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病娇男主承包了醋厂

精彩节选

微风浮动,满林的桃花,随风飘散。

一个娇俏的身影在桃花林中舞动,嘴里还不停念叨着什么。

“嘭,”

一声巨响,从少女手中飞出去的灵符炸裂开来。

浓郁的黑烟,喷洒在少女白皙的脸上。

“咳,咳咳,”

少女被熏的咳了两声,跺了跺脚,嘴里不甘心的嘟囔着:“又失败了。”

哼!

少女哼了一声,完全没有再继续练习的心思,索性一股脑的躺在草地上,仰望着碧蓝的天空。

看鸟儿飞过天际,花朵从树上飘散,周围伴着虫鸣,好不自在。

少女悠哉悠哉的躺在地上,闭着眼,享受微风拂过面庞的轻柔,嗅着花香扑来的恬静,渐渐进入梦乡。

梦里,她蹲坐在炭火旁,双眼热烈的盯着火里的烤地瓜,喷香扑鼻,叫她直流口水。

“彼岸,彼岸?”

熟悉的声音,在彼岸耳边响起,轻柔却带着一丝无奈。

师傅?

彼岸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摇摇头,否定自己的猜想。

“不会是师父的,师傅现在正在闭关,还有一个月才出关呢。”

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彼岸抛开思绪,搓搓手,伸向火堆取暖。

温热的余温,残留在彼岸的手掌心,为她驱赶寒冷。

只是……只是这触感怎么不太对?

软软的,虽然有温度,但怎么细细长长的?

彼岸狐疑伸出手指捏了捏,竟然还带着一丝嫩滑。

这是什么情况?

彼岸缓缓的睁开双眼,就看到洛君尘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她的旁边,清秀俊冷的脸上永远带着一丝温柔。

此时,彼岸的手还藏在洛君尘的衣袖里,她反应过来,赶紧抽出,从地上爬起来。

站在洛君尘面前,低下头,双手食指打着圈说:“师,师父,你……你闭关出来啦!”

洛君尘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他就知道,这个小丫头肯定不会好好练功,这不,让他逮住了。

“怎么?为师出来的不是时候?”

洛君尘斜靠着桃树,目光严肃的看着彼岸。

是时候教育教育这个小丫头了,以前实在是太纵容她了。

他一不在,她就无法无天了,不光不好好练功,居然还躺在地上睡觉?

这万一冻生病了……

“不,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师父。”

彼岸抬起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洛君尘,解释道。

“哦?”

“那你是什么意思?”

“不好好练功,在这里睡大觉!你有没有把为师放在眼里?还是根本没有把为师放在眼里?”

洛君尘眸光冷洌的质问彼岸。

他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更何况,面对的还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小丫头,他疼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真的凶她。

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但是,彼岸好像真的被他的样子吓到了。

好看的眸里,有泪水在打转,却始终倔强的不肯落下来。

彼岸自知自己做的不对,面露真诚道:“师父,彼岸知错了。”

“师父要打要罚,彼岸都接受。”

说着,她跪在地上,低下头,双手举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取出来的藤条。

恭恭敬敬。

这次,师父好像真的生气了,她从没有见过洛君尘这个样子,实在吓人。

洛君尘伸出手,抬起彼岸好看的面庞,用指腹轻轻擦去她脸上的烟灰。

目光似水,柔情的不像话。

好笑又无奈,“师父怎么会舍得打罚你呢,你知错就好。”

在这一瞬间,洛君尘感觉,小丫头好像真的长大了,懂得了担当。

他感到很欣慰。

夜晚,皎洁的月亮爬上枝头,清冷的月光散落在洛君尘敞开窗的案桌上。

照耀着桌上一道又一道的符文。

洛君尘拿出特制的墨汁,用毛笔一遍又一遍的画着。

他唯恐这些符文不够用,一张又一张的书写。

明日,明日就是彼岸十八岁的生辰了,他之所以今天会出关,就是为了阻止她十八岁这天,将要面临的灾难。

他不允许,他不允许有人伤害到他的小丫头。

不管是谁,就算他死,他也要护好她。

那个给他带来温暖和快乐的小丫头。

天空微亮,阳光照射,在空中划过一道裂痕。

彼岸躺在床榻上,长长的睫毛微颤,她从睡梦中苏醒。

平日里她要练功,所以会起的很早,今天不一样,今天她生辰不用练功,但是,她还是早起了。

因为,她想烤地瓜。

只见她熟练的撸起衣袖,拿着小铲子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地瓜放在坑里,然后在坑上面放满干柴,生火。

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彼岸蹲坐在火堆旁,拍拍手上的土,静静的等待地瓜成熟。

“吱呀,”

洛君尘推开房门,从里面走出来,一夜未眠的他,精神不是很好。

如墨的长发有些凌乱,如雪般洁白的衣衫此时也占满了墨汁,整个人显得有些颓废。

彼岸从地上站起来,跑到洛君尘的面前,声音甜美的唤道。

“师父,你起来啦,”

“我给你烤了地瓜,一会儿就能吃了。”

彼岸甜甜的笑着,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两个小小的梨窝儿。

她的世界永远是那么简单,简单到让人心疼。

洛君尘伸出手指,轻轻在彼岸鼻梁上刮了一下。

宠溺道:“我看,是你想吃了吧,小馋猫。”

“哪,哪有,”

彼岸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又被师父识破了,师父是神仙吗?为什么总能看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她很是不解,但是又很崇拜,她要是也能这么厉害就好了。

“咦?”

“师父,你昨天没有休息?怎么衣服上都是墨汁啊。”

彼岸拉起洛君尘宽大的衣袖,打量道。

“啊,不小心把墨汁打翻了,我去换一件。”

洛君尘扯过衣袖,生怕彼岸发现什么一样。

急匆匆的就回房了。

彼岸站在原地,伸手抓抓头,一脸不解。

“感觉师父今天,好奇怪啊。”

微风吹过,一股地瓜的焦香扑面而来。

“呀,我的烤地瓜!”

彼岸惊呼一声,跑到火堆旁,拿起一旁的树枝,在烟灰下不停的翻找着。

“唔~好烫,好烫。”

彼岸掏出地瓜,用树枝弹弹上面的烟灰,道:“还好,还好,幸好没烤糊,不然,就浪费了。”

“,”uid”:”321100596668284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01:40
下一篇 2021-12-18 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