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的修仙保命指南

精彩节选

“乖徒儿,此番闭关,你这境界又提升了不少啊!”

百清梧刚刚推门出来,便听到自家师尊心音传来,对她此次闭关修炼甚是满意。

“多谢师尊夸奖,清梧笨拙,比不得其他人天资聪颖,只得抓紧时间,刻苦修炼。”她直接开口,声音与聊天无异。

然而她却很是清楚,这凌云峰早已被纳入师尊的神识中,这座仙山中的声音,都逃不过师尊的神识。

“徒儿莫要妄自菲薄,如今这蜀山内,弟子辈数你修为最高。”甲须子倒是对百清梧这番谦词不甚认同,对于百清梧的天分他自是清楚的很,“若不是你执意要做个泛修,如今的修为恐怕不低于你那些师伯。”

甲须子身为蜀山派的掌门人,在收徒一事上并不严苛,灵根纯净通透他是不在乎的,他也不会和世人一样对女子有格外的偏见,但却看中一个人的慧根。

一个人即便灵根低微,但她慧根极高,修为或许会坎坷,但却不会一无所获;若是只有灵根却无慧根,不过是块死木罢了。

而百清梧却不一样了,她不仅慧根极高,灵根也甚是纯净,再加上她又刻苦用功,修炼速度相比起同辈其他人,更是增长的迅速。

“不过你却也不能一味地修行,飞升之路不可急于冒进,若是遇不上机缘,你埋头苦修也是折磨自己。”甲须子安抚道。

他这个徒儿哪哪都好,就是太急于修炼了,虽说百清梧看起来稳重自持,但这动不动就闭关修炼,甲须子还真怕她有一天走火入魔。

思及此,甲须子又回想起自己这乖徒儿幼时的样子,只觉得遗憾,想当初百清梧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多么活泼,天天上房揭瓦的,这不过才十年的功夫,怎地就成了个木头般的道姑了呢!

“谢师尊赐教,徒儿定当好好思忖。”百清梧连忙回话致谢,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心里面却是翻江倒海。

“还有,师尊。”她又说道,“您不需要每次在我闭关结束后假装正经,台词都腻了。”

甲须子不说话了。

百清梧的确是蜀山弟子辈修为最高的人,莫说这弟子辈了,就算是蜀山派的那几个师伯,都不一定能打得过她。可是那有什么用?她一个修仙界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不照样被这个世界的男女主搞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吗?

谈到此处,便要说说百清梧的身份了。

百清梧自幼年时便被甲须子带回了蜀山,三岁记事后又拜了甲须子为师,那时她还不过是个贪玩的调皮姑娘,莫说静下心来修炼了,能不捣乱就是懂事了。直到她八岁那年,偷了甲须子的剑去御剑飞行,由于学艺不精飞到一半便控制不了方向,结果一头撞上了树,直接把自己撞的昏了过去。

这一昏不要紧,脑袋里倒是多出了许多前世的记忆。

她竟是个从外界魂穿来的人,而这个世界还是她前世看过的一本修仙小说。小说的内容是男女主一边修炼一边打情骂俏,顺便打穿大BOSS,然后二人携手修行走向成仙之路的这么一个过程。百清梧早已记不清具体情节了,甚至是男女主的名字她都没记住,但她却记得她如今这个身份,确确实实是小说中的配角,还是一个恶毒女配!

因为她前世的名字也叫百清梧。

书中的百清梧,就是男女主谈恋爱的障碍物,也是男女主修炼路上的垫脚石,还是推动男女主各种狗血误会又和解的工具人!而她的下场,是被女主挫骨扬灰,被男主打的魂飞魄散!

她连个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去TM的恶毒女配恋爱脑!”百清梧好容易捋清自己的身份后,就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要苟活,狗比男女主离我远点!”

自那时起,百清梧摒弃了所有娱乐活动,一心只为修炼,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洗澡,基本就没停下修炼的步伐,直到她学会冥想和辟谷之后,她连吃饭上厕所睡觉都不干了,只剩下了洗澡。

为此甲须子还多次夸她总算是收了心性,对她十分赞赏。

百清梧每逢听到师尊的夸赞,都是勉强一笑:还不是因为怕死。

——

今日出关,百清梧焚香沐浴一番,换了身干净衣裳便下了凌云峰,御剑前往蜀山结界入口。

不过须臾,她便赶到了结界上方,居高临下的看着蜀山结界外站着的几个人,他们伸长了脖子往蜀山内望,只看得到郁郁葱葱的树丛和嶙峋的冷石。

那是一对中年夫妇,穿着打扮皆是上等的绸缎料子,精神气色也很足,仅从面相看就知道是富贵长命的人。夫妇身后跟着位年龄相仿的仆人,为他俩撑着伞遮太阳,还有两个挑东西的小厮乖乖的立在一旁不说话。

她迅速飞去,在结界后停下,缓缓落地,收了剑,看自己周身衣裳整洁后,才迈步走出结界。

“爹,娘。”

这两人便是百清梧的亲生父母——百德恩和妻子苏氏。

原本空无一人的柱子后突然走出一女子,任谁看了都觉得恐慌,好在百家人都是看惯了的,没甚大感觉,更何况百家夫妇思女之情早已盖过了其他臆想。

“如今酷暑,你们在山下客栈等着便好,何苦受累爬山呢?”百清梧看着自家母亲额头上的密汗,心疼了起来。

虽说她是个穿越人士,但却是实打实的出生在这个世界,与这两人自是有着亲情的。

“大小姐体贴老爷夫人,夫人她嘴上总念叨着大小姐,在那客栈中待不住,便带着我们上山来了。”苏氏身后的管家笑眯眯道。

“我儿辛苦了,这修仙之路漫漫,少不得受苦。”苏氏说着,眼眶渐湿,“怎地就选中我这女儿了呢……”

“切莫胡说,上天福泽,多少人都求不来的机缘。”百德恩虽嘴上劝诫,可是眼中同样心酸,若不是百清梧身上的天命机缘,他们一家三口何至于十八年来都无法团聚。

百清梧出生那天,晴空万里突然阴云笼罩,天雷滚滚,那骇人的天雷更是一下又一下的劈在了百家的主府,吓得府中一概人等愣是不敢乱动。当时的甲须子在外云游,碰巧来到此处,只见这天降异象,便去了百家。看过骨相,推演了一番,才知她身上有天命庇佑,但若是久留于凡人家庭,福泽深重只恐亲友无法承受,多半会被折煞。与百家人商议后,苏氏纵使万分不舍,却也不能拿百家那一百多口人命开玩笑,只能让甲须子带着襁褓中的她回了蜀山。

自那以后,百清梧便和百家分开了。不过每个季节,百德恩都会带着苏氏来蜀山一次,一是以解相思之苦,二是为自家女儿带些精心布置的补给。终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能在身边生养,也要常常看着才是。

“娘莫要伤心,女儿如今是师尊的嫡传弟子,整个蜀山派的弟子都很羡慕我呢!”对着自己的母亲,百清梧那张面瘫的脸倒是多了些活力。

“我儿有荣。”苏氏也宽了心。

“天气炎热,爹娘还是随我进去喝盏茶吧。”百清梧说罢,拈了个决,便领着二老进了结界中,待管家和小厮都进来后,又拈决将那处封住。

二老皆是凡人,身后的小厮还背着东西,百清梧便陪着几人步行进了蜀山大门。说是门,不过是两根石柱,石柱下分别有两个弟子守着。

踏上石砖后,便能看到蜀山派那朴素却精致的楼阁台榭,青砖地板,黑檐白壁,大小仙山漂浮于天外,若隐若现,果真是世外之地。哪里是常人看到的险峻危耸的样子。

“来过许多次,却依旧为贵派的这份磅礴气势叹服。”百德恩感叹道,又看着搀扶苏氏的百清梧,“吾儿必要勤于修炼,不可浪费这天赐机缘。”

“是,父亲。”百清梧答道。

不需百德恩多说,为了活命,她也得拼了命的修炼。

“清梧如今,还住在那凌云仙山上吗?”苏氏问道。

“是的,依旧与师尊住在那凌云峰上,若无仙法护体,山上萧寒,恐会伤了爹娘身体,只能在殿中与爹娘说些话了。”百清梧指了指北边那座浮空的仙山,百家夫妇俩看过去,隐约可看到有手臂粗的锁链在这蜀山与凌云峰之间连接着。

“你娘总担心你睡的不好,又不能去你的住所看看,”百德恩说道,“照顾好自己。”

“孩儿明白。”百清梧乖乖点头。

“清梧师姐,茶已备好了。”走到大殿门口,便见一年轻弟子出来行礼,满是崇拜的看着百清梧。

“伯父好,伯母好。”年轻弟子笑眯眯的向两位老人行礼。

“嗯,你去修行吧。”百清梧点了点头,虽然没什么表情起伏,但是不似往日那般面若冷霜。

“师弟告退。”年轻弟子很是规矩的作揖行礼,转身便离开了偏殿门口。

然而他刚拐了个弯,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瞬间就破了功。

“清梧师姐与我说话了!我要死了!”

周围那些翘首以待的弟子们也都纷纷围了过来。

“师兄,那就是清梧师姐的爹娘吗?”

“清梧师姐今天会不会有空指导我们修行呀?”

“清梧师姐的爹娘今天会留宿吗?”

“清梧师姐不愧是大家族出身的,一家人都身具贵气唉!”

“什么贵气啊?师姐那明明是一身仙气。”

“……”

大大小小的弟子挤在一堆,叽叽喳喳的问着讨论起了他们这位蜀山派八卦风云最高层的掌门嫡亲传人。

身处于八卦风暴中心的百清梧坐在殿中与百德恩夫妇叙旧,三人说着最简单不过的家常话。

屋外弟子们凑在一起讨论的声音,二老普通凡人自然是听不到的,可是却被她听的一清二楚。

她哑然失笑,次次下凌云峰便听到他们的讨论,倒真是愈发可爱了。

——

作者有话说:

慢热文。女主表面冰山实则沙雕,是皮皮虾本虾。

“,”uid”:”90559719828448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00:00
下一篇 2021-12-18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