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的女将军

精彩节选

萧楠早上郁闷的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掀开被子坐起身,一头乌黑秀发瀑布般铺陈开来,剑眉杏眼,鼻挺唇薄,小麦色的皮肤,二十出头的年纪,一张脸似男似女,秀气俊美中藏着五分英气,坐在床边,也难掩身材挺秀,微微皱起眉头,真是雌雄莫辨。

萧楠心中郁闷,对自己昨天酒席上的一拳,虽然算不上是悔恨莫及,可也不免后悔,觉得自己有些冲动,要是能再忍一忍。可又一想到,蔡斐的那只活该被剁掉的手,竟然敢太岁头上动土,占便宜都摸到自己腿上了,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就算‘叔’可忍,小爷也忍不了。

蔡斐这个作威作福的死老头,应该叫‘蔡肥’才对,是仙舟城县衙里的县丞,因为有一个貌美的女儿给了县太爷张诚做爱妾,所以在县衙里仗着有县太爷撑腰,就差像螃蟹一样八条腿横着走。而且这个‘蔡肥’有个熟人皆知的特殊癖好,不喜美女,只爱俊秀男子。

自从两年前,萧楠女扮男装,进衙门当捕快那天起,只一眼,他就成了‘蔡肥’的目标。开始天真的萧楠不明白笑面佛一般的县丞为什么对自己特别照顾,可时间一长,在身边人似有似无的提点和蔡斐的偶尔试探下,萧楠慢热的领会了,她开始努力绕着蔡斐走。

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蔡斐知道萧楠不愿意,一直顾忌萧楠手上的功夫和混的不错的人缘,除了时常话里有话的讨点好处外,并没有过分的行为。萧楠也不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她八岁就成为孤儿,带着弟弟四处流浪,早就磨练了一幅‘油盐不进’的心肠,对这点小事儿,也不觉得自己吃了什么亏,权当自己听不懂,懒得搭理他。

可酒壮怂人胆,昨天萧楠跟几个捕快收工后在城里的芙蓉楼喝酒,蔡斐偶遇几人,就凑一桌多喝了几杯,没想到酒到半酣时,蔡斐得意忘形,抑制不住自己垂涎欲滴的渴望,肥肥的手脱离理智想要伺机而动。萧楠平时喝酒都很注意分寸,她自己的小秘密自己心里有数,虽然不是没有女捕快,可是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以男儿身视人,已经习惯了,不想惹出不必要的麻烦,闲言碎语虽不见得能杀人,可也够烦心,她暂时还不想离开仙舟城。

可当‘蔡肥’的手开始在萧楠的大腿上游荡的时候,萧楠的心火就开始蹭蹭的有了燎原之势,不知道是哪个邪神附体,她竟然没有如同往常般起身避开,而是一杯酒,两杯酒,不知道几杯酒下肚,蔡斐的手越来越过分,萧楠的火气越来越旺,结果……

杏眼圆瞪,一声冷笑,皮笑肉不笑,萧楠冷冷的问了一句:“蔡师爷,好摸吗?”

没等正乐的差点口水横流的蔡斐回答,他已经被萧楠一拳揍翻在地,趴在地上看着一甩衣袖,扬长而去的萧楠,蔡斐不可置信的指着走远的背影,“你……你……”的结巴了半天。

大家都知道萧楠这次要倒霉了,虽然都替他抱屈,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实属无奈,看着回过神后一脸定要你好看的小人表情的蔡斐,所有人也都默契的低头不吭声。

萧楠当时借着酒劲,心头火倒是泻了个干净,也走的潇洒,可酒醒后,对后果自然心知肚明。她起床收拾利索,心中打定主意,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该来的躲不过,爱谁谁,锁好门,朝巷口走去。

去年弟弟娶亲后,她就一个人住在小屏巷中的小院里,不大的院子加上三间房,一间做了见客的堂屋,左右两间是她和弟弟房间。

刚走到巷口,就看到有几个邻居大婶正围着不知什么东西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本来心中有事,而且隐约看到其中还有赵四娘,她就想加快脚步,快速的从几人身边消失,可怕什么来什么,眼尖的赵四娘一转身就挡住了萧楠,也要怪小巷的巷口实在太窄,赵四娘平时给人做媒,生意红火,身宽体胖,她只一转身,萧楠就走不了了。

萧楠硬着头皮跟赵四娘打招呼。赵四娘一看到他,就好像见了财神爷,在她的眼里,萧楠可是上好的货色,有房,有本事,有相貌,无父母,还有能照应的兄弟,说起他那兄弟,那现在也是个有钱的主儿了。

心里不仅感慨,这两兄弟,怎么都这么命好。自己那女儿就是太小,要是再大五岁,削尖脑袋,也得把她嫁给眼前这个好看的男人。一想到那么多姑娘都看好这人,求着自己给说媒,赵四娘看着萧楠的眼神中都闪着铜钱的影子。

她就笑着说道:“萧捕头,这么早。”

萧楠看了看天,不想跟她讨论是不是真的‘早’,只笑着说:“四娘好,赶着去衙门。”言外之意就是希望她能高抬贵脚,挪一挪位置,让自己过去。

可显然不行,赵四娘热情的拉住她,指着地上的一团东西说:“萧捕头,你看这人,一动不动的,是不是死了,怪吓人的。”

萧楠定睛细看,地上蹲着个乞丐模样的人,脏污的头发披散着,低着头,抱着膝盖蹲坐在地上,蜷缩成一团,脸藏在膝盖和残破不堪的衣服里,再被头发遮挡,看不清面目,也分辨不出男女。萧楠的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焦躁,说不清道不明,她只本能的不想管。

硬邦邦的扔下一句:“没死。”,就趁着赵四娘也转身盯着乞丐的空隙,侧身溜走了,留下一脸错愕,不知道平时总是笑嘻嘻的萧楠,今天吃错了哪味药的大婶们。

一进衙门,萧楠就从昨日喝酒的几个捕快的一脸同情,和另外几个深谙谄媚之道,平时就互相看不顺眼的人的一脸幸灾乐祸中知道自己头上的那片乌云正准备打雷下冰雹。肯定个个都有鸡蛋那么大,能砸的人满头包。

不过她也不在意,一路走来,她早就想通了,天塌下来,她顶着,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她挺直腰杆,跟平时一样,一脸无所谓的嬉笑模样就走了进去。

可真等到来到牢房报道,牢头王谦带着她转了一圈后,萧楠才知道蔡斐是真的孙子。在衙门里,大家都知道萧楠不怎么喜欢去牢房,每次都是能躲就躲,因为平时总有关系好的哥们照顾,萧楠就推说自己不愿意闻监牢的味道,大家也总能帮个忙,照顾她一下,所以萧楠虽然做了两年多的班头,可真是没进过几次牢房。

现在她真是后悔了,牢房不仅阴暗潮湿,充斥着一股让她头皮发麻,阵阵作呕的味道,恨不得能把鼻子削掉。更让她抓狂的是有些犯人的眼神,除了那些罪有应得的,她总感觉自己受不那些投向她的带着乞求或者讨好的眼神,还有个别犯人被打后身上触目的血污,这些都让萧楠感觉实在难受。萧楠顶着一张苦瓜脸,王谦看着她心中不免感慨,这么好的年轻人实在是可惜了,可惜……

好不容易熬到换班,萧楠走出监牢,终于能呼吸到新鲜空气,她用尽全身的力气,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深深的呼出。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色,带着暖意的春风中带着泥土混杂着青草气息,扑面而来甚至舒服,街角的一棵桃花正开的繁盛,落花在春风中,正是落英芳飞四月天。萧楠伸手接过一片空中飘落的花瓣,不知不觉竟然又到了春天,萧拓成婚也已经快一年了,想到这里,心头不禁有了三分落寞。

就快到巷子口,没有回家,萧楠拐进了街边的一家‘陈家老酒’的酒家,不大的店面,陈设大都陈旧,但酒香四溢,虽是过了饭点儿,但人仍是不少,大多都是附近的邻里。掌柜的是老陈,跑堂的是小陈,大家都是熟人,一见是萧楠,热情的小陈立马给她让座,不用问就端了两壶酒和几碟小菜。

萧楠谢过后,就开始自斟自饮,一个人喝起闷酒。想起自己以后就变成了狱卒,一身武艺变得毫无用武之地,还要每天对抗自己的不忍心和虐待自己的鼻子,她就开始觉得鼻尖还好似萦绕着丝丝缕缕,挥之不去让她‘难忘’的味道。酒倒得越来越快,也喝得越来越爽快,直到感觉眼前的人影有些晃动,脑子也有些迷糊,她才觉得好受,能闻到自己浑身散发着陈家酿的醇香。

喝迷糊了,就把困扰着她的味道啊,武艺啊,前途啊,什么的都送给了路人甲乙丙丁。没有了烦恼,萧楠就喝得更是心满意足的一发不可收拾。酒是好东西,能让你忘却烦恼,酒也是神奇的混账东西,他能让你把心里本来藏的好好的心思一股脑的都翻出来!萧楠的眼前不断的晃着小时候逃难路上,一天早晨破庙中醒来,结果发现继父和母亲都不见了,只留下八岁的她和六岁的弟弟,然后就是两个孩子边擦眼泪边找妈妈……

直到后来遇到普济寺方丈慧慈大师,大师一脸慈爱的摸着弟弟和自己头发枯黄稀疏的脑袋,收留了他们姐弟俩,让小小的弃儿有了一个安身之所。

想着想着,萧楠突然想起早上巷口看到的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乞丐,她鬼附身一般腾地站起身,踉跄的就朝外面冲,弄得本来因为太晚,客人都走得差不多,正在打盹的小陈被惊醒,一脸懵的看着萧楠脚下发飘的跑了。

皓月当空,天上没有一丝云彩,银盘一般的圆月替醉眼朦胧,脚下无根的醉汉驱散了夜的黑,萧楠扶着墙,边走,边大舌头口齿不清的嘀咕着:“你可千万别死了,要是师父知道我因为讨厌想起以前自己有惨,就孬种的跑了,肯定会罚我扎马步。”走着走着,有开始说:“蔡肥,死王八,你想整死我,想赶走我,去死吧,老子要是那么容易输,就,就,”

还没等她发狠说完,就脚下绊到什么东西,一个踉跄,要不是她身手好,估计就直接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五体投地加嘴啃泥。被她踩到的,是个活物,被突然来了这么一下,也是‘啊’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司徒睿觉得自己真是倒霉到做了丧家之犬只想找个地方安静的蹲一会,思考一下自己是怎么被偷了钱包,落到如此田地的,没想到半夜还会被不长眼的混蛋踢,简直没有天理。想想自己堂堂……

可还没等他在心里骂完‘倒霉’,也没来得及看清什么人走路不长眼,就被杏眼圆睁,眼中满是惊喜的萧楠给一把抱住了,一张俊脸嗖的一下就贴到了司徒睿的脸上,鼻尖贴着鼻尖,弯弯地杏眼对着长长的狐狸眼。

“小狐狸,是你啊,你回来了。”萧楠双手捧着司徒睿的脸,蹭着他的额头,“你还是舍不得我,我好想你啊!”说着就嘟起嘴唇,想在司徒睿吃惊到半张开还未合上的嘴巴上亲一下。

就在萧楠马上要得逞的一瞬间,司徒睿终于迟钝的从震惊中召回了自己的三魂七魄,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对他如此无礼,他只来得及一侧脸躲避,萧楠就只在他的脸颊上成功的‘吧唧’了一下。

司徒睿顿时火冒三丈,感觉自己头顶正在呲呲冒火,他大喊一声:“大胆!”就开始拼力挣扎,好不容易从萧楠的手里解救出自己的脸,萧楠却直接抱住了他的腰,还低声抱怨道:“小狐狸,你怎么长得这么高,这么壮了,到底是吃了什么了?”

“,”uid”:”52416733148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1-12-18 17:30
下一篇 2021-12-18 18:20