道娇小的身影冲进了伏华的屋子,伴随着一阵喧嚣与吵闹。

“二姐,咱们府里来了一群官爷,说,说要抄咱们的家,二姐,那些凶神恶煞的官爷还吩咐了,让所有的女眷都去后院等候,身上财物一律不许带。”

才十岁的伏美,披头散发的含着哭音,从屏风后转出来,哭着扑跪在了伏华的床前,她伸手抱住了伏华腿上盖着的锦被,慌张失措道:

“二姐,这可怎么办啊,二姐,咱们家,咱们家是犯了什么事儿啊?”

问她,她也不知道啊,伏华低头看着膝头的三妹妹,脑子还没从一堆浆糊里回过神来。

又听到耳际,除了伏美的哭喊声响起的,是伏华的门外,一大群嘈杂的声音,有女眷们的哭音,有男人凶狠的呵斥声,还有拔刀的唰唰音响起。

伏华一听这刀锋出鞘的声音,整个人立即进入了战斗警备状态,又听三妹妹那惊恐的哭声,伏华低声一喝,

“慌什么?别哭,多大点事儿?”

伏美的小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哭声一顿,怔然的抬头看着伏华,光影暗淡,纱窗外火把攒动,将帐内的伏华映得清晰了一些。

她的脸上是一片沉着的冷霜。

两个身穿轻型甲衣的男人,手持大刀冲进来,其中一人手中持着火把,对另一个低声说道:

“看看这里有没有?”

外头一片混乱,年纪尚小的伏美尖叫一声,缩脚爬上了伏华的床,抱住伏华,惊恐不已的看着冲了进来的两个男人。

其中一个男人已经在伏华的房里翻箱倒柜的找起了财物。

另一个穿着甲衣的男人,手中的火把一摇,橘黄的光亮就落在了伏华的床帐上。

屋子外的点点火光摇曳,哭喊声中,举着火把的男人朝着拔步床走近了两步。

黑色的高大身影,笼罩在床上,伏华紧搂住伏美,一双水眸充满了警惕的看着帐外,那影影绰绰走上了前来的男人。

火光落在男人俊美的脸上,带着异域风情的双眸中,染着橘黄的光亮,他将火把朝着伏华的方向伸了伸,一只手掀开了床上轻薄的帐幔,一团明亮的光照亮了伏华清丽的脸。

男人的手顿了顿,垂目看着伏华,站在她的床边,与她四目相对,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他并未在她的眼中看到惊慌。

瞬息过后,长相俊美的男人弯下腰来,突然伸手,长指来握她精巧的下颚。

带着唐突与放肆。

但其实,他也不过是想要看清她眼底的神色,好分辨得更仔细一些。

伏华伸手一挡,膝头的伏美宛若遭遇了什么大难一般,惊恐的连身尖叫,拼命的抱住伏华,往她的怀里缩。

男人伸向伏华的手被挡住,他一挑眉,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抹诧异,再次看向伏华的双眼,手腕一翻,将她的手格开,捏住了她的下巴。

伏华的反应很快,头一偏,飞快的打开了男人的手,双指敲着男人的手腕,却是出手无力,软绵绵的,空有技巧,却无实力。

她这具身体比起末世的那副皮囊,弱的简直人神共愤。

床边,彩色的穗子微晃,伏华推开碍事儿的伏美,和床边站着的男人对了几招,招招都被那男人反制,于是一发狠,抬脚踹出去,直接踹向男人的裆部。

那有着一双异域眼眸的男人,急忙拿着火把往后一跳,脸上红了几分,腰略弯,躲过了伏华的攻击。

好险,差点儿被踢中要害。

再看向伏华,她掀开被子往床下跳,光洁的双脚一落地,从旁边的架子上抄起一个花瓶,朝着他砸了过来。

那股子彪悍劲儿,与她清丽温婉的外表,一点儿不相符。

不是他说,伏华已经十四,肌肤细腻白嫩,长发如水幕一般的披泄在背后,穿着素色的中衣长裙,看上去温婉娴静,内里居然还是个练家子,这中州的深宅大院,也是藏龙卧虎,不可小觑。

男人“啧”了一声,仿佛赞叹,伸手接过花瓶,原地转了个圈,将花瓶稳稳的放在铺了锦缎的桌子上,双眸沉沉的看向伏华,想要再近她的身。

身后,一直在伏华房中翻箱倒柜的另一个男人低声道:

“少主,没有。”

拿着火把的男人停下了脚步,双眸定定的看着伏华,

“走。”

又突然勾了一下唇角,俊逸中带着一丝痞气,带着些挑衅的意味,伸手,一道银光落在伏华的脸颊边,削下她的一缕青丝。

不等伏华冲过来,男人手中握着从伏华处抢来的一缕头发,掉头,飞快的跑出了伏华的房间。

伏华追了几步,气的有点儿想炸毛,可是追到门口,又不敢再继续招惹这个男人,很明显,这男人根本就不是寻常来抄家的官兵。

他在趁乱找着什么东西。

外头兵荒马乱的成了一锅粥,伏华那原本微蹙的眉头,又拢深了几许,她这具身子软弱无力,想像在末世里一般,拿着钢刀出去跟对方拼杀个血雨腥风,是绝不可能做到的。

“麻痹!”

伏华摸了摸颊边那一小缕断发,忍不住低声骂了句脏话,这开局也太差了,原本她还以为自己是个千金小姐,终于脱离的末世的生存危机,转战宫斗、宅斗剧,现在特么的刚穿来,就遇上了抄家。

这被抄的一穷二白的,就跟末世里一样,她又陷入生存危机了。

“,”uid”:”248890405631383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22:30
下一篇 2021-12-17 2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