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渣男退婚后,我成了万人迷

精彩节选

林相宜抬手扶了扶头上的凤冠,手腕上的翡翠镯子,滑到了腕骨下三寸,便卡住了,再也滑不下去了。

如今,她手腕肌骨丰润,并不像她二十五岁那年死时,那镯子可以一径滑到腋窝处。

那时候,她瘦到只剩一层皮,只剩一口气,林家业已凋零,无人为她撑腰。

林相宜至死也不明白,身为苏州首富之女,又容色倾城的苏州第一美人,嫁给了两榜进士萧礼,婚后为了夫君的前程殚精竭虑,兢兢业业,怎就落得如此下场。

与管家私通,被夫君捉奸在床,她无言苟活,畏罪自杀。

而她,分明觉得事情并不是这样。

她和管家,并无私情。

可是,那天晚上,她怎么就喝醉了酒,怎么就爬到了管家床上去了呢!

林相宜死后,万般不甘凝作一缕冤魂,流连人间不去。又往后看了几十年,才知人间魍魅魍魉,真相竟然如此不堪。

“萧郞,昔年我们本来青梅竹马,可惜我父母以死相逼,非逼得我嫁给了礼部尚书家的公子,你也另娶了林相宜……如今,承蒙你念着旧情,纳我入府……”端庄清秀的女子垂下眼眸,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林相宜死了,你后悔了吗?”

是那位以端庄有礼闻名的大家闺秀,扬州府丞的庶出小姐,也是,萧礼的侧室。

陈端然。

“林相宜不过一块垫脚石罢了,如果她不是苏州首富之女,如果不是为了日后有资格娶你,我怎会伏低做小,忍受她那幅骄纵的性子。”

男人说着将陈端然搂进怀里,柔声安慰:“如今,她既与管家通奸,畏罪自杀也是她应得的下场。”

陈端然脸上有些不安:“如今,虽然我们做得天衣无缝,那管家也咬定了是林相宜勾引了他。只是,万一,林家有人来找麻烦……”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得色:“林家父母已病重,她弟弟早就废了,林家产业现在大都落入了我的掌控之中。林相宜既然身败名裂而死,她娘家人也不好意思来要回嫁妆。以后,她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

说完,男人还搂着女子亲了一口,暧昧地笑道:“还包括她的男人,你还不满意吗?”

说这话的,是她的夫君萧礼。

二人相拥而卧,r鲽情深。

暴雨如注,一道惊雷打下,林相宜的魂魄飘在海棠苑的窗外,看着这一幕。

刹那间,几乎魂飞魄散。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原来,从一开始,她那夫君心里的白月光就是陈端然。只因他家境贫寒,前途未卜,那位白月光只能听从家人安排,忍痛另嫁他人。

后来,萧礼在林家的帮衬下,终于当上了扬州知府,那位白月光又恰好守寡。

萧礼终于一偿夙愿,将她娶回了家。

二人破镜重圆,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她林相宜,从一开始,就是一块被选中的踏脚石。

她那看似正人君子的夫君,图谋的就是她富甲苏州的家产。

后来,他与白月光破镜重圆,她又成为了他们的挡路石。

自然该要清除。

林相宜又去看了自己的墓碑,墓碑前孤零零的,她死得不光不彩,不干不净。死后亲朋故旧,生怕与她扯上关系。

竟无人去探望于她。

林相宜飘飘荡荡的,来到了自己的墓碑跟前,想看看这世上可还有人会记得她。

竟站着一个人,沉默地凝望着她的墓碑,手指轻轻拂过她的名字。口中喃喃自语道:“相宜,我来迟了。”

背影高大挺拔,渊渟岳峙,有一种金戈铁马的大将风范。

林相宜有些发愣,她认识这个人。

他是父亲的旧友,镇国大将军卫伊。

林相宜少时,尚是卫家嫡长子的卫伊时常来林家做客,却一贯沉默寡言,目不斜视,与她也没怎么说过话。

后来,林相宜嫁给萧礼,为了萧礼的前程,她曾多次前往卫家,向这位大将军求情。那时候,卫将军也只是淡淡地应了下来,也没说过一句多余的话。

没想到,在她死后,唯一来探望她的,却是他。

卫大将军。

林相宜的魂魄栖在他的肩上,感觉到这个往日镇定的男人,此刻在轻微的颤抖。

他竟然如此悲愤吗?

夜雨绵绵,男人缓缓离开了她的坟墓。

然后,林相宜看见了让她震惊的一幕。

萧礼和陈端然,穿着囚服,跪在大堂上,瑟瑟发抖,不停喊冤:“大人,我们是冤枉的。我们没有谋害林相宜啊!”

堂上的京兆伊,瞟了一眼一直坐在旁边,不发一言的卫大将军,拿起了惊堂木:“前扬州知府萧礼,协同陈氏端然,谋害嫡妻,侵占林家家产,罪不可赦。判……”

卫将军的身上突然起了一层杀气,京兆尹手一抖,惊堂木“啪”的一声落下:“判……斩首示众。”

那对奸夫淫妇被押走了,林相宜在刑场上空,看见那俩人在刑台上互相指责怒骂,全无昔日恩爱模样。

然后,两侧铡刀落下,两腔子热血冲上半空,将她的魂魄染红了。

啧啧,这血可真脏。

林相宜回头,看见站在人群后方的那个依旧沉默的男人,眼圈似乎红了。

***

“小姐,萧家的花轿已经到门外了,夫人让我赶紧送你出去。老爷少爷都在外面等着呢。”一声娇俏的声音兴奋地响起。

这是她的丫鬟,待书。

明明在她和管家通奸事发以后,被萧礼打发出去了,怎么现在还在家里,而且唤她小姐,而不是夫人?

还有,萧家的花轿?

林相宜定定看着铜镜里,这不是那张早已看惯了的,因为痛苦而过早衰老的脸。

这是一张少女的脸。

未经风霜,无忧无虑,清若芙蕖,灿若云霞。

这是还未出嫁前的苏州第一美人。

原来,我真的重生了。

重生到了出嫁的这一天。

林相宜笑了起来,笑得浑身发抖,既然老天让我再重新活一次。

这一次,我又怎么会重蹈覆辙,再做他人的垫脚石?

“这丫头,莫不是高兴坏了……张婆,麻烦你再看看妆面可有问题?”门帘掀开了,母亲和喜婆也进来了。

外面鞭炮声声,喜婆在给她梳妆,母亲拉着她的手,含着热泪,细细叮嘱,日后到了夫家要如何如何。

前世的她,都温顺地听了,然后上了花轿,从此开始了悲惨的一生。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场婚礼是她的催命符。

“待书,外面宾客都到齐了?”林相宜转动了一下腕上的翡翠镯子,对来丫鬟待书吩咐道。

待书刚刚检点完首饰,笑着回答道:“小姐,都到齐了。今日,小姐又要大出一次风头了。”

“这凤冠霞帔是老爷夫人专门请的云福斋的绣娘打造的,上面的明珠是东海客商送来的……整个苏州再也寻不出第二套更好的嫁衣了……”

待书本是萧礼的远房亲戚,从前萧礼嫌弃她原来的丫鬟听琴,粗鄙不堪,于是将自己的远房表妹,送来给她当贴身丫鬟。

当年这一举动,可把林家人感动坏了。

“我儿,我们给你准备的嫁妆有一百二十六台,是苏州最贵重的嫁妆了。这下嫁过去,那萧家必定不敢慢待了你。”

母亲林夫人又把嫁妆名单推至她跟前,喜洋洋说道。

嫁妆的确丰厚,上辈子萧家见了这嫁妆以后,那欣喜若狂的眼神,她竟以为是娶了她这个苏州第一美人而欣喜。

而她的母亲,一辈子都活在父亲的宠爱里,顺风顺水,哪里能看穿背后的真相。

喜婆上前帮林相宜整理一支红宝石珠钗,也道:“大小姐,那萧公子为着今番娶小姐,早在家里焚香祷告,吩咐家中人等,以后一切唯小姐至上……”

这喜婆是萧家亲戚,也姓萧,平素在林家人跟前说了不少萧礼的好话。

这些话,前世的林相宜最爱听了。

如今,听来,只觉得可笑。

林相宜抬起眼眸,淡淡瞥了她一眼,喜婆手中一顿,珠钗差点掉了下来,林家大小姐素来性子懦弱耳根子软,怎么刚才那目光,如此瘆人?

外面的鞭炮声更响了,人声更加鼎沸,想来是宾客来得更多了,外面不断催促的声音响起来:“大小姐,该上花轿了,吉时就要到了。”

“,”uid”:”3140649290827947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7 23:20
下一篇 2021-12-17 2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