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玄门祖师爷

精彩节选

腊月寒冬,大雪初至。

病房里的暖气开的很足,即使再怎么不愿意,屋里的这对母子为了名声,还是给病床上的人开了这间豪华病房。

病床上的人戴着呼吸机,床边仪器上的数据也显示平稳,看样子是没有生命危险了。

“还真是命大!”

床尾站着的青年一脸倨傲,语气中也带着不屑。

但青年的母亲却轻轻推了他一下,朝床边的医生斜了一眼,青年也便不再出声。

这安静的环境下,除了仪器“滴滴”发出的声响之外,就是这两人的交流发出的那点声音,被无限地放大。

看着医生投来的询问目光,青年的母亲立刻换了副表情,关切地问道:“霍医生,不知道我的侄子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霍医生再次看了一眼仪器上的数据,不确定道:“可能几天,也可能马上,这不好说,最坏的打算,就是变成一个植物人。”

青年的母亲对病床上的人投去慈爱的目光,语气里甚至带了些焦急道:“霍医生,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我这个侄儿命苦,我那弟弟和弟妹走的早,只留下这一根独苗,你可千万不能让我弟弟一家断了根啊!”

霍医生轻轻皱了皱眉头,只凭借着医者的习惯说了一句他会尽力。

再次检查仪器的运行,以及病人的状况后,霍医生朝着天花板角落处看了一眼,确定那角落里的红灯是亮起的,才离开。

病房里没了外人,青年便立刻凑到床前,仔细地看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人,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还真是适合这人。

“呸”

青年一口唾沫吐在了呼吸面罩上,又朝着病床狠狠踢了一脚。

“小邺,注意你的情绪!”青年的母亲在青年发泄完后才出声制止,并抬头朝天花板的角落示意了一眼。

那个姓霍的医生,还真是她那短命弟弟一家的好狗,在病房里还装上了监控。

名叫顾邺的青年也朝天花板看了一眼,再次踢了病床一脚,怒骂道:“真想现在就捏死这个废物!”

青年的母亲起身套上了她的皮草外套,看了一眼时间,对青年说道:“走吧,今天你爸爸还要带你去见他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青年再次居高临下地“呸”了一声,才跟随母亲离开了病房。

他相信这废物肯定醒不过来了,自己应该听从母亲的,不要再在这废物身上浪费精力了。

办公室里的霍医生盯着电脑屏幕,目睹了病房里的母子所做的一切,可他又没有太多的立场去制止,他只能把精力多放在那昏迷着的人身上。

“滴滴滴——”

正在霍医生刚要合起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时,电脑音箱里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声响。

霍医生迅速打开笔记本,传出声音的正是监控视频里的仪器!

那仪器里显示的心率波动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急促的机械提示音让他顾不得自己的形象,瞬间夺门而出。

怎么可能?这根本不合理,刚刚他已经给病人做了全面检查,已经完全脱离生命危险,只需等待苏醒。

为何会突然心跳停止?一定是监控的分辨率太低,导致他看错了……

等到他推门而入,最先入耳的就是那仪器发出的尖锐声响,在这间空旷的豪华病房里显得尤为刺耳,心率的显示竟然真的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

霍医生一刻都没有耽误,迅速拿出病房里事先准备好的除颤仪,麻利地调试好功率便朝着病人按了下去。

他沉声怒吼道:“醒过来!给我醒过来!”

功率越调越大,床上的人随着除颤仪的电流,一次又一次地从床上弹起,可是那仪器上显示的直线却没有丝毫变化。

除颤仪的功率已经被调到最大,一次次的电击,已经在病人的胸口留下了两个焦褐色的痕迹。

正当霍医生要尝试最后一次电击时,他的手腕却突然被钳住。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电击本官胸口!”

床上的人猛然坐起,顺势一把将霍医生给推倒在地。

跌坐在地的霍医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推给惊地彻底愣住,手上的除颤仪电已经充满,没能及时作出反应的霍医生,就这么拿着仪器空放了。

床上的人见那奇怪东西里放出电流,一掌拍过去,掌风带着阴气瞬间将除颤仪包裹住。

那阴气伴随着掌力,形成了一个暗色的球形风团,风团里的除颤仪电流滋滋作响,却逃不出风团的限制。

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巨响之后,风团和除颤仪一同消失无影。

这一声巨响吸引来了整间医院的注意,同时也引得院长带着一帮保安赶到了现场。

刚推开病房门,就看到霍医生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双手举起似乎想握什么东西,却又两手空空。

而病人则是带着呼吸面罩,胸襟大开,胸前的皮肤上还有两个焦褐色的印记,坐在床上怒目圆瞪。

如此怪异的一幕,令赶来的众人皆是一愣。

院长最先反应过来,上前扶起霍医生,问道:“小霍,刚刚发生了什么事?那声巨响究竟是怎么回事?”

听到院长的声音,霍医生耳朵里的嘶鸣声才有所降低,他强行撬开自己干涩的喉咙,说道:“没事…是我刚刚操作不当,导致仪器故障,我们都没事…”

院长看了看床上的病人,又看了看霍医生的模样,将自己的疑惑暂且憋在了心里。

不论刚刚出了什么事,闹大了对他和医院都没有任何好处,既然霍医生都说了没有什么大事,那他就当真的无事发生即可。

院长主动遣散了前来围观的人,关上了病房的门,顺便叫来广播室的人,以演练为由,广播解释刚刚的巨响。

病房内再次只剩下两人,霍医生才敢试着上前查看情况。

“晓胜,你现在感觉如何?有哪里不舒服吗?”

经历过刚刚的一幕,霍医生不敢再去触碰付晓胜的身体,而是规规矩矩地站在床边询问。

病床上的付晓胜眯着眼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男人,沉声道:“你是何人?为何知晓本官的名字?”

霍医生觉得付晓胜大概率是出现了失忆的症状,毕竟从那么高的楼上掉下来,能活命就已经是个奇迹了,出现一些失忆症状也算是合理。

“没事,晓胜你别急,我是你霍大哥,你应该是有些记忆错乱,我先帮你把氧气面罩摘下来。”

说话间,霍医生就准备去摘下付晓胜脸上的氧气面罩,那上面还有顾邺那混账东西的唾液。

况且,长期戴着氧气面罩也没有好处,既然醒了,还是要适应自然空气的。

但他还没碰到面罩,付晓胜就率先拍开了他的手,怒斥道:“吾乃星辰判官,汝为何人?竟如此之大胆!”

“,”uid”:”79316372592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15:50
下一篇 2021-12-18 1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