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天下大势

精彩节选

东周王朝,西部。

西峰高耸入云,山巅常年积雪,云雾缭绕。一条河流环绕西峰而流,最终向东流去,流经临渊郡,故被称之为临渊河,而坐落于西峰山脚的城郭,自然就被命名为西峰城。

临渊郡最出名的是羡鱼,而西峰城,最出名的是美女。民间流传着一首打油诗:“临渊羡鱼茂镇酒,西峰美女楼上楼;万般皆随浮云走,不慕神仙不羡侯。”

诗里的茂镇是西商王朝的一个城镇,盛产美酒,天下驰名。而楼上楼,则是南陈王朝的皇城江都的一栋标志性建筑物,共有三十六层,是迄今为止最高的建筑,坐在每一层楼都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堪称文人骚客的朝圣之地。

天下四绝,东周王朝独占其二。

若论现今西峰城的美女,最美的当属城南苏家的三小姐苏婉柔,年方及笄,却已是远近驰名的大美人,无数青年豪俊慕名前来,流连于苏家门外,只求一睹苏三小姐芳容。

不过前几日苏家传出的一个信息,让人无比的痛心疾首,神女苏三小姐要嫁人了,所嫁之人,叫伍有渊。

伍有渊是谁?

这个名字以前从来没人听过,不过自从苏家宣布婚事之后,这个名字便霎时间变得家喻户晓,而这个人,更是成了青年才俊们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大家都在好奇这个伍有渊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何德何能能娶神女苏三小姐为妻?

难不成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哥?还是皇亲国戚?亦或是哪个山门的青年才俊?

都不是,打听之下,众人义愤填膺,这个伍有渊,竟然只是城东“有间药铺”的一个学徒。

于是乎,平时门可罗雀的“有间药铺”突然间就变得热闹了起来。门槛几乎被踏破,药铺内挤满了人不说,药铺外还聚集了不少人。

“伍有渊,你要是还有羞耻之心,就立马去苏府解除婚约,从此离苏三小姐远远的。”

“你一个药铺学徒,如何能癞蛤蟆吃天鹅肉?”

“苏三小姐是神女下凡,你这小小学徒如何能配得上?”

这还算是比较斯文的,粗鲁一点的直接就开骂了。

“你个不要碧莲的,猪拱好白菜……”

“龟儿子,王八蛋,乌鸦盯着凤凰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哪根蒜。”

指责、谩骂、规劝,归根结底,就是要伍有渊心生惭愧,自行去苏府解除婚约,从此离神女苏三小姐远远的。

结婚本是两个的事情,可是别人永远要比当事人还要用心,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别有用心”。

“有间药铺”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一个红裙丫鬟匆匆跑来,一头钻进了马车里。马车里慵懒的斜躺着一个美丽少女,目似秋水,修颈雪白,宛若凝脂,浅笑嫣然:“可见着了?”

丫鬟说道:“我好不容易才挤了进去,可算是见着姑爷了。”

美丽少女轻嗔薄怒:“胡说八道,什么姑爷?”

丫鬟并无害怕,只是抿嘴一笑:“是是是,奈儿说错话了,是未来姑爷。”

原来这美丽少女,便是传说中的神女苏三小姐苏婉柔。苏婉柔一双妙目瞪了奈儿一眼,说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奈儿说道:“相貌堂堂,气度非凡。”

“哦?”苏婉柔饶有兴致的看向奈儿,“说说看。”

“陈树立陈公子,王广进王公子,还有很多公子……”

苏婉儿见她喋喋不休,打断她说道:“捡重点说!”

“额……好吧,多位公子在药铺里指责数落伍公子,要求伍公子主动去府上解除婚约。”

“他怎么说?”

“伍公子自始至终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是坐在那里,拿着一本书在看。”

“他倒是沉得住气。”苏婉柔淡然一笑,“说下去。”

“陈公子等人说了半天,见伍公子都不予理睬,心生不忿,便要向前动手,这时伍公子方才抬头望向陈公子,说了一句‘你有病’。”

“呵呵,他倒是有胆量,陈树立可是陈家的大公子,又有功名在身,在这西峰城,大概除了他爹娘,还无人敢对他如此无礼。”苏婉柔眉眼含笑。

“还没完呢,伍公子说完了陈公子,然后又看向王广进等几位公子,说他们都有病。”

“他这一下就得罪了那么多大富人家的公子,恐怕接下来有他好受的了,我倒要看他如何处置。”

“是啊,陈公子等人听了勃然大怒,就要上前动手。伍公子脸上带着微笑,又说陈公子脑子有病,该治治。”

苏婉柔摇头苦笑:“他这究竟是无知呢,还是真的无惧?难道他不知道陈树立是什么身份?”

“我也这样觉得,可是陈公子听了之后,却是微微皱眉,反而收起了怒气,你说奇怪不奇怪?”

“哦?”苏婉柔修眉微挑,来了兴趣,问道:“然后呢?”

“然后伍公子没有再理会陈公子,而是拿起笔,写了一张药方,递给了陈公子,陈公子看了之后,惊疑不定的看着伍公子,伍公子仍旧带着微笑,伸出手说,‘诊金五十两……’。”

“诊金五十两?”苏婉柔笑道:“就一张药方要五十两白银?亏他开得了口。”

“不不不,小姐,你错了,不是白银,伍公子要的是黄金。”

“黄金!”苏婉柔一怔,“他怕是穷疯了吧?”

“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真担心陈公子会暴打他一顿,可是呢,陈公子只是说了一句‘晚些会有人给你送过来’,然后转身就走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苏婉柔思忖片刻,沉吟道:“恐怕陈树立的脑子真的有病。”

除此之外,别无解释。

“那……其他人呢?”

奈儿说道:“伍公子又给其他公子每人写了一张药方,要价仍然是五十两黄金,其他公子看完药方之后也走了。”

“呵呵,有趣,一张药方值五十两黄金,即使是名医,恐怕也不敢开如此高的价,他一个学徒,何来底气?”苏婉柔微笑着说道。

“小姐,您……要不要亲自去看看他?”奈儿迟疑着说道。

苏婉柔犹豫了一阵,说道:“算了,回府吧。”

“是。”奈儿答应一声,然后吩咐车夫打道回府,马车从“有间药铺”经过,苏婉柔掀起车帘,向药铺里望去,只见一个灰衣少年站在柜台后面,拨弄着珠算,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抬头看来,两人四目相对。

马车渐渐远去,西峰之巅自西向东浮现一座虹桥,美丽而绚烂。

“,”uid”:”93951267699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00:00
下一篇 2021-12-18 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