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回到我的大学时代

精彩节选

病危通知书第三次送到病床,程浩感觉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是时候最后再见一次大学室友那几个哥们了。

程浩拿起手机在微信“514六个包子货”群里发了消息:“兄弟们来我这见最后一面吧,我快不行了”,发送……

老四:“包子五!咋回事?

老二:“老五,你没事吧?还好吗?早听说你病了,病情又恶化了?”

程浩:“嗯,病发了,垂死挣扎中。”

老大:“[抱抱][抱抱]老五注意保重身体啊!”

老六:“顶起来!还年轻,瞎说什么,调整心态!”

老三:“再到大医院看看,治不好,先缓解一下也好,钱不够,兄弟们帮忙凑。”

程浩:“目前治不好这个病, 也不是疑难杂症,病很常见,在哪的治疗方案都一样。”

老四:“有些病目前确实治不了。”

程浩:“兄弟们有空来不?”

老四:“我随时可以请假过去,要是周末直接可以走。”

老三:“我没问题。”

老六:“我肯定可以,我离他家不远。”

老二:“再远也得过去啊!”

老大:“商量个时间,哥几个计算一下,争取同一天到。”

老四:“就这周末吧,别墨迹了!老五撑住!”

程浩:“我争取活到那一天。”

老六:“[锤子]我周末早上出发。”

老三:“[OK]”

老大:“好的!”

老二:“没问题!”

……

程浩,一九八九年农历十一月十一出生在豫南市的农村,上学时因为离学校太远搬家到学校所在的乡街道。

2007参加高考,那时候豫省高考还是要学生考完马上自己估计分数,然后参考往年的学校招生情况和分数线填报志愿。

6月9号,高考完第二天早上,全班又聚集在教室里,程浩根据自己平时模拟考试的水平,趁着刚考完的记忆还算清晰,对照刚发下来的《招生考试之友》附带的高考试卷答案,估计自己考了600分左右,为了保险第一志愿报了本省的省会大学。

最后成绩下来了,语文103,数学125,英语120,理科综合268,总分616,省会大学的分数线599,还好被录取到了第一志愿的应用化学专业。

程浩虽然知道考的也就一般般,可他知道自己就这个水平,估分还是很靠谱的,心情波澜不惊,没有失落,也没有兴奋,干了一个月暑假工后,赚的钱买了个手机,然后卷着行李去报到了。

四年大学生活他过得小心翼翼,老老实实,不敢做任何他认为出格的事。

大学毕业后程浩继续到江城大学读了研究生,硕士毕业,没按他的计划继续读博士,而是经导师推荐,然后他经过两轮笔试,两轮面试,在一百多名报名该岗位的竞争者中得到了一份工作,央企单位,待遇很不错,工作也挺对口自己专业方向,老师希望他不要错过这个好机会,应用类的专业在岗位一样可以有大成就。

工作后不久,程浩在岗位上果然突出,发了多篇论文,申请几个专利,成为行内专家,可是两三年后,他上班时总感觉身体虚弱,无精打采,每天浑身没有力气,一天四瓶水都不够喝。

有一天下午,突然他们感觉恶心,一直想吐,最后忍不住去厕所吐了一通,回来的路上晕倒,被人送到了医院。

检查结果是酮酸中毒,医生说要注意休息,多加锻炼,不可熬夜,少吃重油重盐饭菜,经常复查身体。

程浩出院后没感觉多少异常,正常上班,也没听从医生的劝告,照样下馆子吃喝,很少锻炼身体,完全没把生病当回事。

2021年7月20,程浩在上班时再一次晕倒被送进医院,检查显示已经肾功能衰竭,心功能异常,下达病危通知书。

8月15日,第三次下病危通知书,程浩感觉身体虚弱不堪,恐怕命不久矣,医生也告诉他病情急剧加重,肾脏不可逆转的损伤,进入肾病五期,心脏心律不齐,病因很清楚,但是公认目前这种疾病无法治疗,要透析暂时维持生命。

父亲听后坐在床边叹了口气,看着地面低头不语,母亲两眼噙着泪水,看着他低声抽泣。

……

周六中午,几个兄弟风尘仆仆赶到市中心医院肾内科病房,提着牛奶水果,和在病房看护的程浩妈妈打了招呼问候一番,程浩妈妈留下他们几个暂时离开了。

几个小伙子有的直接坐床上,有的拉过来凳子坐在病床边,表情都有点不太好看,都不知道咋开口说话。

沉默一阵,老四张阳勉强咧嘴笑了一声说:“老五现在感觉咋样?”

程浩笑着说:“没咋样,要挂了呗!”

老六杨可:“要挂了说话还那么大声,我看一点也不像。”

老二梁爽:“老五血条很长,现在很虚弱,可能只是缺蓝了。”

老三王伟关切地问:“老五有力气开聊不,别太累了!”

老大刘志远看向程浩说:“老五,你没问题吧?”

“这会还可以。”程浩答到。

老大嗯了一声,然后转头扫视几个兄弟笑着说:“兄弟们聊点开心的,帮老五提提神,说累了再让他休息一会。”

哥几个你一句我一句共同回忆起了大学时的点点滴滴,从入学报道,开学时的军训,学校的食堂,参加的各种活动聊到学习考试,一起出游玩耍,轮流过生日小聚会,每个人的感情经历,班级聚餐还有宿舍一起打游戏开黑到后来准备考研究生等一系列事情,一直说到毕业写论文,参加招聘会等等。

最后谈到毕业各自离校,走向全国各地,说完大家的表情从开始的略显尴尬,到现在兴奋地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

如今大家为了工作生活,都显得成熟了许多,甚至有些许沧桑,但说起当年的共同回忆,每个人的脸上还是散发出大学时代青春的气息,仿佛都年轻了好几岁。

好多人的这一生,儿时天真烂漫,懵懂无知,中学时代青涩叛逆,狂妄自我,高中三年寒窗苦读,学业繁忙,工作以后奔波劳累,忙碌无暇,中年成熟后又是家庭事业,老幼兼顾,压力山大。

只有大学时代,刚刚成年,没有生活压力,不用考虑生计,没有人管束,有大把时间,想做什么全凭自己做主。

有人想以后深造努力学习,有人想家庭美满积极恋爱,有人想赚钱发家积攒技能,有人沉迷游戏无法自拔,有人平平淡淡一切都是浅尝辄止,也有人只想放纵浑浑噩噩。

无论怎样,大学时光都是个人最美好的回忆,在以后的岁月中何时想起心中都会泛起一丝甜意。

陈浩已经有点累了,几个人已经不知不觉聊了三个多小时,都还意犹未尽,看到程浩疲惫了,哥几个也不敢再多说,都停下来默不作声。

病房一下子安静了两分钟,然后他们决定让程浩休息一会,几个人出去转转,到饭点买点吃的回来,给程浩也带些东西,让他想吃啥尽管说。

程浩想喝点豆腐脑,原味的,啥也不放,他没有胃口,感觉自己离死不远了,他好不甘心啊,他事业刚刚小有所成,年纪轻轻就成为行业精英,前途一片光明,却突然身患绝症即将告别人世,他大学时一见钟情的女同学刚刚嫁作人妻,如果能回到初见,一定要踏出那一步,勇敢表白,可是一切都要结束了,好遗憾啊!他无力地合上了双眼,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他感觉好刺眼,眼前白光闪耀,身体仿佛在空中极速飞略,这是怎么了?人死前灵魂飞升是这样的吗?没有活人知道吧!

难道是小说里的情节发生在我身上了?我要穿越或者重生吗?这场景跟电视上穿越时很像啊!这是时光隧道吗?

啊——

高能物理研究所实验室。

“不好了!仪器故障,失去连接!”身穿辐射隔离服的实验操作员惊慌地喊道。

“怎么回事?”项目负责人问道。

“一号实验体发送完毕,首次实验,准备不充分,仪器中途发生故障,失去与实验体连接。”

“唉!那就无法实施改造计划了,实验终止!”

“实验只成功了一半,完成了时光倒流。”

“,”uid”:”11156225991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10:50
下一篇 2021-12-18 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