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大叔后,我继承了亿万资产

精彩节选

“爸,我刚才看见小妹的手指动了。”

“是吗?我看看?”

“没有啊,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没……”

安然只觉得自己又冷又疼,她很想让耳边那两个聒噪的声音停下,想喊他们闭嘴。

可惜,她连睁眼的力气也没有。

她只感觉自己胸口闷疼,浑身无力,喉咙干涩的她连呼吸都有些凝重。

她恍然间听见有人在一声声喊她,她想要醒来,却觉得怎么也睁不开眼。

“小妹?”

呼唤声还在继续,安然费力的想要睁开沉重的眼皮,然而眼睛还没睁开,呼吸间都充斥着一股令人不悦的异味。

安衡看着病床上昏迷了好几天的小妹,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爸,你看……”

“小妹真的醒了!”

“快,快去叫医生!”安一岷见病床上的女儿眼皮微动,明显有了要醒了。

他按耐住心中的狂喜,“阿衡,快!”

一旁守了几天,熬的憔悴不已的安衡见此,眼底差点涌出泪来,“好,我马上去。”

安然脑子里一团乱麻,耳边两个男声声音此起彼伏,抑扬顿挫的,吵得她脑仁儿都疼。

她费力的睁眼,刚开始眼底是一片模糊,约莫十来秒后,视线才逐渐清晰,而左眼角有一抹刺眼的白。

她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揉眼睛,却发现自己手使不上力气。

然而空气间充斥的是令人窒息的消毒水的味道,她很讨厌这个味道。

还没等到她彻底清醒过来,便听到了一个久违又熟悉的声音。

“小然,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安一岷见女儿皱眉,关切的问道。

安然刹那间清醒了过来,她下意识的朝着说话的人看去。

下一刻,她瞳孔紧缩眼里尽是不敢置信。

“爸?”

惊诧间,安然觉得她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安一岷见女儿醒了过来,多日提起的心,这才放了下去, “小然啊,你可真是吓死我们了。”

安一岷深深的呼了口气。

“爸,医生……”

安逸急忙拉来了医生,还没踏进病房,就见到正侧脸看向门边的小妹。

安衡的话音戛然而止。

安然闻声看向门口,脸上闪过一丝不敢置信的神情,她有些呆愣的看着门口的人。

许久,她才狠狠的掐了一把掌心。

刺痛的感觉让她恢复了神智。

“小妹!”

安衡松开医生,一个箭步冲到病床前,半跪在床头,“小妹,你终于醒了。”

一旁的安一岷见此,揉了揉泛酸的鼻子,而后他拍了拍儿子的肩膀,无声的抚慰。

安衡也知道他太激动了,当下快速调整情绪,“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安然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手心隐隐的刺疼让她忍不住红了眼。

她想要撑着床铺坐起来,却因为全身乏力,胳膊半点劲儿也使不出。

安衡忙不迭阻止,“小妹,你身体还很虚弱,先躺着吧。”

安然却不肯,执意要坐起来。

她瞧着她哥和她爸的脸,只觉得眼眶发酸喉咙发涩,久久,她才喊出声,“爸,哥。”

安然这一声爸和一声哥叫的父子俩都红了眼。

安一岷伸手握住女儿的手,“恩,爸爸和哥哥都在,都陪着你,不怕啊。”

安然只觉得恍若隔世,十多年没见过的人,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活生生的出现在她面前。

安然下意识的回握住那双温柔又宽厚的手掌,一时间,她只觉得鼻尖酸涩,几乎想要落下泪来。

安一岷见女儿眼眶红红,便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小然,不哭,爸爸在的。”

即使被当做小孩子哄,安然一点也没有觉得难为情,她就这么紧握着那只手,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爸。”

听着女儿带着颤音叫爸,安一岷心都碎了,“哎,爸在。”

安一岷的回应让安然心狠狠的颤了一下。

这么多年,每一次午夜梦回,她在梦里喊爸,却从未得到过回应,而这一次,她爸真的应她了。

安然继而红着眼看自家的哥哥,“哥哥。”

安衡瞧着小妹红着的眼圈,内心极度心疼,他走上前来握住小妹的另外一只手,“我在。”

安然浑身轻颤,她伸手环住两人,将头埋在他们腰间。

失而复得的复杂心情,让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被强行拉来的医生见昏睡多日的病人醒过来了不说,神智也还算清醒。

医生就没打扰几人团聚,而是默默的退出了病房。

安然强力稳了稳心神,她松开了两人,“爸,哥,我为什么会在医院。”

父子俩眼神飞快的对视了一眼,安一岷低声问,“小然,你一点也记不得了吗?”

安然摇了摇头。

她一开始是震惊,后来意识到这不是做梦之后,她大概有了猜想。

安一岷见状,没再多说,“记不得就算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身体。”

安衡关切的文,“小妹,你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什么,我去……”

此刻安然心神俱震,哪里有心思吃东西,她摇了摇头,“我不饿。”

安衡说:“那,你躺着再休息一会儿?”

“不了。”

安然揭开被单想要下床,安衡见状,当即扶着她的胳膊。

许是久未走动,脚刚一着地,她就直直的跪了下去。

安衡吓了一跳,他眼疾手快的拽住小妹的胳膊,“小妹,没事吧!”

一旁的安一岷见状,也是吓得不轻,“怎么了?”

“腿没力气。”

安然只觉得自己的双腿酸软无力,根本就使不上劲儿。

父子俩一左一右,将安然架了起来。

而后才将她慢慢放坐在床上,只是这么一遭,安然就累得不行,坐在床上不住的喘气。

安衡后怕不已,“小妹,你还是躺着吧,就别下地了。”

安然虽然一点也不想躺着,但当她看见她哥和她爸眼底的担忧时,只顺从的躺下。

“小妹,你先躺着,我去叫医生。”安衡说。

“等等,我也去。”安一岷追上了儿子,走了两步,他有些不放心的回头叮嘱女儿,“小然,不许再下床了,乖乖躺着,知道吗?”

“恩。”

当脚步声渐渐远去时,安然才慢慢睁开眼坐了起来。

屋子并不大,一张病床,一张沙发便已占了屋子的大半,她四下看了一圈,发现她右边的柜子上放着一个手机,她刚将手机拿起来,屏幕突然就亮了。

屏幕上的字体霎时便印入了她的眼中,当她看清楚屏幕上的年月日之后,她诧异的都没拿稳手机,手机直直落在床上。

“,”uid”:”98476436409798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11:40
下一篇 2021-12-18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