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我用智能玩转丧尸危机

精彩节选

“…哈…哈…”

晦暗的天空下,杂乱无序的脚步与微微的喘气声打破了街道的死寂,而这消瘦的身影也迅速钻入一条毫不起眼的小巷中。

这是一位脸色苍白的青年,从面容上来看,还有着略微的稚气没有被无情的岁月所侵蚀。

他挺起身,用脏兮兮的手胡乱地抹了一把脸,抚了抚自己脏兮兮领口的褶皱,想让自己的脖子舒服一点。

“天杀的家伙…”青年握紧了拳头,满脸愤懑。

丧尸们甚至占据了车站,闫铭已经逃不出去了。

之前他可以依靠安全通道顺利进入逃生平台,但是他的证被那个男人抢走了,以至于他彻底失去了转危为安的机会。

一个向世界神秘组织传达了重要信息的普通学生,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这是曾教授留给他的最后财产,结果却被莫名截胡。对方看到了这个玩意,惊恐的脸都快绽开了花,孱弱的青年哪是他的对手,直接被撂倒在地,并且抢走了“证”。

要知道,平台系统是认“证”不认人的。

“姓吴的,若我不死,我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他一把扔掉手中的名片袋,孤寂的身影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最关键是,那备受大家尊敬的学长,居然干出了这种断人后路之举。

他抚了抚自己的胸口,面孔微微抽搐变形,似乎是感觉到了疼痛。

而别在胸口的一只小小的铭牌上,印刻着两个清晰的大字。

闫铭,是他的名字。

闫铭掰开卡涩的木门,将已备好的重物一个个搬移到门前,确认无误后,谨慎地进入了房间深处。

这是一座布局类似于地下实验室的地方,只不过里面的样子杂乱无章,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严谨的实验室该有的样子。而经过闫铭的“糟蹋”,更是像一间不伦不类的避难所。

他没时间缅怀之前的种种,当务之急是尽可能收集更多的物资,并将这里作为自己的守备根据地。

他劳顿了两天,收集了不少位于安全地点的物资,中途都没休息几个小时。

而实际情况却不容乐观,实验室周边的食物和饮用水能有多少?更别提其他重要的生活必需品了。

“不行,得往远点的地方搜寻东西,不能在这儿坐以待毙。”

不过他现在实在是太累了,考虑下还是打算小眯会儿,连脏兮兮的衣服都懒得脱掉,直接就瘫倒在了膈人的铁床上不省人事了。

————–

“闫铭,闫铭。”

“闫铭!”

“啊,教授,对不起。”

闫铭的面前坐着的是一位严苛的老人,头发已经斑白了大半,可以从他锐利坚定的眼神与坚挺的腰板上,认定他从前一定是一位气度不凡的学识巨匠。

“心思不够沉浸,是无法将一件事做的端正的。”老教授放下手中的文稿,拿起杯盖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茶杯。

“啊那个…我这两年来是第一次进您办公室,所以可能稍微有些紧张。”

“无妨,哪怕你的学业成绩不好,我也会选择你。”老教授的手指轻轻地点了点太阳穴,道:“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现如今,未卜先知更能让我感到心安。”

“啊?”

闫铭愣了一下,选择?无神论?

在闫铭眼里,面前的老教授可是一位极度正经的学术大师,钻研理工学术几十余载,信仰的科学理论比自己吃过的盐都多,怎么会说出这么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虽说这版年在他的讲台下听过太多的令人感叹的知识了,但对于面前这位老者的性格,他肯定是摸不透的。

“我只是想赶紧直入话题,没有别的意思。”老教授正襟危坐,缓缓道:“你愿意做我的门下学生吗,不对公的那种,我以我个人的名义,邀请你在我的手下学习。”

闫铭自然是喜出望外,立马答道:“当然愿意了导师!”

————–

“一年了,它终于有了稳定的结构,辛苦你了,小闫。”

曾纪久违地露出了一丝笑容,闫铭也是嘿嘿一笑,但他却没看到老教授笑容中深藏着淡淡的不安和苦涩。

“哈,曾老师,没啥辛苦的。只是这‘仿生超智能AI’,应该怎么用啊,设备携带?链接程序?还是…”

“闫铭。”曾纪收敛了笑容,语气变得有些沉重,“我希望你不要说出去。”

“什么是仿生,一个生命体的形成要求是什么?它以谁为参照物?”

“啊,书上是这样写的,比如…”

“不用看。”老教授制止了他起身的动作,“书本是一成不变的,而我们需要的,是灵活的思维模式。”

“还记得我一年前说过的话吗,我选择的是你,或者说我是被要求来选择的你。”

而后的一番沟通下,闫铭只感到背脊一片发凉,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老教授。

这个鸽蛋大小的未知物体,居然是用来植入人体的!对象就是自己!

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这种使用方式是这个未知物体自行提出的,接收者还是一个名声在外的老教授,关键老教授他还真的信了!为此还钻研了好几年!

要知道,老师是大学学生疏导心灵中很重要的角色,但是…

“…曾老师,您不是在开玩笑吧。让它,植入我的身体…内?”

闫铭还抱有一丝侥幸,急忙向曾纪征询道。

“你自然不会信任,也不会有这个胆量来当这只小白鼠。不过我保证,这个东西对你没有任何害处,也不会对你的生活带来任何负面影响,甚至还能让你在一些时候为所欲为,哪怕是做出违背道德律法的事情。”

“但是我无法违抗它的旨意,我也相信你的为人和品质。”

闫铭坐不住了,砰的一声站了起来,环顾了周围确定没有人后,脸色难看地说道:“老师!我不能相信,我不敢苟同!您明明前程似锦,盛名在外。为何会说出这些荒唐至极的话!”

“起初,我也是嗤之以鼻,但是我见到了那个以后…”老教授面色未变,淡淡说道:“闫铭,我问你,现在是何年何月何日?”

闫铭冷冷地看着他,冷道:“公元2824年4月18日。”

“,”uid”:”3606008064124685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06:40
下一篇 2021-12-18 0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