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巅城里的大人们

精彩节选

寒冬已至。

凛冽的冷风,犹如和全世界有仇一般,开始大开杀戒,纵使是温柔的夜空,也被划的面目狰狞。

终于,当第一片白雪,坠落寒江,风和雪开始杀人放火,但是依然挡不住城市中心的迷荡和欢闹。

言不畏下班后,托着疲惫的身心,披着黑色西装,站在街道中央,风雪胡乱的搅在一起,撞在言不畏冷峻的脸上,很快,言不畏的短发被乱风染白。

言不畏望着天,然后将领口的黑色领结,使劲的拉开,纷乱的冰雪犹如找到宣泄口一般,开始疯狂地,向言不畏白色衬衫的领口钻去,言不畏轻轻打了一个冷颤,感受到了些许清醒,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言不畏贪婪地感受着这一丝清醒,但是言不畏嫌不够,这一丝久违的清醒,需要加码,所以右手迅速解开所有的银色纽扣,挣脱了纽扣地束缚,洁白的衬衣被风狠狠地掀起。

古铜色的肚皮和胸膛袒露出来,能让无数女人尖声惊叫的肌肉上,两道触目惊心的伤疤,在狂乱的风雪中彻底绽放。

言不畏终于被风雪的冰凉所唤醒,十二年来不敢直面的场景,清晰可见的在脑海中盘旋:

【我叫言不畏,真名颜飞扬,是一名被全球追捕的通缉犯。】

十二年前,云巅城。

风夜雪急,身穿黑甲的云殿武士,踏着风,端着标准制式的武器,进入颜府大院,为首的刑部长官,对着全府上下的人,宣布了联盟总裁签署的联盟决议:

御史台,御史大夫,疯狂受贿,巧取豪夺,勾结异族,陷害忠良,背叛联盟,其罪罄竹难书,根据人类联盟法典规定,御史大夫颜无卿犯下叛国罪:判凌迟。其子大史官颜不悔:判腰斩。颜氏一族,诛九族,立即执行!

枪声四起,血花盛放,一夜间,云巅城中,横尸遍野!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

言不畏脑海中,环绕着爷爷被凌迟的声音,忍不住怒吼起来,周身的冰雪当真无情,拼了命地缠绕着言不畏的脑海,将最后的抵抗无情撕裂。

父亲被腰斩时不甘的脸庞,犹如梦魇一般,钻入心灵深处,开始鞭打脆弱的灵魂,颜氏一族最后纷纷倒下的身影,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用血结成的血色玫瑰,缓缓在自己的灵魂深处绽放开来,他们只为了四个字,付出了鲜活而又灿烂的生命:

“颜飞扬,君举必书!”

就是“君举必书”这四个字,颜族一脉前赴后继,哪怕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辞!

曾经的自己,年少轻狂,根本不知这古四字的含义,但是颜氏一族用生命,为颜飞扬做了诠释:

“国君的一举一动都是要记载下来的,记载不合法度的事,后世子孙们将会怎么看呢?”

言不畏分明看到,无数同族的双手伸出,揪住自己的全身,他们就像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恐惧、颤抖,从有力到失去力量,最后不甘的放手,沉入深渊之中。

“君举必书!君举必书!君举必书….”

一座赫赫威名的御史府,为了这四个字,不惜得罪一座城,引来灭门之祸也在所不惜!

人类的最后一根脊梁,在绯红的血液之中,轰然倒塌。

颜飞扬成为了联盟第一通缉犯,从此更名言不畏,苟活于人世间。

言不畏口中不停的呼喊着这四个字,就像一个孤独迷途小孩,在大雪封山的雪林中求救,言不畏逃似的睁开了眼睛!

天地旋转,风雪依旧。

睁开眼,看到的是路灯和雪花儿的华尔兹,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脸!

【我叫言不畏,是一个隐姓埋名的通缉犯,当我看到对准我的枪口,我决定,就用这把枪,结束自己懦弱的一生!】

“你醒醒,你快醒醒!0211号巡卫白画报告巡城总部,迷荡道飞霞路,落日咖啡厅侧门路灯下,发现了一个非常可疑的暴露狂,请支援,OVER!”

“巡城总部收到,请附近的伙计迅速支援,OVER!”

“收到!”

“收到!四分钟到达!”

言不畏迷迷糊糊中听到对话,应该是巡卫!巡卫是巡城司的治安执法人员。

接着,一张俏丽的脸,缓缓进入到了自己的视野之中,她遮住了路灯,路灯的光,照映出了来人的轮廓,黑色的人影儿,也遮住了直射言不畏的光,这个人在灯光下清丽柔情,还有些紧张。

一个俏丽的女巡卫,双手握着巡枪,指着四脚朝天倒在地上的自己!

此时的言不畏,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上身已经完全没有衣服遮挡,整个上身都暴露在雪光之下,看着黑洞洞的枪口,言不畏心中有了主意,就让这把巡枪,解脱自己的痛苦吧。

一个温柔而又坚强的声音传入耳中:“不许动,我是巡卫,趴在原地!让我看到你的手!”

言不畏知道被女巡卫误会了,立马开始了结束自己生命的计划,轻佻的对女巡卫说道:“巡卫姐姐,你真漂亮,我忍不住现在想请你喝两杯!”

言不畏伸出双臂,两手对着俏丽的女巡卫亮了亮,表示手中没有任何武器以后,准备爬起身!

“不,不..不许动,按照巡卫处理程序,你现在应该抱着头,蹲在此处,接受盘查,请立即执行!”

言不畏笑了笑,一边准备去捡丢在地上的衬衫和西装外套,一边毫不在意的问道:“咦?你是新来的巡卫吧,我以前没有见过你,你不要紧张,我就是一个坏人!”

女巡卫的确是第一天上班,哪里见过这么嚣张的暴露狂,警告道:“第一次警告,我警告你不要动,抱头蹲下,接受我的盘查!”

言不畏略显尴尬的打了一个哈哈,一边捡起衬衫,一边对着女巡卫道:“你先让我穿上衣服,行么,我有点冷!”

“第二次警告,我警告你不要动,抱头蹲下,接受我的盘查!”

言不畏确实感觉到有些冷了,风雪越来越大,开始穿上衬衫,并且慢条斯理,甚至有些优雅的系银色纽扣,故意激道:“嗯,你的皮肤真好,你的腿也特别长,是我喜欢的类型!”

“第三次警告,我警告你不要动,抱头蹲下,接受我的盘查,否则我要对你采取强制措施!”俏丽的女巡卫,皱着眉头,不满的进行了最后一次警告。

言不畏笑了笑,笑的温暖,俊俏的脸就快要融化飞舞的雪花儿,言不畏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准备迎接梦寐以求的意外之死,这样,自己就可以从痛苦的回忆中,彻底结束自己懦弱的一生。

言不畏将充满男人味的声音,调到了流氓级别,将自己尽力伪装成一个色狼,争取促使这个菜鸟女巡卫,向自己开出解脱的一枪:“我邀请你晚上去我家喝两杯,我还从来没有和这么美丽的女巡卫…”

呲呲呲!

一股剧痛,将言不畏的眼睛完全占领,言不畏知道,这就是女巡卫口中所说的,对暴露狂嫌疑人的强制措施。

辣椒水在言不畏的眼睛中,充分挥发着辣的滋味,痛的言不畏嗷嗷直叫。

这也是十年来,言不畏第一次,对一件事情失去了掌控,特别是对女人!

“混蛋,辣椒水,你对我使用辣椒水!你怎么不开枪!”

“你不接受巡卫盘查,现在还在嚣张的辱骂巡卫,我现在要拘捕你!”

女巡卫说完,上前紧紧扣住言不畏的右手手腕。

言不畏此时因为辣椒水,对眼睛产生了作用,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突然有人抓住自己的手腕,因为自身的性格原因,言不畏立即准备进行反击,结果一使劲,被对方发现反抗。

女巡卫立即上前抱住言不畏的整条右臂,然后抱着言不畏的右臂使劲翻滚,借助全身的重量,对言不畏来了一个抱摔,言不畏犹如一只没得感情的咸鱼,全身腾空,然后顺着女巡卫四两拨千斤的方向,狠狠地摔在了雪地之中,一百多斤的肉体,融入雪中不再动弹!

标准的巡卫束缚术,这个女巡卫,是一个武者无疑!

女巡卫依然死死的抱住言不畏的右臂,拿出银色的手铐,麻利的扣在了言不畏的右手腕上,另一头,扣在了自己的左手手腕上,才松开言不畏的手,瘫在了地上,望着路灯和飞雪的华尔兹,满足极了!

言不畏如释负重,右手压在女警的胸前,左手张开压在雪地上,四角朝天的望着天,看着嚣张的风雪,感受着右手手臂传来的一团柔软,满足极了!

“没想到,一个身高只有一米七,体重不足五十千克的大长腿,这么娇弱的女人,这么能打,我服了,放了我吧!”

言不畏身为通缉犯,不想进巡城司,尝试做最后的努力,开始释放高级的彩虹屁。

没想到女巡卫听到彩虹屁,明显左手再松了松,这是真的起作用了,言不畏想,原来这个女巡卫喜欢被人夸赞,所以准备继续释放高级的彩虹屁加强攻势。

“我痛恨我自己,我一个八尺之躯的男人,竟然败在了一个如此优秀如此美丽的女巡卫手中,不过,你不要以为你有绝色的容颜、完美的身段、严谨的工作态度,我就怕你,我告诉你,我只是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我只是被你的倾城之姿所倾倒,所以,还请您放了我!”

“咯咯咯”女巡卫咯咯的笑了起来,匪夷所思的胸前,随着笑声开始肆无忌惮的颤动。

言无畏感受温柔,脑海陷入一片空白。

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两辆巡卫车急促的停在路灯下,车门一开,两车各出来两个身手矫捷的巡卫,四个强壮的巡卫见到女巡卫倒在地上,以为女巡卫遇到不测,所以凶狠的一拥而上,将本瘫在地上的言不畏凶猛的死死按住。

四支手枪死死的抵住言不畏的脑袋。

“白巡卫,你没事吧!”其中一个年轻的而又高大的巡卫紧张的扶起女巡卫。

“没事,一个暴露狂而已,小毛贼是伤不了我的,赶紧抓回去吧!”

四个前来支援的男巡卫,听到女巡卫的话,纷纷松了一口气。

解开手铐,言不畏犹如一只没得感情的咸鱼,被三个高大的巡卫拖起,押入了巡卫车。

随着两辆巡卫车的尾灯消失在街头,这里恢复了原有的平静,矗立在风雪中的路灯,静静的释放着昏暗而又坚强的光,纵使是随风横冲直撞的雪,也不敢在光芒下过多停留。

“,”uid”:”111183556811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15:50
下一篇 2021-12-18 1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