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萌小哭包:高冷夫君宠上天

精彩节选

“这满大街都挂着是红绸,有什么喜事不成?”

“你还不知道吗?皇上下旨让宋家五公子入赘丞相府呢。”

“啊?入赘?那真可惜这宋五公子了,听说其在太学深得东朝先生喜爱,以后是要入朝为官的呢。”

“是啊,是啊,只是这入了赘身份就低贱如丞相府家奴了,听说这安南儿貌若无盐,粗鄙不堪。身子还不行,真真是委屈宋公子了。”

“委屈什么,这宋公子原本就是一个千人骑万人睡的人生出来的儿子,娶了丞相的贵女,还是高抬他了。”

“呦,你这话说得倒也有几分道理。”

……

满京城今日都在谈论刑部尚书的庶子宋子昂入赘丞相府。

要说这安南儿如何,根本就没人见过她的真实面貌,只知道其身体虚弱,在阁中娇养。但传言却说她相貌丑陋,粗鄙不堪,是以躲在丞相府中不敢外出,真实如何却是无人可知。

而这宋府的五公子虽是个端正的人儿,在太学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就连一向严苛的东朝先生都赞其严谨自律,端方雅正,但就是出身不好,其亲生母亲是个窑馆出来了。

二人属实不相配,不相配……

但转念一想,宋子昂家世属实不上台面,安南儿是丞相最宠爱的女儿,身份尊贵,集万千宠爱,这一时之间又不知是相配还是不相配了。

众人都集聚在丞相府门口,一是想瞧瞧千娇万宠的安南儿是何风姿,二是想看看端正方雅的宋子昂如何面对这狼狈场景。

红灯笼悬挂屋檐,被风一吹,在空中飘飘摇摇的晃荡,紫檀木牌匾上笔走龙蛇的提着“丞相府”三个大字。

丞相府内

熏炉内袅袅升起檀香,雕镂屏风后,幔帐用合二仙的挂钩拢起来。

梳妆台前,一个女子柔婉的玉手懒散的拖着脸庞,乌黑的长发绾成髻盘于头上,髻上佩戴珠花步摇,端美不可方物,身着一袭嫁衣,身材婀娜。

这女子就是当今丞相的长女,安南儿,皇上亲封的安南郡主。

安南儿此时用削葱的指头在妆台上画圈圈,心里却是不耐烦,轻轻蹙眉。

心中想到那端正的人儿,就痒痒,前几日丞相在府中办诗词会,她躲在屏风后一眼就相中了那端正清冷的人,爱女心切的丞相大人颤颤巍巍的换上朝服进宫求了圣旨让其入赘。

这会儿,按理说,花轿估计都快回来了。如今等得她腰肢都酸软了,都不见踪迹。

想到这儿,她媚眼懒懒地斜扫眼室内的侍女,却瞧见春枝似面有难色,欲说还休。

“说吧,怎么了?”安南儿微微合眼,娇懒的开口。

春枝是她身边最为贴心的侍女,她都不敢开口的事情,必然会让自己生气。

春枝见小姐问起,也不敢隐瞒,上前欠身回话:“姑爷在门口不入内,说跨火盆是女子干的事情,他堂堂男子……”说完之后,她偷瞅了下安南儿,却不敢往下说。

安南儿听到这儿,心里多少明白了,文人嘛,古板些,可这越古板,到时候就越好玩不是么?

当她一想到,他舍下一身傲骨头,抛却孔孟礼教时,不由勾唇。

……

宋子昂出了轿门静静的看着脚下的火盆,额角跳了几下,“宋公子抬脚迈阿,站着不动做什么?”一旁牵引的嬷嬷心急如焚:“误了吉时可不好了。”

他心绪翻滚,额上青筋直冒,勉力压住情绪,最终还是抬脚垮了过去。

小厮站在门口道:“姑爷,我家小姐身子不爽快,不能亲自牵引,还请姑爷自行入内。”

“嗬,这安南儿可真是过分,竟然在大婚这样羞辱宋公子。”

“是啊,可怜宋公子了。”

“看来这以后,宋公子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

他站在丞相府门口,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传到耳朵里,像一把把利刃,刺得他鲜血淋漓。

但皇恩浩荡,即便他再不愿也只能妥协。闭了闭眼,将那些声音屏蔽在耳外,跟着小厮入了内廷。

以后他不再是宋家五公子的宋子昂,而是丞相府的赘夫宋子昂。

日暮渐落,丞相府的灯火依次亮起,在夜幕的衬托下显得尤为热闹。

丞相府的廊道上,升起了一盏一盏的红色灯笼,大堂内灯火辉煌如昼,丞相独坐高堂,几张檀桌上摆上了吃食,前来观礼的宾客也衣冠整齐,坐在主位的是丞相大人,证婚人竟是太学的东朝先生。

东朝先生看见宋子昂来,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压下,只招手唤他过来。

他穿过众人走到他的身边,低低的唤了声:“老师。”

东朝先生拍了怕他的背,点了点头,眼里噙着泪,似是有些感慨。

赴宴的这些人里,大部分是朝中重臣,他们虽看不起宋家入赘,但因是皇上赐婚,倒也不敢多说什么。

宋子昂立在堂上,面对各种目光,未言一语。

“恭喜子昂兄!”

听见声音,宋子昂转头瞧见是秦王,低头行礼,只见他端了一杯酒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他与秦王虽同在太学,但彼此之间并不相熟, 秦王向来最看重家世。

宋子昂向秦王道谢,从小厮手上接过一杯酒仰头喝下。

烈酒入肚,渐生暖意。

只听得秦王凑在他耳边,略带醉意的说道:“南儿是个好姑娘,你给我好好对她,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这话,宋子昂不动声色的朝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是。”

得到这个答案秦王才安下心,拍了拍他的肩膀朝一旁的檀桌走去。

宋子昂端着酒杯,沉默的看着热闹的大堂,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

吉时到,安南儿入大堂。

当她双手上下平持在腹,轻舒广袖,出现在宾客前时,原本还响着轻微的嗡嗡声的礼堂,忽然就安静下来了。许多目光齐齐地落到她的身上。

安南儿倒是不怎么紧张,她轻轻的搭住红绸,微微垂着眼皮。

若不是怕这群人瞧见了她的脸,她连这盖头都不想盖的。

耳畔传来礼官抑扬顿挫的赞礼声,她被春枝引着,不急不慢的徐徐前进,行到大堂中央,停了下来,她的身旁立了个人。

将手中的红绸交于宋子昂。

她抬头想看他,入目却是一片鲜艳的红。

感觉绸被牵动,她被带着走到最前面的几案前站定。

在礼官的引导下行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冗长而繁缛的一长串礼节过后,她已经大汗淋漓,腰肢酸软,站都站不稳,被春枝搀扶着回房,宋子昂则被留下招待宾客。

“,”uid”:”4001831362768920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14:10
下一篇 2021-12-18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