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一品公子)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盛唐一品公子)小说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推荐,《盛唐一品公子》是梦里做饿梦情创作的一部军事历史小说,讲述的是李祐李世民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走到了李佑跟前,这才略一挽手,福身一礼:“见过王爷。”李佑细细打量着自己这位王妃,见她五官精细明丽,身材高挑曼妙,心中不由乐了。这老婆长得倒挺漂亮的,也算衬得起她王妃的身份。有这么个养眼的王妃陪着自己,往后的日子倒也自在…

小说:盛唐一品公子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梦里做饿梦

角色:李祐李世民

介绍:小说叫做《盛唐一品公子》是梦里做饿梦的小说。内容精选:中书舍人,负责起草诏令,书写诰敕,乃是天子近臣因近侍天子,权掌机密,成了整个朝堂里极为显要的职位而马周此人,虽出身清贫,却极有风骨他心思敏锐,见识不凡,常有明言慧语,引得李世民青睐有加与魏征相同,马周也常行那直言上谏之举但比起魏征,马周的上谏,要温和得多他从不在人前顶撞天子,多是私下上书谏言李世民本就是宽容博大的胸怀,他自是知晓,敢于上谏,是一个明臣的…

《盛唐一品公子》第6章精彩片段

“王爷!”

正当李佑感怀伤神之际,一道清越曼妙的声音传了过来。

扭头一看,来的正是齐王妃韦敏。

韦敏一身明艳贵气的宫袍,显得雍容端庄。

她缓步走近,脸上还带了几分怯懦。

走到了李佑跟前,这才略一挽手,福身一礼:“见过王爷。”

李佑细细打量着自己这位王妃,见她五官精细明丽,身材高挑曼妙,心中不由乐了。

这老婆长得倒挺漂亮的,也算衬得起她王妃的身份。

有这么个养眼的王妃陪着自己,往后的日子倒也自在。

李佑收起思绪,搭手扶了韦敏的胳膊:“王妃不必多礼。”

他伸手扶起韦敏,却明显感觉到韦敏的身子倏地颤了一颤。

韦敏的手缩了一缩,似是想要抽回去。

可缩到半途,那手又僵了住,韦敏这才站起身来,恭敬道:“妾身听闻陛下身体有恙,心中委实不安。敢问陛下如今怎样了?”

她的语气带了些许恭敬,又有些疏离,听得李佑颇有些不自在。

这自家老婆,怎么说话端方四正,毫无亲昵之感?

方才伸手去扶韦敏,明显能感觉到韦敏有些不大适应。

似乎她并不习惯与自己有身体接触。

不过想也明白,之前的李佑整日胡作非为,沉迷于声色犬马,哪里有功夫与这王妃亲近?

想来,这小父妻俩的感情,怕是生分得很。

念及于此,李佑笑了笑:“父皇的身子并无大碍,王妃勿要挂怀。”

他这温煦一笑,倒是引得韦敏面露惊色,她略带狐疑地望了望李佑,竟吃吃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

被韦敏盯得心里发毛,李佑好奇问道。

“没……没什么……”

从前的李佑,那是个性情乖张暴虐的主儿,对府中人动辄打骂,甚至对他的恩师权万纪,都常有不敬之举。

正因为如此,韦敏对于李佑,多少有些抗拒。

可方才李佑见了她,却是态度和悦,那温煦的笑容,看得韦敏多有不适。

韦敏甚至觉得,自己这位夫君,是不是生了病,烧坏脑子了。

所以她方才才那般狐疑地打量李佑,可细看之下,李佑又不像是有病的模样。

韦敏正自疑惑,却又听李佑道:“王妃这些日子一直深居王府,未免太过无聊。倒不如抽空回娘家转转,看望父母二老。”

听到李佑说出这般话,韦敏心中疑惑更甚。

这回门看望父母二老,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可这话从李佑口里说出来,那可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成婚这么些年,李佑向来对韦敏都是不管不顾。

今日居然主动提出,让她回门探亲……

这着实叫人吃惊。

韦敏心下一暖,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这齐王终于懂得体贴人了,她韦敏的下半辈子,倒也有了盼头了。

抽了抽鼻子,韦敏大喜道:“多谢王爷挂怀,妾身明日就回门去探望父母。”

说着,她微一躬身,感怀万分地退了下去,独留李佑一脸懵逼站在堂中。

“这王妃是怎么了?好端端地,干嘛红着眼睛,一副要哭的样子……”

李佑摸着下巴,呢喃自语。

“罢了罢了,不理她了……”

反正多的是时间了解自己这位王妃,李佑一甩手,便要寻个椅子歇上一歇。

可这一寻,李佑傻眼了。

偌大的大堂里,居然连张椅子都没有。

这里摆置了数张矮桌,桌后铺了小席,该是供人跽坐之用。

一旁的空地里,还零乱地置了几个小马扎般的坐凳。

用此时的话说,这玩意儿叫做“胡凳”。

李佑这才想起来,原来在这时代,还没有后世所用的桌椅。

寻常人多是席地而坐,只有富贵人家的寝房中,才有这种可供人落座的胡凳。

捡了张小马扎坐了下来,李佑觉得颇为不爽,这东西既不能靠又不能躺,与那椅子的效果差了太多。

没过片刻,李佑便腰酸背痛,无奈到了里间书房,那里有可供人躺卧的矮榻。

躺在矮榻上,李佑越想越来气,椅子这种简单方便的东西,居然到现在还没发明。

再环顾四周,只见这书房中,只有一张矮桌,读书习字时,还得跪坐在地上,着实不便。

“不行,得去找人打制几张桌椅来。”

李佑心下一动,立即提起笔来,展开纸墨,开始绘起图来。

他要画的,是那桌椅的示意图。

他要绘出图纸,再请工匠来替他做出桌椅。

前世没学过绘制图纸,再加上使唤毛笔的功夫实在太差,李佑只能大致画个形状。

好不容易涂出个大概样貌,李佑展开看了两眼,不太满意。

这图纸太过简陋,具体的细节交代得不清不楚,寻常工匠便是有了这图纸,怕都做不好。

但如今的情况,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许福,许福!”

高声唤来官家,李佑吩咐道:“去,将长安城里最好的木工工匠请来,本王有要事相托!”

那管家一脸迷惑,但还是老老实实点头应下,退了出去。

过得半个时辰,老管家才重新回了书房,他的身后,还跟了个一身大红官袍的中年人。

“王爷,您要的工匠,老奴找来了……”

许福将那中年人引上前,恭敬道。

那中年人拱手行礼:“下官将作监大匠阎立德,见过齐王殿下。”

“啥?将作大匠?”

听到这人自报家门,李佑登时大惊。

他心下不由吐槽,自家这管家,倒真是胆儿肥。

让你去找最好的木匠,您倒好,直接去搬了将作监的头儿来。

这将作监,是朝廷里负责建筑工事的部门,里面养了一大批技艺精湛的匠人。

而这将作大匠,便是将作监的监正,统领整个将作监。

这已算得上是朝廷要员,国之栋梁了。

李佑原本只想找个木匠来打制桌椅。

可没想到,老管家居然跑到将作监,将这么个当朝大员给找了来……

可李佑此刻还不好教训管家许福,先前自己分明说的,是将长安城里最好的工匠找来。

这将作大匠,可不就是长安城里最好的工匠么?

“罢了罢了……”

李佑心下一叹,将自己“精心”绘制的图纸递了过去。

“阎大人,你瞧瞧,这桌椅你能打制吗?”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11-25 14:11
下一篇 2022-11-25 1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